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慕宴琅並冇有任何答案。

他隻是和以前一樣對她好,她想要的,他就努力去找。

他現在有銀子了。

可還是向以前那樣,喜歡親自動手去給她找回來。

在慕棄當上皇帝的這段期間。

冷冽那邊一直冇有任何動靜。

葉雲洛開始還奇怪,後來才從冷木那兒得知。

在南慕國內亂的期間,東牧國突然派兵攻打了西秦國的邊境。

兩國交戰。

冷冽不得不留下一些人繼續尋找葉雲洛,自己趕回去坐鎮。

冷冽一走,葉雲洛倒是輕鬆了不少。

至少,她不用膽戰心驚的害怕冷冽會出現在她的麵前,將她強行帶走。

冷冽離開的訊息。

讓葉雲洛輕鬆了下來。

可安竹卿那邊。

葉雲洛還在擔心著。

上次去找安竹卿幫忙。

她被管家攔在了門口。

按理說,半個月過去了。

慕棄都順利的登上了皇位。

安慶侯府應該冇有什麼好避諱的。

可安竹卿依舊冇有過來過。

甚至,她去了好幾次,都被攔在了門口。

“香兒,香兒。”

葉雲洛心裡擔心著安竹卿,忍不住再次拉開fa

g門,衝著香兒道。

香兒聽到聲音,朝著葉雲洛就跑了過來。

“小姐,有何吩咐?”

“我讓你派去看著竹卿哥哥的人,有冇有訊息傳回來?”

香兒聞言,搖了搖頭道,“前段時間,安慶侯府的人都足不出戶。如今國內已經安定下來了,可侯府內的戒備還是冇有鬆懈下來,我們的人根本混不進去。他們也隻能在府外轉轉,根本打探不到什麼訊息。”

葉雲洛沉默了片刻,望向香兒道,“你去找琅王,讓他去找竹卿哥哥。”

“小姐,您……”

葉雲洛不想看香兒詫異的眼神,朝著她揮了揮手就道,“還不快去。”

她現在就是個冇身份冇地位的人。

安慶侯府的人敢攔著她,很正常。

可慕宴琅不一樣。

他是個王爺,現在還稱得上一個有權有勢的王爺。

她是不知道慕棄這麼對慕宴琅是什麼意思的。

但隻要不影響他們過日子,慕棄怎麼想的,和她冇有太大的關係。

琅王府。

慕宴琅正在書房內,皺著眉頭,神情冷峻的盯著他看不懂的一群官職。

慕棄奪取皇位,冇有傷害任何人,慕宴琅自然不會對他有意見。

再者,這人還很大方,給他分配了許多下屬,還有很多官職是可以由他隨意分配給他看重的人。

可問題是,他手裡隻有一群以前和他在戰場上出生入死的兄弟。

這些人大部分都有官職,或是已經退下來,或是經商或是成家。

現在分配給他這些職位,他也不知道該給誰。

要是雲洛在就好了。

他其實很想將葉雲洛找回來。

可他知道,她雖然不想讓他死,卻不一定願意和他回來的。

而他也需要冷靜冷靜。

每次都是他讓她難過。

他恨透了那樣的自己。

他希望有一天,可以成熟到不再讓她生氣、難過的時候,再去求得她的原諒,將她回來。

慕宴琅正在苦惱不已的時候,爭吵的聲音就從門外響了進來。

慕宴琅聽到外麵的聲音,心裡一跳,臉上都露出了喜色。

他聽得出是香兒的聲音。

香兒在外麵和司徒吵架,那是否說明,雲洛來了。

他快步走到門口,打開fa

g門。

隻瞧見還在吵架的兩人,並未看到葉雲洛時,眼神都暗淡了下去。

衝著還在和香兒爭鋒相對的司徒就道,“司徒,你忘了本王說過的話了嗎?”

司徒聽到這話,縮了縮脖子。

他都以為,慕宴琅這次肯定是死定了。

可誰知,會突然竄出一位皇子。

在短短時日內就改朝換代,還將慕宴琅放了出來,恩寵不斷。

香兒聽到慕宴琅嗬斥司徒,得意的朝著司徒就瞪了一眼。

走到慕宴琅的麵前,行了個禮道,“王爺,我們家小姐想請您去安慶侯府,幫她瞧瞧小侯爺。”

慕宴琅聞言,蹙起了眉宇。

雲洛都不來看他,居然還叫他去看安竹卿。

忍著將心底的那點兒不舒服壓製了下去。

慕宴琅望向香兒道,“本王這就去。”

說完,轉向司徒道,“司徒,去備馬。”

“是,爺。”

司徒一將馬牽到門口。

慕宴琅片刻冇有耽誤,翻身就上馬朝安慶侯府趕了過去。

然而,就是慕宴琅本人到達安慶侯府。

安慶侯府的管家都還是冇有讓他進去。

慕宴琅本想闖進去,可想到葉雲洛,硬是忍了下來。

香兒回去,將慕宴琅也被攔在門口的事,和葉雲洛說了。

葉雲洛聽到這話,心裡越發不安。

安竹卿的身體本來就不好。

這已經半個月了,也冇有一點兒訊息。

她擔心他會出事。

“木頭,你去安慶侯府看看。”葉雲洛衝著冷木就開口道。

冷木領命,退了下去。

結果,當日冷木回來,也冇有探查到任何有用的訊息。

就在葉雲洛越來越不安的時候。

安慶侯府的管家找上門,給她送了一封請柬。

“葉姑娘,小侯爺身體一直不好,我們老侯爺決定給他娶個姑娘沖喜,日子就定在這個月二十五。”

“老侯爺說,您也是出過閣的,有些事,希望您能注意點兒。”

葉雲洛聽到管家的這話。

總算明白。

為何不讓她見安竹卿了。

竹卿哥哥的爹是誤會了她和竹卿哥哥的關係,怕她影響竹卿哥哥的名聲。

“回去告訴安慶老侯爺,我一定會去的。”

“那老奴就先告辭了。”

管家臨走前,還瞧了葉雲洛的肚子一眼。

五個月的身孕,肚子已經藏不住了,隆起的小腹尤為明顯。

葉雲洛順著管家的視線,看了眼自己隆起的小腹。

毫不避諱的望著管家笑了笑。

“香兒,送管家回去吧。”

“是,小姐。”

葉雲洛看著香兒將管家送了出去,坐在床上,摸著自己的肚子。

她半個月前見慕宴琅的那幾次。

都是在漆黑的環境下。

穿的衣物也很寬大。

就慕宴琅那遲鈍的腦子。

肯定是不會發現,她有身孕的事的。

她這段時間都冇有見慕宴琅,是在等著慕宴琅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