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宴琅垂著眸子冇有說話,過了一會兒,走到了葉雲洛的麵前,伸手就抱住了她,低聲道,“本王不該那樣做的。你要是疼,你就打本王。”

葉雲洛任由慕宴琅抱著,冇有說話。

昨晚要不是慕宴琅,她就是拚死都不會讓他得逞。

慕宴琅知道錯了。

他不該做那種事。

就算雲洛真的隻是想要個孩子,隻是想保住這個位置。

隻是不相信就算冇有孩子,他都能好好的保護她。

他都不該做出那種事。

她肯定很疼,肯定恨死他了。

慕宴琅想到葉雲洛受的罪,想到葉雲洛會恨他。

他的心就揪的難受,抱著葉雲洛的手臂變得越發用力。

他不想讓她難過,不想讓她走,更不想讓她變成以前的樣子。

葉雲洛感覺著慕宴琅抱著她身體的力度,伸手回抱了回去。

隨即,在慕宴琅的腰間狠狠的擰了一把,“你以後要再這樣,我絕不原諒你!”

慕宴琅被擰得腰間一疼。

可隨著葉雲洛的聲音響起,他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

像是討好葉雲洛似的。

將腦袋搭在葉雲洛的肩膀上蹭了蹭。

葉雲洛見慕宴琅這依賴,耍賴的模樣。

就是再想和他生氣,都生不起來。

最終隻能無奈的歎氣道,“慕宴琅,拜托你以後有事就直接說出來。你這樣憋在心裡,對我時冷時熱的,我很累的。”

“還有,以後你要是真的想去見楊姑娘和月側妃,你直接告訴我,用不著瞞著我。我討厭那種被蒙在穀裡的感覺。”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的這番話,抱著葉雲洛的手頓了頓。

他抱著葉雲洛就保證道,“雲洛,你要不喜歡,不放心,本王以後都不去見她們了。”

“彆把我說的那般專橫。隻要你不和她們亂來,不做對不起我的事,凡事和我說清楚。我又豈是那般蠻不講理的人?”

“恩,本王不會亂來的。”

這點葉雲洛還是相信慕宴琅的。

慕宴琅這人就是認準了就不會變。

要讓他亂來,除非是他真的喜歡上了那個人。

葉雲洛揉了揉慕宴琅的大腦袋。

她望著還緊抱著她不放的慕宴琅,開口道,“現在,你是否能放開我,讓我替你將這幾件濕掉的衣物洗乾淨了?”

慕宴琅鬆開了葉雲洛。

但並未讓葉雲洛去洗衣物。

而是將衣物搶了過去。

自己去打水。

坐在板凳上就洗了起來。

葉雲洛望著慕宴琅那高大的身軀坐在矮小的板凳上洗衣物的模樣,歎了口氣。

這男人認錯倒是認得快。

但和她鬨起來也是毫不含糊。

她真不知道。

她還能如何做,才能將他馴服的服服帖帖的。

至少,不要再這般心塞不已了。

慕宴琅親自將自己的衣物洗了,晾好。

轉身就瞧見葉雲洛還站在他的身後。

他朝著葉雲洛就走了過去,也冇有和葉雲洛說什麼。

隻是拉著葉雲洛往屋裡走。

一進屋。

他伸手就很自然的去脫葉雲洛的衣物。

慕宴琅這單刀直入的舉動。

讓葉雲洛一下子就回憶起了昨晚的事。

心有陰影的抓著自己的衣物。

倒退了兩步。

她戒備的盯著慕宴琅嗬斥道,“慕宴琅,你又想做什麼?大白天的,你把我當成什麼了?你忘了剛和我說過的話了嗎?”

慕宴琅被葉雲洛的反應弄得一愣。

臉色的表情也出現了片刻的僵硬。

過了一會兒才沉著眸子道,“本王隻是想看看你的傷,替你上藥。”

葉雲洛聽到慕宴琅的這句話。

就知道是她誤會了。

可實在是昨晚的事。

讓她心有餘悸。

再者,上官予風很明確的告訴過她,她近期不能和慕宴琅行夫妻之事。

“慕宴琅,我……”

葉雲洛有些不好意思的開了口。

確實是她誤會了慕宴琅。

該道歉的,她不會死撐著。

可葉雲洛道歉的話還未說出口。

慕宴琅就已經將傷藥找了出來。

他走到葉雲洛麵前,將傷藥遞給葉雲洛。

他望了眼葉雲洛,悶悶的開口道,“這是皇兄以前賜給本王的,你好好上藥。你要不喜歡本王待在這兒,本王這就出去。”

“慕宴琅,你給我回來。”

葉雲洛見慕宴琅放下藥物就往外走,怕他又為了這點小事和她鬧彆扭。

上前就抓住了他的手臂。

慕宴琅回頭,就見葉雲洛拉著他,瞪著眼睛道,“你昨晚壓得我背上都是傷,我夠不到自己的背部,你過來給我上藥!”

昨晚,慕宴琅的力度大的,野蠻的,隻差要了她的命。

這身體本就不好。

要不是上官予風給她紮了幾針,將身體的血管都疏通了開。

她現在還不知道得多難受。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這話。

眼底閃過了一絲愧疚。

乖乖的跟著葉雲洛就回到了床上。

他正心懷愧疚。

就見葉雲洛將上衣脫了一半下來,露出一整片雪背和誘人的香肩。

看到這一幕,慕宴琅的眼神幽深了幾分。

而遍佈葉雲洛整個背部的青紫痕跡。

則讓他整個人都沉默了下來。

他昨晚太過自暴自棄,都忘了他具體做過何事了。

直到這一刻,他看到葉雲洛受傷的背部。

他才知道,他昨晚到底做了什麼禽獸不如的事。

慕宴琅伸手摸上了葉雲洛的背。

他的雙手撫摸過那些青紫的痕跡。

不帶任何情澀因素,有的隻是愧疚和疼惜。

葉雲洛被摸的有些癢,又有些疼。

她從未在大白天,在任何男人麵前露過身子。

慕宴琅的撫摸和視線,讓她不適應的動了動身子。

她避開慕宴琅一直在她背上撫摸的手,轉移話題道,“慕宴琅,你不是要給我上藥的嗎?”

慕宴琅聞言,這才收回了手。

將藥物塗抹在手掌心。

朝葉雲洛還帶著痕跡的背部抹去。

慕宴琅的手帶著異樣的熱度。

讓葉雲洛覺得臉上有些熱。

這火燒似的感覺。

讓葉雲洛恨不得讓慕宴琅馬上停下他手上的動作。

可她又擔心。

極為敏感的慕宴琅。

會以為她是嫌棄他。

所以,她隻能忍著。

忍著慕宴琅慢悠悠的在她的背部摸來摸去的,替她擦藥。

慕宴琅擦藥的速度很慢。

倒不是因為他想占葉雲洛的便宜。

而是,他怕快了,重了。

葉雲洛會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