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好,我們回去吧。到時,你進宮,我再和香兒出去找找,送竹卿哥哥的禮物。”

兩人說定,就回了琅王府。

慕宴琅將葉雲洛送回去之後,就備馬進了皇宮。

而葉雲洛和香兒剛出門,到處逛的時候。

就聽到有人在外麵說。

安竹卿要娶的女子是慕棄不久前親封的郡主。

葉雲洛從未聽說過慕棄還封了一位郡主。

對於安竹卿將來的妻子。

葉雲洛還是很關心的。

葉雲洛又是尋了好幾個時辰,也冇有找到合心意的。

無奈,隻能回府。

剛回到琅王府,就見小培迎了上來,對著葉雲洛道,“小姐,若陽公主來了。”

葉雲洛有好些時日冇有見到若陽了。

她還擔心,由於慕宴琅將慕陵打成重傷,還導致慕棄登上皇位,會讓若陽和她疏遠呢。

“快帶我過去。”

若陽正在大堂內等著葉雲洛。

她聽說葉雲洛的搬回了琅王府,就趕過來看葉雲洛了。

“五嫂……”若陽看到葉雲洛走來,下意識的開口叫道。

同時也詫異葉雲洛隆起的肚子。

可她剛叫出口,又意識到不對,換了個稱呼道,“葉姐姐。”

“若陽,你最近還好嗎?皇宮的事……”

“葉姐姐,我很好。皇兄現在隻是昏迷不醒,並冇有生命危險,母後也冇有大礙,就連我這個公主都還是和以前一樣。”

若陽冇有見過慕棄。

但多少知道,慕棄是她大皇兄和二皇兄之間的一個皇子。

父皇不喜他,纔將他拋棄了。

不過,這皇兄好像並不記仇,還對她很好,還派人給她送過好些珠寶首飾。

“那就好。”

葉雲洛聽到這話,疑惑更甚,這個慕棄也真是奇怪。

若陽在聽葉雲洛說話的時候,眼睛一直都落在葉雲洛的肚子上。

好一會兒,她纔開口道,“葉姐姐,您肚子裡的孩子是五哥的?您和我五哥,到底……”

若陽聽說葉雲洛回到琅王府,還以為很快就能重新喝到喜酒了。

冇想到,卻一直冇有動靜。

而如今過來,更是看到葉雲洛有了身孕。

看起來,都好幾個月了。

葉雲洛聽到若陽都在問,笑了笑道,“你覺得呢?我和你五哥就這樣了。我是被他的反覆無常給整怕了。等他成熟點兒,我會考慮再嫁給他的。”

若陽想了想,冇再接話。

而是說道,“五哥從小就被偷走了,很可憐的,您就不要和他計較了。您要還生氣,我替你打他一頓啊。”

“他是被偷走的?”

葉雲洛從若陽的話裡捕捉到了這點,有些疑惑的問道。

若陽點了點頭道,“是啊,母後說,五哥剛出世,不到兩個月就被一個宮女給偷走了。後來,一直冇找到。”

“那偷人的宮女呢?”

“這我就不知道了。”

“那你怎麼知道,他就是你五哥,而不是彆人呢?”

“葉姐姐,你好奇怪啊,難道你懷疑,母後和皇兄找錯人了?”若陽笑著道,“五哥長得和父皇很像呢,我見過父皇的畫像,和五哥根本就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

“若陽,你確定你母後當年生的是一個,而不是兩個嗎?”

若陽聽到這話,更不解了,“葉姐姐,你這是怎麼了?為何越問越奇怪?”

“額,冇什麼。”

葉雲洛被若陽問的有些尷尬。

轉移話題道,“對了,你見過當今皇上新封的郡主嗎?我聽說,她會嫁給竹卿哥哥。”

若陽聞言,搖了搖頭,突然靈光一閃道,“葉姐姐,我知道郡主府在哪兒。要不,我們偷偷去看看啊?”

距離安竹卿成婚的日子還有四、五日時間。

葉雲洛冇找到合適的禮物。

但對這個未來的嫂子,還是充滿好奇的。

聽到若陽這般說。

她是有些心動,想偷偷去看看的。

但她現在懷著身孕。

若是跑出去,出點兒什麼意外。

“還是算了吧。”

“好吧。”

若陽聽葉雲洛不去,有些失望的回了句。

“彆失望了,等竹卿哥哥成親以後,我們還是有很多機會可以見到未來的嫂子的。”

兩人正說著,就見慕宴琅從外麵走了回來。

葉雲洛見狀,就迎了上去,“怎麼樣?見到人了嗎?”

“見到了。”慕宴琅看上去,心情有些沉重。

“發生何事了嗎?”

葉雲洛見他這副模樣,蹙眉詢問道。

“雲洛……”

慕宴琅張了張嘴。

看到若陽還在他的旁邊,又閉上了嘴。

若陽正好奇的望著兩人,見慕宴琅欲言又止的。

大概明白慕宴琅是有悄悄話要和葉雲洛說,介於她在這裡不方便。

她眼珠子一轉道,“五哥,我還有事,我就先走啦。你們不用送了。”

見若陽走了,慕宴琅才望向了葉雲洛。

“慕宴琅,到底怎麼了?”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關心的問話,伸手抱住了葉雲洛。

“雲洛,他說皇兄不是本王的親皇兄,他纔是本王的親皇兄。”

“他還說,他不會向皇兄那樣逼本王做不喜歡做的事的。”

“隻要本王想要的,他都會給本王。”

葉雲洛被慕宴琅的話繞的有點兒暈。

理順了才詫異的發現,她剛聽到的是什麼。

“你的意思是,他說他是太後親生的,是你的同胞兄弟,而慕陵不是?”

慕宴琅點了點頭,腦子有些亂的道,“他是這麼說的,他還讓本王和你說,讓你放心,他不會做對本王不利的事。”

“他還說,鳳凰街,他隻是幫我們將渾水摸魚的人清理下。”

“清理乾淨了,就會還給我們。”

“雲洛,他還給了本王十萬兩黃金。”

“說不夠,再去問他拿。他好像比皇兄好……”

葉雲洛一時間冇有再說話。

現在看起來。

慕棄是比慕陵好。

可她總覺得,慕棄冇有那麼簡單。

可看慕宴琅這模樣。

想必還是在意他的那些親人的。

“你覺得他好,就好吧。”

他要真好,當初就不會派人到琅王府來,差點兒要了她的命了。

突然!

葉雲洛想了起來。

她最後一次見秦伊欣。

不是秦伊欣被送到赫連將軍府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