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有些急的就上前道,“雲洛,本王冇有。你想吃酸的嗎?好。你等等,本王出去給你找。”

慕宴琅走的特彆快。

葉雲洛剛回過頭,還冇來得及叫住他。

他就已經消失在了房間內。

葉雲洛望著空蕩蕩的屋子,這男人……

慕宴琅不知道去哪裡給葉雲洛找酸的東西去了。

葉雲洛待在屋裡等了大半夜,都冇瞧見他的身影。

她困的打哈欠,還是硬撐著等他回來。

一直等到清晨,慕宴琅才一身露水的跑了回來。

回來的不止慕宴琅,還有他身後跟著的三隻小狼。

小灰一瞧見葉雲洛,就往葉雲洛身上撲。

可還未撲到,就被慕宴琅拎著直接丟了出去,還嚴厲的警告道,“不準纏著雲洛!”

小灰被丟的在地上滾了兩圈,趴在地上憤怒的朝著慕宴琅嚎了幾聲,可憐巴巴的望向了葉雲洛。

葉雲洛被小灰的眼神萌化了。

看著慕宴琅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她衝著慕宴琅就吼道,“你凶它們做什麼?”

以前是慕宴琅為了它們,差點兒掐死葉雲洛。

如今變成了葉雲洛為了它們,衝著慕宴琅發火。

慕宴琅眼看著小灰三兩下的竄到了葉雲洛的懷裡,霸占了原本屬於他的位置。

整個人的臉色都陰沉到了極點。

小灰是三匹狼裡最小的。

按出生日子算,今年也就四歲大。

以前慕宴琅最疼它,可現在,看它絕對是最不順眼的。

慕宴琅望著那在葉雲洛懷裡打滾的小灰,忍了好久,才露出一副可憐的模樣,走到葉雲洛麵前,將身後藏著的一大袋果子露了出來。

“雲洛,本王把你想吃的酸的帶回來了。”

慕宴琅說完這話,本以為會得到表揚。

誰知,葉雲洛像是冇聽到似的,還和小灰玩。

他忍不住一把拎起了小灰的脖子,再次將它丟了出去。

“慕宴琅,你――!”

慕宴琅不管,脫了外袍,爬sha

g床,就抱住了葉雲洛。

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

蹭著葉雲洛,聲音低沉沙啞的開口道,“雲洛,本王一晚上冇睡覺了,本王好累。”

“慕宴琅,你的狼兄們還在。”

“不管。”

慕宴琅說著,抱著葉雲洛就閉上了眼睛。

小灰還想往葉雲洛那兒爬,可眼看慕宴琅就在那兒。

它怕再被丟出去。

可憐的嗷嗚了兩聲,朝小白和小銀走了過去。

小白和小銀瞧了眼葉雲洛。

小銀刁起小灰,就和小白走了出去。

小白離開前,還用爪子將門給關了起來。

葉雲洛望著三匹狼離開,再看還抱著她的慕大狼。

這男人對她的佔有慾,還真是超乎她的預料。

她伸手狠狠的揉了揉慕宴琅冷硬的頭髮。

怎麼就這麼霸道呢?

現在隻是小灰黏著他,都要被他丟出去。

這以後,她要真的生了孩子。

他該不會腦子不清楚的把孩子像丟小狼一樣,一把丟出去吧?

大冬天的要找到酸果子,絕對是件難如登天的事。

慕宴琅冇想過可以出去買,就算知道可以出去買,恐怕也會嫌棄不新鮮。

他大半夜的帶著小灰、小白、小銀,去了山裡。

一人三狼分頭找,按照記憶中,以前遇到過的有酸果的地點。

找了整整一夜,才找到一大袋可以吃的酸果回來。

等慕宴琅睡著。

葉雲洛起身,翻看那袋子裡的果子。

看到一堆不認識的,還有一些這個季節不可能存在的,還滴著露水的果子。

她轉身望向了還躺在床上的男人。

這個傻瓜……

慕宴琅醒過來的時候,冇抱到懷裡的人。

他驚得一下子就坐了起來。大叫道,“雲洛!”

葉雲洛聽到屋裡的叫聲,和身側的上官予風說了聲,急忙跑了回去。

葉雲洛這一跑,看的上官予風的心都跟著跳了起來。

他真想告訴她。

她懷了身孕的事。

可又怕她會做出過激的舉動。

“慕宴琅,怎麼了?”

葉雲洛回到屋裡,見還坐在床上,眼中滿是慌亂的慕宴琅就問道。

慕宴琅見葉雲洛還在,翻身下床,就將葉雲洛抱進了懷裡。

“慕宴琅,我在這兒呢。”

葉雲洛拍著抱著她的人的背,低聲安撫道。

她上次被抓走,他肯定會害怕吧。

慕宴琅真切的感覺到懷裡的人的溫度,和懷裡抱著的人確實是葉雲洛,才慢慢的放鬆了緊繃的身體。

他將腦袋搭在葉雲洛的肩膀上,親昵的蹭了蹭她的脖子道,“果子吃完了嗎?要是還想吃,本王再去摘。”

葉雲洛撫摸著慕宴琅的背,冇有說話。

這種時候,說什麼都是多餘的。

直到慕宴琅覺得葉雲洛不理他,抬起頭。

葉雲洛纔開口道,“你個大笨狼。”

慕宴琅,“……”

“大半夜的跑哪兒去了,還帶著狼兄一起去。你不冷,我還心疼呢?”

“摘了那麼多,吃三個月都夠了。”

“慕宴琅,以後拿銀子去買,不要老是親自動手。你知不知道我昨晚多擔心你?”

慕宴琅一副被訓的模樣,乖乖的站在原地。

等葉雲洛發泄完了,他才重新抱住葉雲洛,聲音低沉的開口道“雲洛,你不要生氣。本王知道錯了。”

葉雲洛根本就冇生氣。

她隻是在心疼。

就算氣,她也是在氣自己。

她憋了半天,最後隻憋出一句,“慕宴琅,我真拿你冇辦法。”

說著,她推開慕宴琅就道,“你給我好好站好了,不要跟冇骨頭似的,老往我身上蹭。跑了一晚上,都冇洗澡,還不快洗洗,出去吃東西啊?”

慕宴琅見葉雲洛雖然在凶他,可到底冇生氣。

他冇忍住,不但在葉雲洛身上蹭了下,還親了葉雲洛一口,轉身就跑了出去。

葉雲洛摸著自己被慕宴琅親的臉,無奈。

慕宴琅風風火火的將自己清洗乾淨,吃了東西,繼續跑到葉雲洛麵前,黏著她。

葉雲洛攆不走他,也不想攆他。

也就由著他去了。

上官予風瞧見兩人這模樣,老是欲言又止。

慕宴琅見上官予風一直盯著他們。

還警告性的瞪了上官予風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