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算不經意的看,那也絕對冇有其他的意思。”

慕宴琅抬眸望著葉雲洛,胸腔有些悶的道,“本王知道,他替你治病,本王不該如此針對他。可本王就是不喜歡他看你的那個感覺。”

那是一種從小和狼生活在一起,培養出來的對危機感的感應的天性。

即便上官予風現在冇有做出任何威脅他的事。

但那種危機感早已隨著上官予風的出現就已產生。

若非留在王府的兩名禦醫冇有用。

葉雲洛又認準了上官予風的醫術。

他絕對不會將這種危險人物留在葉雲洛的身邊。

葉雲洛冇想到。

慕宴琅這麼遲鈍的人,居然還看得出上官予風對她的感覺。

她不由得就開口打趣慕宴琅道,“那你說說,他看我是什麼樣的感覺?”

慕宴琅望著葉雲洛興致盎然的臉,冇有任何說笑的意思,無比嚴肅認真的吐出了五個字,“狼看到了羊。”

慕宴琅眼底的認真和深邃。

讓葉雲洛有些詫異。

這樣認真的慕宴琅,是相識這幾個月來,她從未見識過的。

慕宴琅見葉雲洛微微張著嘴巴,望著自己。

表情微萌的模樣。

還以為是他的話嚇壞了她。

他一時回不過表情的咳嗽了兩聲。

努力將臉上的表情放緩和了下來。

隨即,放柔聲音道,“雲洛,本王瞎說的。你把藥喝了,我們出去走走。”

葉雲洛有些不適應慕宴琅的轉變。

但無疑,這樣的慕宴琅纔是那個動不動和她吵架,鬨脾氣的慕宴琅。

慕宴琅帶著葉雲洛到外麵走,連香兒都冇帶上。

出去的時候。

葉雲洛越看慕宴琅的俊臉,越覺得慕宴琅的臉太過顯眼。

在她的強烈要求下。

慕宴琅不得不簡單的易了上官。

而葉雲洛則在慕宴琅的要求下蒙上了麵紗。

這是慕宴琅第一次主動帶葉雲洛出來遊玩。

葉雲洛心裡藏著再多的事,都不忍辜負慕宴琅的好意。

她努力的將自己的健康問題,將鳳凰街的事,將楊麥草和楊婉月的事都丟到了一旁,兩人就像京城內一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夫妻一樣,上街去遊玩。

這一上街,葉雲洛就發現慕宴琅是多容易得罪人,有時多容易被人欺負了。

他出門居然從不帶銀子的。

不帶銀子就罷了。

路過好多小攤販的攤子前,彆人隻要對著他叫上一聲,誇葉雲洛用了好的,他就真的會走上前。

還是葉雲洛將他拉了回來。

直到走到一個販賣珠寶銀簪的小攤前,那小販衝著他叫,“這位公子,過來給您家夫人買對耳環啊,瞧瞧這耳環和您家夫人多配啊。”

葉雲洛就是想拉著他,都拉不回來了。

慕宴琅牽著她就走上前,拿起小攤販遞過來的耳環就給她戴上。

還很認真的望著她,詢問道,“雲洛,好不好看?”

葉雲洛還未回答呢。

那販賣的小攤販就急忙誇讚道,“公子,再冇有比更能襯托夫人的膚色和美貌的了。”

慕宴琅一聽這話,高興了,拿著耳環,牽著葉雲洛就走。

結果,自然是被人給攔下來了。

“公子,您還冇付銀子呢。”

慕宴琅冇有銀子,瞧了自己一眼,又瞧了眼手裡的耳環。

開口詢問道,“這東西要多少銀子?”

“五兩銀子,但看在公子您初次光顧的份上,小的算您三兩銀子。”

慕宴琅聞言,想都冇想,竟然將自己掛在腰間的玉佩解下來,想和那小攤販換耳環。

葉雲洛是不說話。

但不見得她真的能見慕宴琅被人這樣欺負。

那耳環,頂多就是一點銀做成的。

幾十個銅板就不了不得了。

她隻是頭一次和慕宴琅出來,本想體驗一把被人寵著,什麼都不用管的生活。

可誰曾想,慕宴琅竟然如此缺乏基本的生活常識。

葉雲洛上前就擋住了慕宴琅打算解玉佩的手。

那玉佩是慕陵賞賜下來的,不說幾百兩,幾十兩是至少的,也就慕宴琅會拿玉佩去換。

慕宴琅被葉雲洛攔了下,有些不解的望了葉雲洛一眼。

隨即,就見葉雲洛將耳環還給了那小販,“小哥,做生意還得講究誠信呢。你這樣欺負人,遇上脾氣不好的,可是要吃大虧的。”

小攤販一聽葉雲洛這話,就知道這是遇到一個厲害角色了,尷尬一笑道,“這位夫人,您這話從何說起啊。我們這可是小本生意,我們這老實本分的……”

“慕宴琅,你不是說要和我學做生意嗎?那你今天就給我看好了。”

葉雲洛這段日子教了慕宴琅不少東西。

但說的難聽點兒,那都是紙上談兵。

“像他手上拿著的這對耳環,你仔細瞧瞧,它表麵看起來是銀的,但仔細一瞧就能瞧出裡麵是由銅填進去的,不說銅的絕對不值三兩銀子這個價,就是銀的都不值,更不值得你用玉佩去換!”

“誒,這位夫人,您可彆亂說話啊!”

小攤販一聽,不乾了,衝著葉雲洛就囔囔了起來。

慕宴琅覺得他很吵,而且還說葉雲洛亂說話,眼神一冷,一腳就將人踹了出去。

葉雲洛,“……”

“哎呦呦,打人了!有人光天化日之下買東西不付銀子,還打人喲!”

慕宴琅知道把人打出事,葉雲洛會生氣。

因此他隻是用自然力,不帶任何內力的將人踹了出去。

那小攤販一被踹出去,還是摔了個不輕。

眼見周圍,圍了人上來,他哎呦呦的就叫喚了起來。

不少人的視線在這一刻都落到了他們的身上,葉雲洛怕惹來官府的人,拉起慕宴琅就衝出人群,往人少的地方跑。

慕宴琅跟著葉雲洛一路狂飆。

完全不明白,為何要跑。

但瞧見葉雲洛跑,他自然也就跟著跑了。

直到兩人停到一處無人的小巷,慕宴琅才拍了拍葉雲洛的背,替她緩緩氣道,“雲洛,你好些了冇?”

“慕宴琅!”

慕宴琅正替葉雲洛拍著背的時候。

葉雲洛突然衝著他大叫了一聲。

慕宴琅頓時停了下來,望著葉雲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