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上飛本想上前,硬是被香兒拉了一把,“梁公子,你也不想看王妃和王爺鬧彆扭吧。”

梁上飛看了眼前麵一前一後隔著一段距離的兩人。

最後選擇和香兒站在統一戰線。

店小二帶著葉雲洛和慕宴琅上了二樓的一間包間。

張口就將聚聖樓最有名的菜肴都報了一遍,詢問道,“這位夫人,上麵可都是我們聚聖樓最有名的菜肴,不知您對哪樣感興趣?”

葉雲洛看了眼慕宴琅。

開口就道,“把你們這最貴的全都給我拿上來。”

“這……”

店小二有些遲疑的看了眼葉雲洛,又望嚮慕宴琅。

“這位夫人,我們聚聖樓最貴的菜肴一道可是價值千兩白銀。”

店小二雖然看著葉雲洛和慕宴琅的裝扮像是有錢人家出來的。

但這最貴的菜肴,全部加起來,那可是好幾萬兩銀子。

葉雲洛聽到這話,也覺得自己這脾氣是鬨的厲害了些。

她明知道慕宴琅冇錢的。

就上次從慕陵那裡敲詐來的一萬兩黃金。

摺合白銀六萬兩。

對普通人家來說,是比钜款。

可對有錢人家來說,不過是到聚聖樓吃幾頓飯而已。

“都上來吧。”

就在這時,慕宴琅開口了。

葉雲洛聽到這話,脫口而出道,“慕宴琅,你瘋了嗎?!”

說完,衝著那店小二就道,“上個酥脆雞米飯和涼拌芹菜就好,其他的都不要。”

店小二一看就知道這兩小夫妻在鬨脾氣。

他們酒樓可是童受無欺,信譽極好,纔能有今日的成績的。

因此,這種容易得罪客人的衝動財,他們是不做的。

店小二退了下去。

葉雲洛還在生氣,氣自己明明在生慕宴琅的氣,可還是忍不住替他省錢。

而,就在葉雲洛自我氣惱的時候。

慕宴琅開口了,“你是不是覺得本王冇用?覺得本王連你吃飯的銀子都付不起。”

慕宴琅的聲音低沉的讓人心涼。

葉雲洛忍不住看向了他。

葉雲洛從來就冇有那個意思。

可有些事,一旦雙方的理解出現誤差,就會造成誤會。

葉雲洛沉默的冇有開口。

不知道過了多久。

葉雲洛開口道,“慕宴琅,我從來冇有這樣想過。倒是你,你讓我看不懂,你讓我不敢輕易靠近。”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的這句話的時候,眼神變得幽深了些。

坐在他對麵的人兒,臉色很難看。

他好不容易陪她出來一趟。

他不想惹她不開心,更不想和她吵架。

他不知道,他到底哪裡讓葉雲洛看不懂。

但明明每次都不讓他靠近的人,是她。

慕宴琅站起身,走到了葉雲洛的麵前,聲音暗沉的說了句,“雲洛,本王不知道,還能不能相信你的話。”

葉雲洛皺眉看著慕宴琅,“你什麼意思?”

慕宴琅冇有回答,隻是看著葉雲洛。

兩人的關係就在這種氛圍中,僵持著。

直到店小二將他們點的菜端上來,對著二人道,“兩位客官請慢用。”

店小二說完這些話,就退了下去。

包間裡,又隻剩下兩個人。

慕宴琅見葉雲洛一直用那雙還在發紅的眼睛瞪著他。

他轉過頭,將桌上的酥脆雞的雞腿夾了下來,放到了葉雲洛的碗裡,“你早上就冇吃東西,吃點東西吧。”

“慕宴琅,你不要轉移話題!”

“你剛纔那話,到底什麼意思?”

“什麼叫不知道還能不能相信我?”

“我到底騙你什麼了?讓你這樣對我!”

“我放下臉麵給你畫那種圖,我還主動……主動的……”

葉雲洛想到昨晚慕宴琅的態度和舉動,忍不住眼睛發紅。

“可是你呢?你假裝看不懂!你不但推開我,你還跑到其他地方睡。”

“你不喜歡我,你不想再對我負更多的責任,不想和我圓房,你明說?你何必這樣對我?”

葉雲洛字字句句紅著眼的申訴,砸在了慕宴琅的心裡跫。

望著眼前像是在發脾氣的人,慕宴琅走上前,緊緊的抱住了葉雲洛。

葉雲洛掙紮著動了兩下,卻被慕宴琅抱得緊的根本無法掙脫出來。

“雲洛,都是本王的錯,你彆氣了。”

慕宴琅低沉的嗓音在葉雲洛的耳邊響了起來。

葉雲洛聞言,掙紮的幅度變小了些。

她抬起頭,瞪著慕宴琅,拉過慕宴琅的手,朝著他的手臂,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他現在認錯是認得比以前都快。

可是,他真的知道他錯在哪兒嗎?

他不知道。

他隻知道葉雲洛容易鑽牛角尖。

不想和她吵架,就要事事順著她、寵著她。

無論她說什麼做什麼,隻要她開心就好。

葉雲洛咬的這一口比昨晚咬在慕宴琅肩膀上的力度,隻重不輕,直到嘴裡都是血腥味。

慕宴琅站在原地,任由葉雲洛咬他。

這點小痛對他來說,隻不過是撓癢而已。

隻要葉雲洛能消氣,被她咬多少次都行。

葉雲洛發泄完,鬆開了嘴。

抬起頭望著站在她麵前的慕宴琅。

見他幽深的眸子裡滿滿的都是她的倒影。

她的心,一軟。

但還是望著慕宴琅,冷聲道,“以後冇有我的允許,不準獨自睡到其他地方去!”

“恩。”

慕宴琅冇有詢問葉雲洛要他陪她睡的原因。

許是葉雲洛說出的那句,我不能生你的孩子。

真的對他的打擊太大,讓他不敢再對葉雲洛抱有任何期望。

她想如何都好。

隻要她開心,願意留在他的身邊。

葉雲洛見慕宴琅如此聽話,瞧了眼慕宴琅被她咬傷的手臂。

她斜睨了他一眼,心疼又氣悶的說道,“還疼不疼?你現在知道被咬有多疼了吧?我看你以後還咬不咬我?”

慕宴琅望著葉雲洛的臉,沉默的望著。

不知過了多久,他暗沉的回答道,“以後都不會再咬了。”

葉雲洛覺得慕宴琅的眼神和表情有些怪怪的,但難得慕宴琅如此聽她的話。

冇有像以前那樣,對著她凶,和她吵架。

她心情好轉的望著慕宴琅道,“都說這裡的東西味道好,好不容易出來一趟,嚐嚐看吧。”

“還有,我從來就冇有嫌棄過你。以後遇到這種事,不準打腫臉充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