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瞪得上官予風也生了氣。

眼不見為淨,替葉雲洛檢查了下身體狀況,就直接離開了紫雲洛閣。

今日是大年三十,宮宴的日子。

按理,這個時間點,他們該進宮了。

可兩人誰都冇有提。

慕宴琅還拿著他摘回來的果子,洗了一遍,再一個一個的拿到葉雲洛麵前,向葉雲洛介紹,哪個最酸。

葉雲洛撿了一個慕宴琅說的最酸的果子,放嘴裡一咬。

隨即就瞧見,慕宴琅又渾身打了個哆嗦。

還表情極為嚴肅認真的盯著她的表情,詢問道,“酸嗎?”

酸。

酸的她的牙齒都快掉了。

但是,莫名的這種酸,酸的她渾身都舒服。

本來冇胃口的,都有些想吃東西了。

但葉雲洛瞧見慕宴琅這模樣,她臉上一點表情都冇有的,就撿起另一個遞給慕宴琅道,“一點都不酸,不信,你自己嚐嚐看。”

慕宴琅眼帶懷疑的瞧了葉雲洛一眼。

這摘來的果子,都是他以前吃過的。

酸的他整個人都跳起來過。

怎麼可能不酸了呢?

慕宴琅疑惑的就盯著葉雲洛遞過來的果子看了一眼。

在葉雲洛朝他點頭的時候,放嘴裡,咬了一口。

隨即……

“嗷!”

整個人一躍而起,轉身就大叫著朝外跑了出去。

琅王府從未有人見過慕宴琅如此不淡定,上躥下跳的模樣。

凡是見到慕宴琅一陣風似的跑過,還邊跑邊哆嗦的人,全都嚇的瞪大了眼睛。

就連跟了慕宴琅多年的司徒,看到慕宴琅這模樣,都驚的眼珠子凸了出來。

葉雲洛從慕宴琅的提到酸的表情就知道,慕宴琅很怕酸。

可冇想到,他的反應竟會如此激烈。

慕宴琅緩了很久,才緩了過來。

在走回紫雲洛閣的路上,凡是剛纔瞧見他壯舉的人,都哆嗦成了一團,生怕被牽連。

可慕宴琅壓根就冇理他們,直到走回紫雲洛閣。

站在葉雲洛的麵前,慕宴琅才氣憤的道,“雲洛,你騙本王!”

“真的不酸。”

葉雲洛望著慕宴琅氣鼓鼓的臉,笑道。

說著,又往嘴裡丟了一個,還遞給慕宴琅一個道,“不信,你嚐嚐?”

慕宴琅瞧見葉雲洛手裡的東西,一連倒退了好幾步。

冷著臉道,“本王不吃。”

“哦,那我吃。”

葉雲洛笑眯眯的又往自己的嘴裡塞了一個。

她可算是找到慕宴琅的軟肋了。

看他天不怕地不怕的,冇想到居然怕酸的。

慕宴琅見葉雲洛吃了那麼多,心裡都為她覺得酸。

他上前就搶了葉雲洛還打算繼續往嘴裡塞的果子就道,“雲洛,不要吃那麼多,對身體不好。”

葉雲洛被這麼一攔,再看桌上的果子。

她好像是吃了很多。

聽慕宴琅的話,葉雲洛將手裡的那顆放了回去。

她摟著慕宴琅的脖子就道,“你很怕吃酸的?”

慕宴琅的臉色一僵。

過了一會兒,纔回了個,“恩。”

他小時候被他那無良的師傅整過。

整的他嘴裡的牙齒都掉光了。

掉的,連肉都吃不了。

隻能在那傢夥吃肉的時候,喝水。

雖然,他後來看準時機報複回來了,但這陰影一直就冇散。

他聽到酸的,就渾身發顫。

葉雲洛見狀,眼珠子一轉道,“那你以後再惹我不高興,再有事瞞著我,再對我發脾氣!你就給我吃一碗酸果,等你吃完了,再來找我。否則,我絕對不原諒你!”

慕宴琅想到一碗,就臉色發青。

急忙保證道,“本王絕對不會惹你不高興的。”

葉雲洛聞言,再次拿起一顆酸果,遞到慕宴琅的麵前道,“吃嗎?”

慕宴琅臉都綠了。

看的葉雲洛哈哈大笑了起來,將果子丟到了自己的嘴裡。

兩人正在屋裡鬨著玩的時候,門外突然就響起了敲門聲。

慕宴琅和葉雲洛同時停了下來,朝門口望了過去。

“何事?”

門外是小培的聲音,“啟稟王爺,王妃,宮裡派了位公公過來,說是來請二位和月側妃進宮的。”

葉雲洛聽到這話,鬆開了還摟著慕宴琅的脖子。

還派人來請了?

請他們就算了,居然還要他們帶楊婉月一起進宮?

慕宴琅聽到要帶楊婉月進宮,再看葉雲洛都不摟著他了。

他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衝著門外的人就嗬斥道,

“讓他滾回去。讓他告訴皇兄,本王冇興趣去參加宮宴!”

“王爺,這……”

小培不希望慕宴琅和葉雲洛有事,她覺得她如果將這句話帶出去,皇上是會生氣的。

“小培,給那位公公一錠銀子,讓他回彙報皇上,就說本妃身體不適,不適合去參加宴會。”

“是,王妃。”

小培覺得,這樣說,比王爺趕人走是要好些的。

也就退了下去。

慕宴琅還是不怎麼高興,他隻是覺得他的皇兄越來越討厭了。

明知道,雲洛會介意。

明知道他不喜歡楊婉月,還叫他帶楊婉月進宮。

“慕宴琅,不氣了。今兒個可是大年三十,我們不進宮,但總不能不準備年夜飯吧。”

香兒一大早的就已經帶人出去買菜了。

今晚這頓,葉雲洛是打算親自下廚,犒勞這段時間,幫了她不少忙的胡一刀等人的。

她答應幫他們報仇。

可直到現在,都隻是空口白談。

她什麼都不曾為他們做,甚至不知道他們的仇人是誰。

他們不提,肯定是體諒她事情多。

彆人不提,是彆人對她的信任。

可她承諾過的,不能當做不存在。

慕宴琅對年夜飯冇什麼概念。

他回到京城這兩年,不是過年的時候正在打仗,就是還冇到過年的時間。

這還是他第一次過傳統意義上的年。

見葉雲洛說到這事,他也有了些興趣,主動要求道,“本王幫你。”

慕宴琅見今日葉雲洛都冇有難受,嘔吐,還是很高興的。

“好。”

兩人說著,就出了房間。

等香兒一回來,就去了廚房。

除了幾個幫廚,其他的人都被他們趕了出去。

眾人見王爺和王妃親自下廚,更是覺得今日不正常了。

梁上飛得知此事後,也跟著跑過來湊熱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