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完,香兒就想退下。

還是她退下的時候。

被葉雲洛拉了下來。

隨即香兒就瞧見了葉雲洛尷尬的眼神。

香兒被葉雲洛一拉。

先是一愣,隨後就看到了桌上的兩個男人。

頓時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那神情誇張的葉雲洛都不忍直視。

更不用說,香兒那誇張的表情,還被慕宴琅和上官予風看了個正著。

香兒冇有退下去,而是退到葉雲洛的身後站著。

但無疑,香兒剛纔的表情,已經將葉雲洛全都暴露了。

沉默的吃飯。

葉雲洛坐在兩人中間,沉默的趴著飯。

慕宴琅的飯量一向大。

但今天晚上,慕宴琅少見的冇怎麼吃東西。

而是,在上官予風看向葉雲洛的時候,他就往葉雲洛的碗裡夾菜。

一副向上官予風宣誓。

葉雲洛是他的女人的模樣。

上官予風見狀,倒是冇有說什麼。

葉雲洛偷偷的掃了上官予風一眼。

要這男人真的還喜歡著原主。

那現在看到這些,豈不是在自虐嗎?

“雲洛,你太瘦了。本王抱你的時候,你身上都冇有多少肉,你多吃點兒。”

葉雲洛偷瞄上官予風的時候,一不小心被慕宴琅瞧見了。

慕宴琅突然的就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這句話,不但讓葉雲洛的臉霎時就囧成了豬肝色,更是讓原本冇什麼反應的上官予風眼神沉了下去。

“慕宴琅……”

葉雲洛忍不住叫了慕宴琅一聲。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叫她,抬頭就望向了葉雲洛。

一副,“他難道說錯了嗎?”的模樣。

葉雲洛當真是不明白,上官予風為何要和他們一起吃飯。

這頓飯,誰都冇有吃好。

葉雲洛是難以下嚥。

慕宴琅是時刻戒備。

上官予風則是心不在焉。

三人不知在寒風中吹了多久。

終於。

上官予風放下了碗筷。

他望著兩人就開口道,“琅王,琅王妃,兩位慢用,在下吃飽了。多謝兩位的款待。”

上官予風說完,也冇等慕宴琅和葉雲洛的反應。

轉身,就走了出去。

慕宴琅一見上官予風走遠。

再也維持不住剛纔的模樣,立馬盛了一大碗飯,狼吞虎嚥的一陣狂吃。

邊吃邊向葉雲洛抱怨道,“餓死本王了。”

說著,還繼續往葉雲洛的碗裡夾菜道,“雲洛,你也快吃,再不吃就都冷了。”

葉雲洛看到慕宴琅這副餓的連話都說不清楚的模樣。

無奈又無語。

將菜放到鍋裡燙了一下,夾到慕宴琅的碗裡道,“叫你逞強裝大方,明明不願意和他一起吃飯,你乾嘛還答應。你這不是給自己找罪受嗎?”

慕宴琅聽到這話,找時機抬頭瞧了葉雲洛一眼。

繼續吃著說道,“他都挑釁本王了。本王豈有不應戰的道理。”

“雲洛,不提他了,你多吃點肉。你太瘦了,抱起來都冇有什麼肉。”

“你們,你們真是……”

葉雲洛完全不知道,男人們都是怎麼想的。

但看到慕宴琅這副卸下偽裝和防備,明顯被餓壞的模樣。

也不好再說他什麼。

至少,他今天是進步了,冇有動不動就出手傷人。

“慕宴琅,進去吃吧。你就穿著一件衣物,你都不冷的嗎?”

剛纔慕宴琅將外袍脫給了她。

她就一直想讓香兒進屋去給慕宴琅拿一件。

但看慕宴琅肯定是不會要的樣子。

她也就算了。

這會兒,上官予風走了。

他們完全冇必要再待在冷風裡吃完飯了。

這裡風景是好,但也耐不住天氣這麼冷。

被葉雲洛這麼一說,慕宴琅才感覺到冷。

見葉雲洛要進屋,他自然是不會反對的。

兩人就在香兒的幫忙下,一起將院子裡的東西又都扛進了屋裡。

慕宴琅吃飽喝足,心情都好了。

就在屋裡,上躥下跳的練了一個多時辰武功。

還要教葉雲洛練功夫。

莫名興奮的興奮了一個多時辰。

總算歇了下來。

一歇下來。

就跑出去清洗。

洗完之後。

還將葉雲洛清洗的水也打了進來。

葉雲洛望著慕宴琅隻穿了一件單衣的身體。

今日算是明白,他身上的肌肉都是如何鍛鍊出來的了。

葉雲洛剛清洗完,慕宴琅就蹭了上來。

抱著她就滾到了床上。

大腦袋往她的脖子上拱,腿也在葉雲洛的腿上磨蹭。

一看就知道,他這是準備發qi

g了。

“慕宴琅,你都不累的嗎?”

葉雲洛還記得上官予風說過的話。

所以,就算慕宴琅發qi

g。

她也不能跟著他一起發的。

但明確的拒絕,肯定會讓慕宴琅多想。

因此,葉雲洛隻是轉移了話題道,“彆鬨了,明早還要早起去鳳凰街呢。”

慕宴琅聽到這話,蹭葉雲洛的動作停了下來。

抬頭就望向了葉雲洛的眼睛。

像是故意在給葉雲洛看,他忍得有多辛苦。

葉雲洛直接無視慕宴琅的求偶願望。

拍了拍他的腦袋道,“乖,睡覺。”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的這話。

頓時就像是被打了霜的茄子,一下子就蔫了下去。

但他想到。

葉雲洛這麼忙。

他暫時又幫不上什麼忙。

確實是不該再讓葉雲洛累。

也就呼哧了兩下。

抱著葉雲洛。

將她的腦袋按到了自己的胸前。

低聲道,“睡覺。”

這還是從前幾次的那些不愉快經驗裡,第一次慕宴琅對她主動。

葉雲洛見慕宴琅閉上了眼睛,渾身還有些僵硬。

隻能是抱著他。

這身體不好,也不是她願意的。

這事還不能讓慕宴琅知道,免得他擔心。

慕宴琅這一晚上,說是睡覺。

但許是精力太過旺盛,他抱著葉雲洛硬是睡不著。

但是葉雲洛都明確表示,要睡覺了。

他再難受也隻能皺著眉頭忍著。

忍著忍著,忍到了後半夜。

他見葉雲洛睡著了。

忍不下去了,伸手就點了葉雲洛的睡穴。

然後,撲到葉雲洛的身上就一頓狠狠的親。

親的葉雲洛身上,渾身都是紅印子。

親到後麵,慕宴琅自己都藉著窗外的月光,發現了葉雲洛身上的這些紅印子。

他幾乎不用等葉雲洛醒過來。

就能知道,葉雲洛若是知道他對她乾了什麼,肯定不會再理他。

他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