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宴琅拉開葉雲洛抱著他的手,轉身將葉雲洛整個人抱起,極為平穩的落在了地上。

“雲洛,她們有傷到你嗎?”

慕宴琅依舊抱著葉雲洛,低頭在葉雲洛的脖子處蹭了蹭,詢問道。

葉雲洛能聽到下麵的哀嚎聲,也能看到那些瞧見慕宴琅就和見了閻羅王似的,一直倒退的宮女、嬤嬤。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將慕宴琅的腦袋推了開來。

“慕宴琅,你先放我下來。”

“不。”慕宴琅拒絕道。

“你這樣,母後豈不是又要給我加上一條魅惑人心的罪名了?”

慕宴琅聽到這話,不滿的瞧了葉雲洛一眼,還是將她放了下來。

葉雲洛一站到地上,冷眸就掃了眼那幾個還抓著齊王妃的嬤嬤。

“你們還抓著齊王妃做什麼?莫非是想讓齊王也跟著上門來要人?”

那幾個抓著齊王妃的人一聽到這話,急忙就鬆開了齊王妃。

齊王妃得到自由,走到葉雲洛的身側。

有些羨慕的望著葉雲洛道,“這世上會為你做這種事的,恐怕隻有琅王了。”

“他?”葉雲洛瞧了眼慕宴琅,湊到齊王妃的麵前,低聲道,“你都不知道,他成日就知道和我吵架,惹我生氣。”

齊王妃聽了,難以置信的瞧了慕宴琅一眼。

見慕宴琅冷冰冰的掃了她一眼。

她急忙收回了視線。

她是無論如何都無法相信。

冷酷成這樣的男人,是個會吵架的。

而且,在皇家,男人就是女人的天。

有哪個女人是敢如此肆無忌憚的和自己的夫君吵架的?

齊王妃見兩人完全不像是會吵架的人,忍不住問道,“那吵完架呢?你和他吵架,豈不是故意將他推給其他女人?”

葉雲洛笑了笑,冇有說話。

她總不能告訴齊王妃,每次吵完架之後,慕宴琅都會抱著她哭,和她道歉吧。

這要是被外人知道了。

慕宴琅的形象豈不是全冇了?

其他女人,他要真的去找其他的女人,她早就已經不和他過了。

慕宴琅聽著這兩個女人的對話,隻在葉雲洛說到成日惹她生氣的時候,纔有點反應。

他忍不住想抱著葉雲洛控訴。

他已經很久冇有惹過她生氣了。

可看到齊王妃,還是周圍的這些人。

他沉了沉眸子,還是回去抱的好。

他一點兒也不想被這些人看到。

太後在寢宮裡聽到外麵的動靜,就知道慕宴琅來了。

她快步就走了出來。

瞧見慕宴琅和葉雲洛還有齊王妃站在一起。

她的臉色一沉。

立即,露出了一副傷心的模樣。

“琅兒,你可算來了,你都不知道你的王妃是如何對……”

太後的話剛說到一半,慕宴琅就冷聲打斷了她道,“母後,我和你說過,不要再找雲洛的麻煩了。我今日進宮,就是告訴你和皇兄,若你們再這般無理取鬨,我會毫不猶豫的帶著雲洛離開這裡,永不再回來。”

太後連眼淚都冇來得及擠出來。

就被慕宴琅的這句話,給震的愣在了原地。

“雲洛變了,我相信她不會對你如何的。”

葉雲洛以前再無理取鬨,都不曾在他麵前詆譭過半句太後。

如今,更不可能。

慕宴琅可能對葉雲洛某些想法。

比如,想生個孩子保住地位這件事上,還有些介懷。

但在葉雲洛對太後的態度上,他是完全相信葉雲洛的。

“母後,這是最後一次。是選擇多一個兒媳,還是少一個兒子,您自己決定。”

難聽的話,慕宴琅說不出來。

畢竟,太後是他的母後。

雖然不曾養育過他,但卻從未放棄過尋找他。

在他回來後,除了在葉雲洛的問題上,她也都在為他考慮。

太後冇想到,慕宴琅居然為了一個殘花敗柳,用這種話威脅她。

“琅兒,你知道母後找了你多少年嗎?”

“如今,你竟然要為了一個女人,離開母後?”

“母後,隻要您不再為難我們,我不會走,您也還是我的母後。我和雲洛都會好好孝敬您。”

“如若不然,請恕兒子不孝。”

若是一年前,慕宴琅絕對不會為了葉雲洛做出這種事。

他甚至會以為,是葉雲洛故意挑釁太後,就是為了要和他和離。

可是一年後的今天,慕宴琅知道,找麻煩的那個人是太後。

“你――你――!”

太後連續倒退了好幾步,猛地吐了口血出來。

慕宴琅見狀,心裡一緊,上前就想檢視。

可他最終隻是衝著身邊的人道,“還不快去請太醫。”

說完,他望著被扶著的太後道,“母後,我說的都是心裡話。該如何做,您自己決定吧。”

葉雲洛從未想過。

慕宴琅能和太後說出這般決絕的話。

在慕宴琅說著的時候。

她一直握著慕宴琅的手。

他的手心在冒汗。

他的眼中有掙紮。

可他最終還是選擇了葉雲洛。

隨著慕宴琅的最後一句話結束。

太後被氣暈了過去。

現場頓時亂成了一團。

可慕宴琅隻是拉著葉雲洛走了。

他不想將事情做到這一步的。

可他的母後非得逼著他做選擇。

慕宴琅牽著葉雲洛一路往外走。

齊王妃知道兩人現在恐怕都不好受,需要獨處,就先行告辭了。

一直走到一處無人的角落,葉雲洛才停住了腳步。

轉身,抱住了慕宴琅,“你要是難受,就抱著我吧。”

“雲洛……”

慕宴琅伸手緊緊的抱住了葉雲洛,臉埋在她的肩膀上,聲音嘶啞的叫著她的名字。

“我在這兒。”

葉雲洛拍著慕宴琅的背,一遍遍的安撫著他。

慕宴琅抱著葉雲洛難受了一陣。

還記得上官予風提醒過他的那些注意事項。

拉著葉雲洛就找了個冇有人的還是光禿禿的草坪就坐了下來。

這才繼續抱著葉雲洛。

兩人從白天一直坐到了夜幕降臨。

這段時間,無論是誰找,他們都冇有理。

天上出現了星光,抬頭望去就能看到整個星幕。

葉雲洛望了眼還黏在她身上,一言不發的慕宴琅。

開口道,“慕宴琅,你以前生活的草原深山,也有這樣的景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