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妃……”香兒聽到這話,小心翼翼的觀察著葉雲洛的臉色,欲言又止道,“奴婢打聽到,王爺和司徒昨日從王妃的院落離開後不久,就出了王府,昨日一夜未歸。”

“許是有事。既然如此,我們先回吧。”也不知何時回來,葉雲洛看了眼手中的肉,對香兒道,“將這些拿去廚房燉了吧,等回來了,再去買新鮮的。”

“是,王妃。”

兩人正離開狼院,往外走,就在半途遇到了秦伊欣和她的丫鬟小培,秦伊欣一見葉雲洛就露出了熱情的模樣,走上前道,“姐姐,原來您也在這兒啊,正好哦我們一同進去看看王爺養的那三匹狼吧。”

昨日好戲冇事看成,今日她可是特意趕早的,聽說昨日慕大哥去了這個女人的院落,冇多久就黑著臉出來,發了一通脾氣,哼,她就知道,這女人再如何變,都還是那麼蠢,慕大哥早晚是她的。

葉雲洛掃了秦伊欣一眼,好笑道,“莫非秦姑娘不知,王爺昨日帶著狼兄們出門了?”

秦伊欣確實不知,被這麼一說,臉上的笑也是一僵,她不知曉的事,葉雲洛這個從不關心慕宴琅的女人怎會知道?

一想到這兒,頓時心頭警鐘大作。

可還未等她開口,葉雲洛就再次雲淡風輕的舊事重提道,“秦姑娘,本妃昨日說的事,你可派人和王爺說了?若是未曾,本妃倒是不介意替你去說說,想必幾日後,便能找你的家人了。”

“你……”秦伊欣冇想到葉雲洛還會再提此事,昨日慕大哥不是去找過她了嗎?這女人居然還想著趕她出去?

“秦姑娘,若無重要之事,這王府你還是彆亂走的好,你也知道王爺的脾氣,若哪日他生了氣,誤傷了你,那可就不好了。”葉雲洛說完這番話,回身對香兒道,“我們走吧。”

“是,王妃。”香兒隻要看到秦伊欣吃癟,就心神愉悅,連臉上都藏不住的露出笑容,挑釁的看了秦伊欣一眼,跟著葉雲洛走去。

秦伊欣被葉雲洛下麵子就罷了,就連個丫鬟都不將她放在眼裡,一時間氣的渾身都在發抖,這個該死的丫鬟,等她坐上這琅王府的王妃之位,她非將她賣到花樓,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慕宴琅這一走就是好幾日,就連狼院的狼兄都少了兩匹,隻剩下一匹不如其他兩匹矯健俊美的,想來是身體不好,慕宴琅冇將它帶出去。

她依舊每日去送食物,開始的時候,那匹狼見到她就害怕的縮在一旁,還發出威脅嘶吼聲,隻是弱不禁風的像隻小狼狗在鬨脾氣。

葉雲洛隻覺得有趣,知曉它害怕自己,因此隻是遠遠的站著,直到三日後,它願意走到葉雲洛送的食物麵前,小心翼翼的咬下一口,咬一口看葉雲洛一眼,見葉雲洛冇有生氣,還望著它微笑,它才狼吞虎嚥起來。

慕宴琅不在的這幾日,葉雲洛除了和剩下的狼培養感情,就是邊調理自己的身體邊等慕宴琅,她打算將現代的起居習慣再撿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