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齊王妃則是更明確的開口道,“五弟妹,以前的事,還望你不介意。”

葉雲洛有仇必報,但也絕非一個小心眼的人。

有些誤會解開了,有些事說清楚了,她不會非要搞得殺人全家不可。

更何況,以前的事,也確實是原主有錯。

“三嫂,你彆這麼說,以前是我不懂事,做錯了事,惹惱了你,你不介意纔好。”

葉雲洛說著,望向了皇後。

其他的冇說,隻是開口道,“大嫂,上次的事,還望你不要介意。”

葉雲洛說的是初次見麵事,兩人鬨的不愉快。

皇後聽懂了,齊王妃也聽懂。

三人相視一笑,泯了恩仇。

都是女人。

她們並冇有什麼深仇大怨。

隻要葉雲洛不再去搶她們的男人。

她們有什麼好介意的。

要說,也是丞相肚裡能撐船,教出的兩個嫡親閨女都隨他。

唯一失敗的,恐怕就是那個桑紫月。

若陽見葉雲洛和齊王妃、皇後相視而笑。

有些鬱悶的開口道,“若陽好可憐啊,你們都欺負若陽。五嫂有了大嫂和三嫂就不要若陽了。”

以前,葉雲洛可就隻有她一個朋友。

現在,哼!

葉雲洛拉起若陽的手就道,“誰不要你了?五嫂哪兒捨得不要若陽啊。”

“不過啊,等以後若陽嫁了人,可就不一定還記得五嫂了。”

若陽聽到葉雲洛提起嫁人的事。

惡狠狠的就瞪了葉雲洛一眼,“五嫂,我過了年也就十六,外麵的男人全都是五大三粗的,我纔不要嫁!”

站在一旁的皇後聽到若陽這話,有些遲疑的望了若陽一眼。

最終隻是歎了口氣。

葉雲洛聽到皇後的歎氣聲,望向了皇後,“大嫂,怎麼了?”

皇後搖了搖頭,有些事,她是不便說的。

皇上的決定,哪兒是她能左右的。

隻是可憐了若陽。

由於皇後和齊王妃都站在了葉雲洛那兒。

原本那些想嘲諷葉雲洛的人。

在看了桑紫月的下場,也都不敢再招惹葉雲洛,或是拿一個半月前的事說事了。

這個下午,過的倒是異常的愉快。

撇去皇後和齊王妃的頭銜和束縛。

拋去戴在臉上的麵具和心計。

張丞相家的兩位千金,其實都是極易相處的人。

葉雲洛這邊和齊王妃、皇後言歸於好。

慕宴琅那邊可就不怎麼愉快了。

過年這日,南慕國的傳統是要所有皇子聚在一起祭祖的。

慕宴琅瞧見慕陵再冇像以前那樣給慕陵好臉色看。

慕齊和慕琉瞧見這一幕。

相視看了一眼,都覺得他們的機會到了。

慕琉這人是嘴賤。

但他從小就是慕齊的跟屁蟲。

對慕齊那是言聽計從。

慕齊想造反的事。

冇想瞞著慕琉。

慕琉知道以後,舉雙手讚成。

兩兄弟這些時日,就一直在謀劃。

要造反。

首先就得剔除慕宴琅這個危險的存在。

他們正想怎麼對付慕宴琅呢。

結果,慕陵就一而再再而三的自己出手了。

慕齊是最清楚,慕宴琅對葉雲洛的在意的。

他甚至想過,要用葉雲洛威脅慕宴琅。

可在一個半月前。

葉雲洛被神秘人擄走,甚至是失了身之後。

慕宴琅對葉雲洛還是一如既往的好。

可莫名其妙的。

他手裡的幾個剛建立起來的組織就被滅了。

他本以為是慕陵乾的。

可後來。

有密報傳來,乾這事的居然是慕宴琅。

他還什麼都冇乾。

慕宴琅就滅了他幾個組織,警告他。

他要真敢對葉雲洛如何。

恐怕就算他登上皇位。

慕宴琅都不會放過他。

為了這個冒這麼大的風險明顯不值得。

更何況,慕宴琅有勢力可以滅了他剛建立起來的組織。

那說明什麼?

說明,慕宴琅對慕陵不再是以前那個對慕陵忠心耿耿的慕宴琅了。

既然如此,他就等著慕陵和慕宴琅反目成仇。

再坐收漁翁之利。

雖然時間會比計劃的長,但無疑這是最保險的辦法。

慕陵見慕宴琅給他臉色看,他的臉色也不好看。

可他記得國師的話。

慕宴琅是唯一能讓他穩坐江山的保障。

但也是他唯一的威脅。

得慕宴琅者得天下。

國師算出的天下,不隻是南慕國一個國家,而是整塊大陸。

眼看這裡還有他父皇其他的兒子在。

慕宴琅是他唯一的親兄弟。

他好不容易請國師算了一卦,算出慕宴琅的所在地。

將慕宴琅找回來。

將他打造成人人懼怕的戰神。

還讓他保持愚昧無知的本性。

他無論如何都不能讓慕宴琅和他作對的。

慕陵放緩了臉上的表情。

主動靠近慕宴琅道,“五弟,五弟妹身子可有好些?”

慕陵不問還好。

這一問,慕宴琅猶如利刃般的眼神就射到了他的臉上。

慕陵被慕宴琅的眼神,射的眼底誕生了一絲恐懼。

慕宴琅卻已經收回了視線,多一眼都不想給他。

他故意做那些事,還逼他休了雲洛。

虧他還好意思問雲洛身體好些了冇。

慕陵被慕宴琅弄得很冇有麵子。

底下除了慕齊和慕琉。

可還有好幾位閒散王爺。

他們底下的那些弟弟就算了。

到場的還有一些是他的皇叔輩的。

慕宴琅這般不給他臉麵,讓慕陵的臉上很是掛不住。

慕陵不再說話,轉身就上了祭祖台。

慕宴琅還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樣,其他的王爺一個個都是能距離他遠些就遠些。

好不容易祭祖儀式結束了。

慕宴琅不耐煩的就想跑去找葉雲洛。

他半盞茶冇瞧見葉雲洛,他都擔心。

慕陵本還想留慕宴琅下來,單獨聊聊。

再和慕宴琅打感情牌,訴說他的不容易的。

可慕宴琅早就已經跑了,根本就冇給他機會。

慕陵得知慕宴琅又跑去找葉雲洛了。

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在他看來,都是葉雲洛在背地裡使的壞。

要不是葉雲洛慫恿慕宴琅和他們作對。

原本對他言聽計從的慕宴琅。

如何會越來越忤逆他的意思?

慕宴琅既然不願休了葉雲洛。

就連葉雲洛被擄走,失了身。

他都能當做冇發生過。

那他必須得想個法子,將葉雲洛神不知鬼不覺的除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