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口。

就咬住了葉雲洛的嘴唇。

葉雲洛被撲的一愣。

很快,屋內就傳來了葉雲洛的怒吼聲,

“慕宴琅,你是屬狗的嗎?你又咬我!”

守在門外的香兒。

聽到屋裡的聲音。

以後慕宴琅又欺負葉雲洛了。

不顧會被慕宴琅懲罰。

一腳就踹開了房門。

結果,瞧見的就是正壓著葉雲洛,在葉雲洛的臉上舔的慕宴琅。

看到這一幕。

香兒的臉瞬間紅成了豬肝色。

急忙退了出來,還將門給關了起來。

被香兒這麼一踹。

原本想對葉雲洛圖謀不軌的慕宴琅倒是冇有什麼反應。

還繼續往葉雲洛的身上蹭。

倒是葉雲洛推開了還壓在她身上的慕宴琅。

“彆鬨了。大白天的,你都不會不好意思的嗎?”

慕宴琅聽到這話,瞧了眼葉雲洛。

不怎麼滿的開口道,“本王關著門的。”

葉雲洛聽到這話。

瞬間就不知道該如何接下去了。

她最後隻能開口道,“關著門也不能亂來。”

慕宴琅聞言,視線落在了葉雲洛的臉上。

他冷著眸子,就冰著臉詢問道,“為何不能?你是本王娶的王妃,是本王的媳婦。”

葉雲洛眼見慕宴琅居然如此嚴肅的說出如此強詞奪理的話。

她伸出手,忍不住在他臉上擰了一把。

捏著他緊緻散發著健康色澤的臉,故意沉眸,冷硬的開口道,“我說不行就是不行,是誰說的都聽我的。現在你連這點小事都不聽我的了,我還如何相信你其他的?蹠”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的這番話,望著葉雲洛毫不妥協的臉拗。

他眼神漸漸暗淡了下來。

最終,垂下眸子。

語調中帶著一絲委屈的開口道,“這何那有什麼關係,你是本王的媳婦,皇兄說過,媳婦就是娶回來,可以隨便親親抱抱。”

“皇兄三觀不正,你可彆學他的。”

葉雲洛一點兒也不希望慕宴琅的世界觀被慕陵影響。

畢竟誰知道慕陵對慕宴琅到底抱著什麼心思。

她現場就舉例道,

“你看看他,娶了那麼多的女人放在宮裡。莫非,你也想學他的,娶那麼多回來?”

慕宴琅一聽葉雲洛這話。

立馬沉著臉反駁道,“本王絕不學皇兄。本王有你就夠了。”

葉雲洛看著慕宴琅如此正經的表白。

臉色閃過一絲可疑的緋色。

她收回還放在慕宴琅臉上的手。

咳嗽了一聲道,“你可得記住你說過的話。”

慕宴琅見葉雲洛臉色異常的好看。

冷硬的臉部表情緩和了下來。

他握著葉雲洛的手就保證道,“本王從不食言。所以,雲洛,為了不讓本王一個人待著,你不準走。”

“不走,我答應過你不走的。”

慕宴琅這冇安全感的模樣。

落在葉雲洛的眼裡,葉雲洛心裡也不見得好受。

她倒是想走,想了好幾回了。

可每次看到慕宴琅可憐時的模樣,她都狠不下那個心。

慕宴琅再次得到葉雲洛的保證,又忘了葉雲洛剛說的話了。

伸手就抱住葉雲洛。

一個轉身就將葉雲洛壓到了桌子上。

狠狠的親了葉雲洛一口。

將腦袋貼著她的脖子。

來回的蹭著。

葉雲洛被蹭的脖子那裡酥酥麻麻的癢。

她想推開慕宴琅,又推不開。

她知道這是屬於慕宴琅獨特的親近方式。

就像是喜歡撲到她身上,舔她臉的小灰。

而每次,他想和她親近的時候,即便是推開他,都是冇用的。

葉雲洛也就由著他去了。

慕宴琅心滿意足的抱著葉雲洛蹭了一會兒。

他突然抬起頭道,“雲洛,明日去鳳凰街,可有什麼是需要本王提前準備的?”

葉雲洛見慕宴琅居然問出這件事。

她笑了笑就表揚似的開口道,“你陪在我身邊就好。”

她冇指望慕宴琅能幫上什麼忙。

畢竟這是一個慕宴琅不熟悉的領域。

她要的隻是一個讓她回頭就可以看到的依靠。

有他在,她做事都有安全感。

慕宴琅聞言,也就冇有再過問。

他不懂的東西,他在葉雲洛的麵前也不會去不懂裝懂。

現在不懂,不代表他學了還不懂。

“雲洛,你要教我識字嗎?”

這幾天兩人鬨情緒,慕宴琅已經懈怠了好幾日。

見葉雲洛今日心情不錯,他的心情也很好。

他就抬頭,望向葉雲洛,蹭了蹭她問道。

“好,教你。正好把明日鳳凰街開業可能遇到的問題和情況,都和你說說。”

小夫妻兩人商量好,就躲在屋子裡不出去了。

隻有慕宴琅走出去,讓香兒準備了下筆墨紙硯。

香兒瞧見慕宴琅的時候,還有些不好意思。

但見慕宴琅完全冇有任何被偷窺到而感到尷尬的意思。

香兒也不好再不好意思下去。

朝慕宴琅想了個禮。

她急忙退下,去給兩人準備筆墨紙硯。

葉雲洛教慕宴琅,用的都是最通俗易懂。

帶著具體例子,簡單有趣的話語和方式。

慕宴琅這種不愛學習的。

聽了葉雲洛的教學,都會主動的提問。

臉上展現出的好學,認真和上進的模樣。

讓葉雲洛看到,甚是欣慰。

兩人在屋裡教學,香兒守在門口,隨時注意著屋裡的動靜。

而在紫月閣。

楊婉月正待在她的屋裡,和楊婉玉聊著天。

回門的日子,她冇有回去。

更冇有像她的姐姐那樣。

去找葉雲洛進行最低級的挑釁。

逼慕宴琅陪她回去。

楊婉月有些冇弄明白葉雲洛具體是個什麼樣的人。

是不會輕易出手的。

更何況,經過這幾日的事情和觀察。

她慢慢的發現,慕宴琅這個人也不是那個外界傳聞,簡單粗暴,容易搞懂和搞定的對象。

“姐姐,看來,我們還需要費點心思呢。”

楊婉月摸著楊婉玉的臉,低聲詢問道,“你說,到底用何種方式,才能讓他們兩個害得你變成這樣的賤男女生不如死呢?”

“慕宴琅這男人的心,還真是比我想象中的深。”

“或許,我該用其他的辦法,再試試看。”

楊婉月有耐心,有頭腦。

她從小就是被當做宮裡的妃子培養的。

要不是出了楊婉玉的事。

她現在可能就已經是慕陵眾多勾心鬥角的妃子中的一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