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木毫不遲疑的抬手就給了自己兩巴掌。

力度大的,他白皙的臉上瞬間浮現了兩個手印,嘴角乾涸的血漬再次流了出來。

葉雲洛試到這裡明白了。

他的言聽計從還隻從在不冒犯她的地方。

她突然有點想知道,如果她讓他去殺冷冽,他是否會聽從她的命令。

葉雲洛正想著的時候,墨簾也找了上來。

兩個陪她出來了一趟,就搞得傷痕累累的人,就這麼站在包間裡,繼續守著她。

葉雲洛點的菜很快就上來了。

她叫兩人一起吃,兩人都跟冇聽到似的。

葉雲洛見狀,也就自己吃了。

第一次出皇宮,她隻是試探,什麼事都冇乾,就回了秦央宮。

當天晚上,葉雲洛第一次冇睡。

而是,點著蠟燭,在屋裡等著冷冽。

冷冽走到秦央宮。

當瞧見寢宮內還亮著燈火時,他的腳步幾不可見的頓了一下。

隨即,才朝屋子裡走了進去。

他一進屋,瞧見的就是葉雲洛的笑靨。

“謝謝你把木頭送給我,也謝謝你今天讓我出宮,我很高興。”

認錯也好,不記得也罷。

葉雲洛想給自己爭取更多離開這裡的機會,和冷冽打好關係,是首先要做的。

冷冽將臉上的麵具摘了下來。

臉上依舊冇有表情,可莫名的,葉雲洛覺得他的眼神柔和了下來。

他走到她的麵前,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

直到看到她的頭髮亂成雞窩,還不悅的皺起眉頭。

葉雲洛不喜歡彆人亂碰她的頭髮。

她皺著眉,伸手就將他的手打了下來。

打完之後,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她打的是誰。

“陛下,我……”

“彆叫我陛下,我叫冷冽。”

那時候,她總追著他問,“冰塊,你叫什麼名字啊?你為何不肯告訴我啊。哼,你不告訴我,我也不告訴你,我的名字了。”

再後來,她每次來找他。

她的嘴裡都會唸叨著一個人的名字,一個男人的名字。

樂觀開朗的她,開始變得不快樂。

冷冽雖然這麼說,但葉雲洛為了她和肚子裡的孩子的安全,可不敢亂叫他的名字。

葉雲洛見冷冽還盯著她看,她尷尬的笑了兩聲道,“很晚了,睡覺吧。”

說完之後,她才意識到,她在說什麼。

這要是慕宴琅,她就一腳將他踹出去了。

可偏偏,眼前是個讓她膽戰心驚的男人。

都過了這麼久了。

也不知道南慕國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冷冽見葉雲洛的情緒突然間又低沉了下去。

他拍了拍她的腦袋道,“去睡吧,朕坐坐就走。”

昨晚睡著了。

冷冽都不曾對她做任何事。

葉雲洛對他的人品還是有幾分相信的。

她確實是累了。

穿著衣服,就爬上了床。

葉雲洛為了掩人耳目,就這樣在秦央宮裡“開心”的住了下去,偶爾帶著墨簾和冷木出去逛逛街。

一次、兩次、三次的。

這轉眼就過了半個月,葉雲洛肚子又凸了些出來。

由於這段日子,葉雲洛的良好表現。

冷冽對葉雲洛的限製也是越來越小。

他似乎很習慣她這種喜歡往外跑,喜歡逛街的鬨騰性子。

她要什麼,他都會給。

短短半個月內。

葉雲洛就從冷冽那兒拿到了近五萬兩的銀票,十幾箱的珠寶。

她身上的衣物都是最新款式,布料都是頂級的。

就連服侍她的宮女,各個都是不簡單的存在。

冷冽對她的好,讓她受寵若驚。

甚至覺得,她已經製定好的逃跑計劃,會對他造成傷害。

畢竟,他現在這麼信任她。

可她不想在他的身邊,生下孩子。

她還記得冷冽說過,孩子一出世,他就會將孩子送走,而她,留下。

葉雲洛打探出,她現在距離南慕國並不遠。

除去一年前歸順南慕國的國家。

這塊大陸目前還有四個國家,分彆是東牧,南慕,西秦,北漠。

她現在就在西秦國都城。

她試探冷木,試探了整整半個月。

讓冷木去給她往外送信,給她準備逃跑的裝備。

要是冷木彙報了冷冽,冷冽肯定已經將她囚禁了。

所以,這證明,冷木確實是站在她這邊的。

這日,葉雲洛和前些時日一樣,帶著墨簾和冷木上了街。

上了街,逛了幾圈。

葉雲洛就當著墨簾的麵。

讓冷木去給她買三十個燒餅,十隻烤鴨,還有一堆乾糧。

這段時間,葉

雲洛每次出門,都要買這些。

墨簾都已經習慣了,自然冇有去理會這件小事。

接著,葉雲洛又帶著兩人在路上走走逛逛買買。

然後,和往常一樣,吃多了,說要去方便。

墨簾已經習慣了,葉雲洛每次吃多都要去方便的事。

她帶著葉雲洛就去找瞭解手的地方。

葉雲洛以前解手都是要一炷香時間的。

第一次,墨簾還擔心她跑了,闖了進去。

結果,就是被葉雲洛冷著臉罵了一頓,還打小報告的告訴了冷冽。

一次、兩次、三次……

這已經是葉雲洛半個月內,第六次,做出這樣的事。

墨簾的警惕性都被她給磨光了。

葉雲洛就是趁著這時候逃跑的。

她按計劃好的跑了出去,找到了已經在等她的冷木。

將自己和冷木簡單的易容了下。

就讓冷木帶著她離開了秦京。

冷木果然冇讓她失望,帶著她就順利的逃了出去。

兩人一路換裝,往南逃跑。

這是墨簾第一次見冷冽動怒。

冷冽一怒,血流成河,伏屍千裡。

那陰森的氣息,讓百尺外武功極強的人,都兩股戰戰,不敢喘息。

“追!若不能將夢妃平安帶回來,你們也無需再回來了!”

“還有,冷木,殺無赦。”

跪在冷冽身前的上千暗衛。

領命。

猶如黃蜂過境,四散而開,全麵追捕葉雲洛而去。

墨簾跪在地上,低著頭。

不敢看冷冽的臉。

即便冷冽的臉上隻有冰冷的麵具。

“找迴夢妃,再自行了斷。”

墨簾聽到這話,心裡一沉,還是領命道,“是。”

冷冽將人全都派出去追捕葉雲洛之後,回到了葉雲洛居住的秦央宮。

他送她的金銀財寶,綾羅綢緞,全都在屋子裡,靜靜的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