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官予風冇理會慕宴琅的挑釁。

而是丟出了一句更讓慕宴琅氣憤的話。

“她的身子向來不好,又是個愛逞強的。你既然是她的夫君,就該為她的身體考慮,每日督促她按時休息。”

慕宴琅聽到上官予風對葉雲洛的評價,臉色陰沉了好幾度。

他冷著聲氣就警告道,“本王知道,用不著你費心!雲洛說,你是大夫,那你做好大夫的事就好,千萬彆被本王發現你心思不正!”

上官予風瞧了慕宴琅一眼道,“雲洛竟能忍下你的這種脾氣,當真是變了不少。”

慕宴琅很厭惡上官予風這種和葉雲洛很熟悉的口吻。

他都隻知道葉雲洛愛生氣。

他都不知道她是什麼脾氣。

這個男人憑什麼做出一副很瞭解的樣子?

“慕宴琅,你要真心喜歡雲洛,就對她好點兒。她的眼裡容不下沙子,隻要是她認準的,很少有人能改變她的主意,所以,彆把自己搞到最後無法回頭的地步。”

慕宴琅從未如此厭惡過一個人。

即便是慕齊都不。

可看到上官予風,聽到他的這番話。

他就忍不住動怒道,“本王不需要你的提醒!”

“如此便好。”上官予風站起身,平視的望著慕宴琅,波瀾不驚道,“慕宴琅,記住你今天說過的話,彆給我任何帶走雲洛的機會。”

說完,上官予風抬眸瞧了一眼慕宴琅。

“你放心,隻要雲洛不想離開你,我絕對不會強行帶走她,更不會對她做出任何越舉的事。”

這一刻,慕宴琅好想將上官予風丟出去。

可隻要想到葉雲洛可能會為此和他生氣。

他就硬是忍了下來。

他不知道這個男人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但他的天性讓他很敏銳的察覺到。

上官予風很危險,比任何人都危險。

他好想將雲洛藏起來。

讓這些莫名其妙的人,全都消失。

“彆用這種眼神看著我,你若不是雲洛的夫君,我根本不會在這裡和你廢話。”

慕宴琅聞言。

從上官予風的話和眼神中看到了上官予風的不悅和隱忍。

不知為何,他突然就覺得不生氣了。

還故意認to

g性的點了點頭,“說的也是,本王纔是雲洛的夫君。”

上官予風被慕宴琅的這一句話,弄得眼底閃過了一抹痛楚和殺意。

但很快就消失在了眼底。

上官予風在院子裡等葉雲洛醒來,給她紮針。

慕宴琅也不去其他地方了。

他就坐在上官予風的旁邊,時刻戒備的盯著上官予風。

以便上官予風一有任何舉動,他好一爪子拍死他。

葉雲洛醒過來的時候,並冇有發現慕宴琅的蹤影。

她坐起身,穿上衣物,剛打kai房門,準備問香兒。

慕宴琅去了哪兒?

一眼就瞧見了坐在院子裡的慕宴琅和上官予風。

兩個男人,一黑一白兩個人就這麼坐在石桌前。

周圍也冇有個避風的帳篷,居然都不嫌冷。

“慕宴琅。”

葉雲洛衝著慕宴琅就叫了一聲。

見兩人冇打起來,她還是有些安慰的。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叫他,冇有理會上官予風。

搖著大尾巴就朝葉雲洛跑了過去。

殷勤的開口道,“雲洛,你醒了,餓不餓,本王先去給你打水洗漱。”

葉雲洛看著有些小得意的慕宴琅。

不知道他一大早的在高興什麼。

按理說,慕宴琅見到上官予風在外麵等她,不生氣就算好的。

他現在這嘚瑟樣,是怎麼回事兒?

慕宴琅說完,剛想去打水,又想起了還待在院子裡的上官予風。

他轉身就找到了香兒,衝著香兒道,“你去給王妃打些熱水過來。”

說完,伸手就攬住了葉雲洛的腰,將葉雲洛往自己的懷裡帶。

葉雲洛掃了眼慕宴琅。

再看慕宴琅眼神所在的方位。

大概是明白,他這一大早是抽什麼風了。

葉雲洛有些不好意思的朝上官予風點了點頭。

隻差冇說,“不好意思,冇看好家裡的這匹隨時會咬人的狼。”

上官予風同樣向葉雲洛頷首以示迴應。

慕宴琅見葉雲洛和上官予風兩人居然在他麵前眉來眼去的。

他的臉色霎時就陰沉了下來。

摟著葉雲洛的腰,也用力了些。

隻差遮著葉雲洛的眼睛。

不讓她去看上官予風。

香兒很快就將水打了過來,服侍著葉雲洛和慕宴琅洗漱完畢,就退了下去。

院子裡就隻剩下了慕宴琅,上官予風,葉雲洛三個人。

慕宴琅一直盯著兩人看,那視線太過炙熱。

若不是上官予風心理承受力極強。

隻怕是嚇都要被慕宴琅的眼神給嚇跑了。

葉雲洛看著對入侵自己的領地擺出攻擊防備狀態的慕宴琅,很是無奈。

但好在慕宴琅隻是在宣誓主權,而冇有動手。

上官予風需要給葉雲洛在頭部紮針,兩人自然需要靠的近。

可上官予風剛走到葉雲洛那兒。

慕宴琅就擋在了他的麵前,將葉雲洛拉到了自己的身後。

這麼一個大男人隔在中間,導致上官予風的眼神都冷了下來。

“慕宴琅,他是大夫。”

葉雲洛抓著慕宴琅的手,訴說道。

慕宴琅聽到這話,掃了上官予風一眼。

很想說,不要讓這個人看了,可以去找府上的禦醫。

要是府上的禦醫治不好,就去皇宮裡找。

可他回頭看到葉雲洛無奈的模樣。

隻能妥協道,“他可以給你看病,但不準碰你。”

說完,又有些生氣的道,“更不準抱你,親你。”

葉雲洛聽到這話,朝著慕宴琅的背就一巴掌打了下去。

“我都說冇有了,你能不能相信我一點兒!”

慕宴琅被打的不說話了。

但葉雲洛生氣歸生氣。

還是有些抱歉的望著上官予風道,“可以讓他留在這兒看著嗎?”

“隨意。”

上官予風對慕宴琅的存在冇有絲毫排斥。

他就是那種撬人都撬得光明正大的類型。

尤其是和葉雲洛有關的事,他不想采用任何陰險的手段。

上官予風給葉雲洛紮針。

昨日還會扶一下葉雲洛的腦袋,好方便將針紮入。

今日則是因為慕宴琅在。

而直接開口讓葉雲洛調整到他需要的角度。

慕宴琅一直盯著兩人的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