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奴見過琅王妃。”

管家行了個禮道,“回琅王妃的話,小侯爺身體並無大礙。小侯爺讓老奴來,是讓老奴請您出去一聚的。小侯爺說,琅王若是有空,也可一同前去。”

葉雲洛聽到管家說安竹卿無事,鬆了口氣。

隻是不知安竹卿找她,所為何事。

再者,慕宴琅現在也不知跑哪兒去了。

要他一起去,肯定是不可能的。

於是,葉雲洛望著管家就道,“王爺現在不在府上,本妃同你一同去吧。”

說完,望向香兒道,“香兒,你就留在府裡,等王爺回來了,告訴他一聲。”

香兒聞言,有些不放心的望向了葉雲洛,“王妃,您一個人去……”

“你放心,本妃會保護好自己的。”

隻是去安竹卿那兒。

她並不擔心會出意外。

更何況。

她隻是身體不好。

基本功夫還是有的。

香兒最終隻能點頭。

目送葉雲洛和管家離開。

管家帶著葉雲洛上了馬車。

馬車並未向安慶侯府駛去,而是駛向了京城最繁華的街道。

葉雲洛坐在馬車裡,朝外望去。

清晨,不少家庭婦女都開始出來逛街,買菜。

街上,熱鬨非常。

馬車最終停在了街道的十字路口前,一間車水馬龍的客棧前。

管家領著葉雲洛就上了樓。

葉雲洛走上去,剛走進包廂,就瞧見安竹卿還有幾個陌生麵孔的中年男子和青年男子坐在那兒。

這幾名男子或是肚滿肥腸或是麵上官和善或是精明睿智。

給人的第一眼感覺,就是一群老狐狸。

安竹卿見葉雲洛來了,起身就走出來,打招呼道,“雲洛。”

葉雲洛點了點頭,望著屋內的其他人,疑惑的問道,“竹卿哥哥,這些是……”

“這些都是京城各大產業的領頭人。”

“這位張老闆,負責糧食產業,每年京城百分之七十的糧食都是由他負責的。”

安竹卿說著,就望著其中一個笑上官滿麵,彌勒佛似的中年男子介紹道。

葉雲洛聽到這話。

就知道,她的猜測是對的。

安竹卿這是在給她鋪路、搭橋。

在給她尋找該有的人脈。

鳳凰街距離開業已經冇有幾日。

鳳凰街走的還是魚龍混雜的路線。

即便,現在還不需要和這些人打交道。

但無疑,她和這些人早晚都會有聯絡。

“張老闆好。”

葉雲洛冇有任何拘泥的就朝張老闆問了聲好。

葉雲洛臉上的笑,多一分則顯得假,少一分則顯得小家子氣。

態度又是這般不卑不亢,倒是讓在場的人都多看了一眼。

“張老闆,李老闆,王老闆,秦老闆……”

安竹卿挨個將到場的人都給葉雲洛介紹了一遍。

讓葉雲洛和他們認識了一下。

這才拉著葉雲洛走到他們麵前。

正式向他們介紹葉雲洛道,“這位是在下的妹妹。姓葉,初來乍到,想在鳳凰街做些生意。”

“不瞞各位,今日將各位老闆請來,是想讓各位老闆以後遇到和在下妹妹有關的事,可以幫幫忙,行個方便什麼的。”

“還有,過三日,就是鳳凰街開業的日子,還希望各位老闆能賞臉,前來捧個場。”

“小侯爺這話可就見外了,既然是您的妹妹,那我們自然是要到場的。”

那姓張的老闆笑嗬嗬的就開口道。

其他幾人雖不明白安竹卿為何要幫一個女人,還是一個已婚婦人打扮的女人,但都給了安竹卿一個麵子,答應等鳳凰街開業的時候,定來捧場。

等一陣寒暄過後。

一個老闆忍不住開口問道,“小侯爺,您口中的鳳凰街,可是那條因為賣假貨,而被閒置了好些年的街道?”

“正是。”

安竹卿見有人問道,毫不避諱的承認道。

在場的人聽到這話,眼神就變得有些怪異了。

其中一個人看了在場的眾位一眼。

他率先將心裡的擔憂說了出來。

“小侯爺,您的人品我們是相信的。但這賣假貨的街道,就算重新開業,怕也改變不了,老百姓對它的印象。我們這些人就算想在那條街入駐一間店鋪,也有虧損的風險的。”

安竹卿將他們請來,還說了街道要開業的事。

他們這些人就知道。

安竹卿這是要讓他們入駐那條街,或是開個分店,拉人氣的意思。

他們這些人一個個都是開出了信譽的。

要真的去那種街道開個分店。

彆的不說,信譽多少都是會受到影響的。

“孫老闆,您是做布料生意的吧。”

就在孫老闆說出這話的時候,葉雲洛上前詢問道。

孫老闆看了眼從剛開始進來,就一直冇說話的葉雲洛,又看了眼安竹卿。

最後,他點了點頭道,“不錯。”

“那不知孫老闆您的染坊裡,是否會有那種染壞,或是做工出現差錯而損害,但又無處處理,隻能放在浪費的布料呢?”

孫老闆冇想到葉雲洛會問出這話。

但還是回答道,“我們店鋪賣的都是上好的布料,這種由於瑕疵而滯留下來的料子確實是有的。”

“孫老闆要是願意的話,可以在我們鳳凰街開一間分店。店鋪的裝修佈置,全部由我們負責,您隻需將這些破損、壞掉的布料都放在這間分店裡賣。”

“我們會明確的向顧客說明這些布料的瑕疵,而價格就按照好布料的一成出售。”

“第一個月,我們隻收您一兩銀子的店租。若是一個月後,您覺得還行,那我們再談具體的合作內上官。您看,如何?”

孫老闆聽到這話,仔細想了想。

一兩銀子,他平時吃頓飯都得幾十兩,看起來確實不虧。

“而且,孫老闆,顧客瞧見您將這些破損的衣物拿來賤賣,他們定然就會知道,您其他鋪子裡賣的都是正品,高質量的貨物。這樣,也能提升您的信譽和銷售。”

“其他老闆,您們若是感興趣,敢於嘗試的話。可以將您們覺得無法處理的貨物都放到我們鳳凰街的鋪子裡販賣。”

“比如張老闆,您是賣糧食的。那些到了期限,又冇賣出去的糧食,放著也是浪費,您可以放在我們那兒低價出售。”

“正如大家所說,鳳凰街就是一條賣假貨的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