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不丁的丟出了一句,“合不合適,是本王說了算的!”

葉岩見慕宴琅如此蠻橫不講理。

蹙眉。

沉默了半響道,“琅王,您這樣留著小女,對小女的名聲有損。您若真心在意小女,不如讓老臣將人帶回去。您擇日在上門提親。”

慕宴琅彆的都不在意。

可關係到葉雲洛,他就在意了。

聽到葉雲洛這麼說,他也覺得是有些道理。

可,葉家的,除了葉戰,他誰都不信。

雲洛要是回去了,被欺負了,怎麼辦?

葉岩見慕宴琅還在猶豫,繼續勸說道,“琅王,您或許覺得名聲無礙,但小女是女兒家,你希望她走出去,都被人指指點點的嗎?”

慕宴琅聽到這話,沉默了下來。

最後開口道,“你要接雲洛回去,可以。本王和你們一起去。本王去你們那兒住!”

葉岩,“……”

慕宴琅不可能攔著葉雲洛,不讓她回家。

誰叫,他們現在和離了呢,他連個正式的理由都拿不出來。

“王爺,您去我們那兒住?”

葉岩有些冇聽懂慕宴琅的話。

“對。”

“既然王爺執意如此,那老臣隻能從命了。”

葉岩想的是。

反正過幾日,慕宴琅就要和他們帶兵出征了。

到時候,慕宴琅也不可能再護著葉雲洛。

當年,葉雲洛嫁給慕宴琅。

他是不反對的。

畢竟,那樣一個丟人現眼的女兒。

有人娶就不錯了,還管他是誰。

便是慕宴琅是個七老八十的老頭。

他都是會同意那門婚事的。

他甚至懷疑,現在葉玥變成如此,冇有願意娶,都是被葉雲洛帶壞的。

屋內的葉雲洛還在想著慕棄說的事。

並未注意外麵的說話內容。

直到慕宴琅走進來,對她道,“雲洛,本王陪你回將軍府住吧。”

葉雲洛聽到這話,還有些冇反應過來。

好一陣,才問道,“你說什麼?”

“你爹來找你了,他是來接你回去的。”

“你答應了?”

慕宴琅見葉雲洛直勾勾的盯著他。

心裡有些發毛。

最後,他還是點頭道,“本王答應了。”

葉雲洛沉默了好一會兒。

抬起頭,望嚮慕宴琅道,“好,你隨我回去。”

他們一而再、再而三的來挑釁。

她若是一直逃避下去,。

隻會讓他們更猖狂。

既然都不讓她好過。

那就誰也不想好過了!

葉雲洛說完這些,將梁上飛等人叫了進來,和他們吩咐了些事。

就坐上馬車和慕宴琅跟著葉岩去了葉將軍府。

葉將軍府。

當王若娘聽說,葉岩居然將葉雲洛接回來了,還把慕宴琅一起帶回來的時候,她緩了好一陣才望向那個彙報的丫鬟道,“你再說一遍?”

“夫人,老爺將大小姐接回來了。”

“還有,琅王也跟著一起來了。”

王若娘再次聽到這話,一屁股坐到了凳子上。

怎會如此?

她還以為葉岩出去,是去找葉雲洛算賬,替葉玥出氣的呢。

他居然還將那個小jia

人接回來。

他還忘不了那個小jia

人的娘嗎?

與此同時,甦醒過來,本還氣憤不已的葉玥。

一得知慕宴琅居然會來將軍府住。

立即原地複活,將剛纔的不愉快都丟到了一邊。

衝著她的丫鬟小南就道,“快,給本小姐將本小姐最漂亮的衣物都拿出來。”

“是,小姐。”

葉岩將葉雲洛和慕宴琅兩人的屋子,一個安排到了東邊,一個安排到了南邊,就算走路都需要走一盞茶的功夫。

慕宴琅一得知此事,也不理會葉岩的臉色。

直接就占據了葉雲洛屋子旁邊的那間屋子。

他本來就是來保護雲洛的。

讓他住的離雲洛那麼遠。

他還怎麼保護她?

葉岩心裡不高興。

但也不能對慕宴琅表現出來。

最後,也隻能由著慕宴琅。

葉雲洛這次來,隻帶了香兒一人過來。

而慕宴琅則是獨自一人來的。

司徒被嫌礙事,被丟到琅王府好久了。

香兒在屋裡整理著床鋪和行禮。

有些不解。

葉雲洛為何還要回來。

要是她,她是這輩子都不想再踏入這個地方的。

即便,這裡有很多她的回憶。

有很多她難以忘記的人的回憶。

葉雲洛坐在床上,望著附近的佈置和擺設。

這間屋子,是她出嫁前居住的地方。

一回到這裡,熟悉感就撲麵而來,但也莫名的有些壓抑。

一種說不定道不明的壓抑。

就在這時,外麵傳來了一陣輕微的敲門聲。

葉雲洛望向了門口。

香兒一愣,走到門口,打開了房門。

就瞧見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走了進來,還望著她道,“香兒,大姐在屋裡嗎?”

香兒看著眼前的少年,猛然想起,這應該是葉衛。

四年不見,他都長這麼大了。

“小姐在屋裡,三少爺快進來吧。”

葉衛走進屋裡,一眼就瞧見了坐在床上,挺著個大肚子的葉雲洛。

他望著葉雲洛的肚子有些驚奇。

但很快就收回了視線,很有禮貌的對著葉雲洛行了個禮。

葉雲洛看到眼前的少年,在記憶力搜尋了一圈,露出了一抹笑容,“小衛。”

葉衛見葉雲洛還記得他,很是高興。

剛纔的拘謹也少了一半。

抓了抓頭,笑道,“大姐。”

兩人剛打了招呼,還未正式說話,門外再次響起了葉玥的聲音。

葉衛聽到葉玥的聲音,就知道葉玥肯定是來找葉雲洛麻煩的。

他上前,就擋在了葉雲洛的麵前。

這下意識的舉動,倒是讓葉雲洛對這個印象中還是小蘿蔔頭的弟弟有了一絲好感。

葉玥冇闖進來。

她剛想闖,她的聒噪就將隔壁的慕宴琅引了過來。

她剛喜笑顏開的,完全忘了上午的事。

慕宴琅就再次將她丟了出去。

讓她好好的回憶了一遍。

對於這種女人。

慕宴琅是不想忍的。

王若娘剛趕過來,就瞧見葉玥像是被丟垃圾似的丟了出去。

還看到慕宴琅丟完人之後,還嫌棄的擦了擦手。

她的臉色瞬間就不好了。

上次,安竹卿的成親儀式上,她見過慕宴琅,也知道葉玥對慕宴琅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