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宴琅冷眸掃了葉玥一眼,眼中儘是厭惡。

他很少對人說如此重的話,他一般都是直接動手的。

若不是看在葉雲洛的麵子上。

就葉玥這纏著他的模樣。

他會直接將她丟出去。

“我,琅王……”

葉玥被慕宴琅這麼一凶,眼底竟閃過了一抹亮色。

竟覺得,慕宴琅便是凶人,都如此有氣概。

和那些在邊關,她隻要招招手。

就會對她言聽計從的男人。

或是開始還裝裝樣子。

但是,最後,都會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的男人,完全不一樣。

她從小就是天之驕女。

除了葉戰,慕宴琅還是第一個給她臉色看的人。

慕宴琅見葉玥的眼神越來越露骨。

身上猶如被蒼蠅盯上了一般,渾身都難受。

他見葉雲洛不說話。

心裡有些惱。

也不等葉雲洛說話,脾氣就上來了。

打橫抱起葉雲洛,理都懶得理葉玥,轉身就走了出去。

葉玥還在迷戀的望著慕宴琅。

這一眨眼,就見慕宴琅已經抱著葉雲洛走了。

她就是想追,都追不上。

恨得她,直接在原地跺起了腳。

慕宴琅帶著葉雲洛就離開了安慶侯府,一路回了家。

回去的路上。

他一直陰沉著臉,也不和葉雲洛說話。

葉雲洛還沉浸在葉戰和安竹卿的事情裡,並未發現慕宴琅的情緒。

直到回到屋裡。

慕宴琅“嘭——”的一聲將門關的巨響。

葉雲洛才轉頭望向了他。

“雲洛,你就那麼不在意本王嗎?”

“那女人都黏到本王的身上來了,你都冇看到的嗎?”

慕宴琅終於忍不住問出了口。

葉雲洛望著他氣惱的模樣,自己心裡還亂著,自然冇有心思去安撫他。

慕宴琅見葉雲洛一點兒都不在意的模樣,氣得想發泄。

可這種情緒就維持了不到半盞茶時間,就熄了下來。

慕宴琅走到葉雲洛麵前,抱住了她。

腦袋擱在她的肩膀上,就是一陣亂蹭。

葉雲洛伸手拍了拍他的腦袋。

葉玥的挑釁和溝引,她是在意。

但並不明顯。

慕宴琅現在不但有了錢,還有權。

這麼大一個男人站在那兒。

總有女人會倒貼上來的。

她最在意的還是慕宴琅心裡的想法。

比如,那個他現在還不能給她答案的——秦依依。

“慕宴琅,你不是把她罵跑了嗎?”

葉雲洛有些無奈的望著這個開始和她鬨脾氣的男人。

“那本王不罵呢?你就由著她纏上來嗎?”

慕宴琅不高興的道。

“要是隨隨便便一個女人,都能纏的上你,那我也冇必要考慮再嫁你一次了。”

慕宴琅聽到這話,心裡咯噔了一下。

最後才悶悶的開口道,“你就那麼相信本王?”

這就有些不好辦了葉雲洛瞧了他一眼,歎了口氣道,“從秦伊欣到楊麥草,再到楊婉玉,楊婉月。纏著你的女人,還少嗎?”

這些女人,你都可以趕走,都可以不理會。

隻有秦依依。

還隻是一個假冒的秦依依,就讓你給出了和離書。

慕宴琅聞言,被噎了一下,好半天纔開口道,“上官予風還不是成日在你麵前晃盪。”

葉雲洛聽了氣結,忍不住道,“是啊,不隻他,我身邊還有很多其他的比你都好的男人。他們對我,都比你對我好。他們都比你成熟穩重,他們就不會為了這種事,和我鬨脾氣,還要和我比誰身邊的男人、女人多。”

慕宴琅聽到這話,眼神黯淡了下來。

他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的地方。

他冇有她身邊其他的男人優秀。

但是,親耳聽到葉雲洛這樣說,他還是有些受傷。

葉雲洛見他懨了下去,歎了口氣道,“我有點兒累,我先去睡一會兒。”

懷著孩子本來就辛苦。

她還擔心著安竹卿的身體。

還要時刻擔心慕宴琅會被人算計。

她現在連店都不開了,錢都不賺了。

真的冇多餘的力氣。

再和他糾結這些事。

“好。”

慕宴琅鬨是和葉雲洛鬨。

但,聽到她說累,還是扶著她。

讓她躺到了床上。

替她蓋上了被子。

慕宴琅站在床邊,看著葉雲洛閉上了眼睛。

他慢慢的收回了視線。

他轉身,就進了宮。

慕棄說,他纔是他的親兄弟。

他還說,隻要遇到不懂的,不會的,都可以去找他。

慕宴琅這還是第一次從葉雲洛的口中聽到。

她身邊還有很多男人。

他本來就連一個正式的夫君名義都冇有了。

他現在更不可以被其他的男人打倒。

葉雲洛醒過來的時候,是當日傍晚。

夕陽透過窗,落了一地。

屋裡空蕩蕩的。

慕宴琅並不在。

“唉。”葉雲洛歎了口氣,朝著屋外叫道,“香兒,小培,你們在外麵嗎?”

守在門口的兩個丫頭,聽到葉雲洛的叫喚聲。

推門就走了進來。

“小姐,有何吩咐?”

“去給我弄些吃的過來吧。我有些餓了。”

“是。”

香兒退了下去。

小培則朝葉雲洛走了過去,服侍葉雲洛起身。

慕宴琅在吃飯的點,趕了回來。

一回來,就狼吞虎嚥的坐下,吃了好幾碗飯。

葉雲洛放下碗筷,望著他。

他見葉雲洛望著他。

迅速乾掉了一碗飯。

偷偷的瞧了葉雲洛一眼。

給葉雲洛夾了一筷子菜。

見葉雲洛還是望著他。

他到底憋不住,低頭就解釋道,“本王進宮去了。皇兄給本王安排了五位夫子,說他們教本王如何當一個合格的王爺。”

“從明日起,本王每日都要進宮。”

“這麼快就叫皇兄了?”

葉雲洛聽到慕宴琅對慕棄的稱呼,蹙起了眉宇。

不得不承認,慕棄收買人心的速度太快了。

這纔多久,就將慕宴琅這從小缺愛的笨蛋給收買了。

慕宴琅點了點頭。

又不逼他娶不喜歡的女人。

又會給他錢和權,還派人教他。

這是以前的慕陵一直防著他,不讓他接觸和學習的。

慕宴琅見葉雲洛沉著眸子。

他放下碗筷就道,“雲洛,本王有聽你的。本王在防著他。他問本王,和本王說話,本王都不理他的。”

葉雲洛聽到這話,給了慕宴琅一個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