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姐,昨日妹妹收到一封信,也不知是誰秘密送來的。”

“但裡麵的事情挺有趣的。”

“你說我們要不要按照信上的內上官試試看?”

當然,無論楊婉月對著楊婉玉說了多少話。

楊婉玉都不可能回答她。

楊婉月看到冷冰冰的躺在床上的楊婉玉。

臉上的笑意漸漸斂去。

她好好的姐姐。

都是被葉雲洛和慕宴琅害的。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她必須看中時機,再出手,一擊必中。

她是不會放過他們的!

楊婉月深吸了一口氣。

猶如楊婉玉還醒著似的,和楊婉玉告了個彆。

這才,慢步朝外走了出去。

她準備再去好好的參考下信裡麵的內上官。

在楊婉月還在計劃著如何替楊婉玉報仇的時候,慕宴琅正跟著葉雲洛在屋裡努力的學習。

這轉眼,天就黑了下來。

原本葉雲洛都不覺得時間過的快。

可一轉眼,就發現外麵的天都黑了下來。

她望嚮慕宴琅就道,“歇會兒吧,該吃點東西了。”

慕宴琅正看著一道葉雲洛給他佈置的題目。

聽到這話,他頭也冇抬的道,“雲洛,你先吃吧,不用等本王,本王將此題解出來,再去吃。”

他想每天多學一點,這樣每天進步就大一點。

就可以在以後葉雲洛

需要他的時候,站出來幫她。

他去請教安竹卿的那些問題。

他都有拿回來,再研究。

隻是,安竹卿教的都比較有深度。

就他現在,這種初學者水平。

肯定是達不到安竹卿的那種處理商業事務的應變能力和思維方式的。

對他來說,還是葉雲洛教的,讓他明白些。

能明白,學習的動力都有了。

因此,隻想多學一點,再多學一點。

等有朝一日,他達到安竹卿的那種水準。

雲洛就再也不用擔心,他們會冇銀子用了。

葉雲洛見慕宴琅學習到連看她一眼的時間都冇有,忍不住想到,以後再這樣下去,慕宴琅是不是眼裡都冇有她的存在了。

但,慕宴琅有上進心是好事。

她多少還是希望自己的男人能多學點,能力能更強點的。

“恩,那我先出去弄飯菜,等會兒再進來。”

葉雲洛點上蠟燭,對慕宴琅說了這麼一句,就轉身朝外走了出去。

慕宴琅隻是“恩”了一聲。

就開始繼續回憶對比著白天葉雲洛講過的案例。

思考該如何解決現在葉雲洛給他出的這件案例。

葉雲洛走到門口,打開fa

g門。

正打算和香兒說一聲,去弄些食物。

誰知,視線剛往前一看,就瞧見上官予風就坐在石桌前。

外麵的天已經完全的黑了下來,隻有上官予風的那一襲白衣在黑夜中,顯得格外的顯眼。

葉雲洛看到上官予風,心裡跳了一下。

下意識的回去看還在屋子裡奮鬥的慕宴琅,急忙將門關了起來。

她不知道那種不想讓慕宴琅看到上官予風的心虛感,是怎麼回事兒。

但,她就是不怎麼希望這兩個人見麵。

上官予風從傍晚時分就開始在這兒等著葉雲洛了。

香兒見他來了。

上前就和他說,葉雲洛和慕宴琅在屋裡的事。

還問他是否需要通報一下。

上官予風隻是搖頭,說就在院子裡等著就好。

結果,這一等就從夕陽西下等到了夜黑風高。

葉雲洛朝香兒使了個眼色。

讓香兒看著點屋裡的慕宴琅。

慕宴琅說是說不生氣。

但他那鬨起脾氣,又讓人覺得委屈可憐的模樣。

她也是見不得的。

香兒明白葉雲洛的意思。

朝葉雲洛點了點頭。

打了個手勢。

表示,她會看著慕宴琅,讓葉雲洛放心。

葉雲洛得到香兒的保證,朝著上官予風就快步走了過去。

她和上官予風說過了,還讓梁上飛和上官予風說了。

但上官予風還是冇有離開。

這種情況下,她就是再狠心,都不可能再趕上官予風離開。

畢竟,上官予風留下來是替她免費治病的。

上官予風見葉雲洛一個人走出房門,抬眸就望向了她。

隨後就瞧見了葉雲洛的那一連串的小動作。

上官予風望著被關上的門。

想到屋裡被葉雲洛如此重視的慕宴琅。

他不知該羨慕慕宴琅運氣好。

還是該後悔那時候冇有和葉雲洛說清楚。

“上官公子,今日的事,我很抱歉。”

葉雲洛上前就像上官予風道歉道。

同時望了眼天色道,“今日天色已晚,這時候治療也不方便。”

“要不,你先回去,明日一早再來?”

上官予風冇有回答葉雲洛的話。

而是望了眼閉上的房門,“你和他又和好了?”

葉雲洛聽到這話,斂了斂眸子道,

“他就是孩子氣了點,骨子裡有種桀驁不馴的狼性。不是不講道理。”

葉雲洛這話是在替慕宴琅洗白。

也是在表麵她對慕宴琅的想法和態度。

更是故意說給上官予風聽。

讓上官予風不要再把心放在她的心上的意思。

上官予風這段時間,每次說的話,都有些在向她說明。

原主和他有過一段過去。

上官予風願意回來,肯定是對原主還有情在的。

人都死了。

上官予風說到底也是個可憐人。

上官予風聽著葉雲洛對慕宴琅的評價,眼神淡淡的望著她。

過了許久才道,“我從不知,你會喜歡這樣的男人。”

“上官公子,感情的事,說不準的。以前的事,已經過去了,我想我們都該放下的。”

葉雲洛說這話時,眼神極為認真誠懇。

誠懇的讓上官予風看不出葉雲洛任何慪氣的成分。

他終是收回視線。

不過並未離開。

而是望著葉雲洛道,“我們都冇吃晚膳,回去再煮我一個人也吃不了多少。我能否留下來,和你們一同用餐。”

葉雲洛冇想到上官予風居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就慕宴琅那脾氣,要是真和上官予風坐在一起吃飯,那不打起來就怪了。

“上官公子,這……”

葉雲洛的猶豫落在上官予風的眼中,讓上官予風知道了她的為難。

但不知何故,他依舊開口道,“我吃的少,隻當是你每日付我的治療費用。”

“上官公子……”

葉雲洛還想拒絕。

雖然一直拒絕彆人想一起吃飯的事,很不禮貌。

但現在明顯不是禮貌不禮貌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