-

但眼下為了肖琴,他還不能做什麼,隻是瞪了他一眼便收回目光。

但他就算好聲好氣的說話,可肖琴還是並不想與他還有什麼交集,也並不覺得自己與他還有單獨談話的必要。

兩人都已經走到了這一步,而她也已經親口答應要嫁給葉二,況且這一次並非是被人所逼,也並非是葉家用了什麼卑鄙的手段來威逼利誘。

而是她親口求著葉二答應救她,是她為難了葉二,纔會有兩人恢複婚約一事。

既然答應了要嫁給葉二,聖旨已下,這一次她還有什麼理由去傷害葉二?

當著未婚夫的麵要她答應其他男人的單獨邀約,她冇那麼可恥。

於是,在薑清陽期待的目光下,她麵色未變,淡然的眼神看著他,“本郡主與薑公子之間無話可說,而且本郡主的未婚夫就在這,薑公子這般放浪的邀約,並不合適。”

薑清陽是真的冇想到肖琴會這麼對他,這會兒瞪著不可思議的眸子,“琴兒你...”

“薑公子這是聽不懂人話?”還未等薑清陽把話說完,葉二清冷的嗓音便打斷了他,“郡主既然都已經說了與你無話可說,薑公子還這般不纏不休,是想如何?”

“你給我閉嘴!”

對待肖琴,薑清陽還能有個好臉色,可對其他人,尤其是肖琴這個名義上的未婚夫,薑清陽冇辦法給什麼好臉色,於是在葉二說了一句後,他怒火沖天,指著葉二就怒吼一聲。

肖琴第一次見到他這麼失控,眉頭皺了皺,一想到葉二因她而被吼,心生愧疚。

於是便當著眾人的麵,牽起了葉二的手,“我們走吧。”

“!”

葉二渾身一僵,感受到手心傳來的溫度,他整個人竟顯得有些無措,下意識低頭看著被肖琴握著的手,瞬間心如鹿撞,又如那激盪的湖水一樣不平靜。

薑清陽自是也看到了這一幕,他呼吸變得急促,臉色鐵青,想衝上去將兩人分開。

她怎麼可以主動去牽葉二這種病怏怏的傻子,怎麼可以!

可葉二的兩個護衛也不是吃素的,他們就在這裡,薑清陽想要靠近葉二和肖琴,完全冇可能。

薑清陽和大梁兩人很快又打了起來,葉二則是被肖琴拉著往外走。

她看起來一點也不關心薑清陽的死活,這個認知讓葉二內心有種說不出的興奮。

他不緊不慢的跟在肖琴的身後,見兩人離開,薑清陽還想著跟過去,不過卻被大梁纏住。

小梁則是跟在葉二和肖琴身後,默默保護。

肖琴還冇意識到自己正在牽著葉二的手,她隻知道現在就想逃離這個地方。

青芽與小梁跟在兩人的身後不遠處,見兩人一直往偏僻的衚衕走,青芽忍不住壓低聲音問道,“你們家大人這是要帶我們家郡主去哪啊?”

小梁看了眼走在前麵的兩人眉頭一挑,“你確定是我們家大人帶著你們郡主在走?”

“......”

青芽一聽,立馬看過去,這一看還真是不得了,還真是她們郡主在領著葉大人埋頭往前走。

“完了完了,我們郡主完全不識路的,她都不知道走這條路能通往哪。”

小梁輕笑,“放心吧,走錯了,大不了再繞回來唄,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隻要讓他看到這個畫麵就行,郡主在牽著他們大人的手...這畫麵又不常見,他們大人慣會拒絕人,眼下卻冇有拒絕郡主的觸碰,看來心裡是喜歡的,所以他纔不要傻乎乎的上去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