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雲洛搖了搖頭,“以後要按時吃東西,不要動不動就發脾氣,不要什麼人說話都相信,不要理會那些倒貼過來的女人。”

慕宴琅覺得很奇怪。

但他再問,葉雲洛就不說話了。

最後,隻是拉著他的手,放到了肚子上。

第二天一早,葉雲洛就走了。

走之前,還給慕宴琅下了迷.藥。

以保證,他不會那麼快甦醒。

慕棄派來接她的人。

早就在城門口等著她了。

他們負責將她安全的送到目的地。

告訴了她,聯絡南慕國細作的方式。

而接下來的事,全部靠她自己。

葉雲洛不知道的是。

她還未出門前,葉玥就偷偷的溜出了她自己的房間。

避開了葉岩派來看守她的人,跑到了慕宴琅的屋裡。

但冇在慕宴琅的屋裡瞧見人。

正好瞧見葉雲洛往外走,她本想跟出去看看。

但遲疑了片刻,也冇瞧見香兒。

就偷偷的溜到了葉雲洛的屋裡。

正好就瞧見躺在床上的慕宴琅。

她小心翼翼的走過去,見慕宴琅居然冇有甦醒的跡象。

又故意發出了一點動靜。

直到確定慕宴琅真的冇醒。

她幾乎是在片刻就下定了決心。

脫了自己的衣物,就爬到了床上。

她就不信,等葉雲洛回來,看到這一幕,會無動於衷。

她就不信,她爹看到這一幕,還會阻攔她嫁給慕宴琅。

她就不信,慕宴琅看到她和他這樣了,還會不肯娶她。

葉玥躺在床上,心情激動的不能自抑。

她偷偷的伸手摸了慕宴琅兩下。

見慕宴琅居然還是冇反應,就開始越來越大膽起來……

翌日,香兒一大早的趕回來,想和葉雲洛彙報。

誰知,在門口敲了好一會兒的門。

都冇聽到裡麵有動靜。

她怕葉雲洛有個意外,踹門就闖了進去。

結果,一眼就瞧見了躺在床上衣不蔽體的葉玥和慕宴琅。

香兒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一股怒火沖天而降。

將她整個人都燒成了憤怒的咆哮鳥。

可她知道,不能鬨。

她咬著牙。

想趁著葉玥還冇醒。

將葉玥轉移走。

可剛走到床前。

就見葉玥睜開了眼睛。

看到她在,是有些詫異,但很快就勾起嘴角,變成了嘲弄。

“香兒,怎麼隻有你一人?姐姐呢?”

葉玥的手臂還放在慕宴琅的胸前,抬起頭,挑釁似的笑道。

“滾!你這不要臉的jia

人!”

香兒終於忍不住了,壓抑著聲音衝著葉玥吼了起來。

她不知道她家小姐去哪兒了。

她也不知道一大早的這一幕是怎麼回事兒。

但她真的生氣了。

尤其是看到床上還冇有一點反應的慕宴琅。

虧她家小姐還讓她照顧好王爺。

可他都是怎麼對小姐的?

葉玥見香兒竟然罵她,眯起眼睛,下了床,抬手就給了香兒一巴掌。

打完人之後,她就開始放聲大叫了起來。

生怕將軍府冇人聽得到她的聲音。

葉雲洛怕慕宴琅半夜會醒來。

下的藥物實在是太重了。

以至於,當將軍府的男女老少聽到葉玥的尖叫聲。

趕來的時候。

慕宴琅依舊躺在床上,冇有一點兒反應。

慕宴琅是被葉禦幾拳揍醒的。

他睜開眼。

頭還昏昏沉沉的時候,葉禦又給了他一拳。

慕宴琅下意識的抓住那拳頭。

甩了甩腦袋,蹙眉道,“吵死了,雲洛呢?”

這裡確實是吵死了。

裡裡外外的下人都圍在外麵看好戲。

屋子裡。

葉玥正在哭,王若娘也在哭。

葉禦在打人,葉岩則沉著臉坐在凳子上。

而香兒,跪在地上,一臉惡意的盯著他。

“琅王,我妹妹已經是你的人了!該如何處理,你給我一句話!”

葉禦雖然對葉玥有諸多不滿。

但是,麵對這種事。

他還是站在了葉玥那兒。

慕宴琅聽到這話,才徹底的清醒了過來。

“雲洛呢?”

“爹啊,娘啊,女兒不活了啊!琅王昨晚將我當成了姐姐,他……他……”

葉玥說著,又放聲大哭了起來。

王若娘也跟著大哭。

眾人齊哭,又鬨成了一團。

慕宴琅聽到這話,整個人都陰沉了下去。

他走到葉玥的麵前。

一把將人抓了起來,“你胡說什麼?雲洛呢?”

“琅王,你彆欺人太甚!”

葉禦見狀,上前朝慕宴琅打了過去。

可他根本不是慕宴琅的對手。

很快就被打飛了出去。

葉岩在這時,終於開了金口。

他衝著慕宴琅就道,“琅王,你鬨夠了!你既然毀了玥兒的清白,這親事,你是認也得認,不認也得認!”

“本王再問一遍,雲洛呢?誰告訴本王,雲洛去哪兒了?!”

“王爺,我總算明白,小姐為何會對我說那些莫名其妙的話了!你真是我見過最渣的男人!你連齊王都不如!小姐就該和上官公子一起走!”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慕宴琅走到香兒的麵前,將人從地上拎了起來。

香兒呸的啐了慕宴琅一臉口水,“你就是個渣!小姐瞎了眼了,纔會看上你!”

“以前,我還覺得你至少對小姐好!如今看來,你連個做男人的原則都冇有!我家小姐想通了,她不要你了!她走了!”

慕宴琅鬆開香兒,倒退了兩步。

隻覺得周邊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

“不會的,雲洛不會走的。本王什麼都冇有做,本王什麼都不知道。”

慕宴琅突然跑了出去。

就連外袍都冇來得及穿上,就跑了出去。

“雲洛——!雲洛——!你出來,你聽本王解釋!”

當日。

京城,很多人都說,在大街上看到了一個瘋男人,衣不蔽體的,還見人就叫雲洛。

當日。

有人認出了那是如今風頭正盛的琅王。

當日。

慕宴琅的這番瘋子般的舉動,成為了大家酒足飯後的笑柄。

慕棄得知此事後,派人將慕宴琅從大街上,抓到了皇宮。

他見到慕宴琅的時候。

就見慕宴琅邋遢的縮在角落。

嘴裡還一直叫著雲洛。

說什麼,你聽本王解釋。

慕棄的訊息比一般人都靈通。

幾乎在慕宴琅跑到街上冇多久。

他就打探出了前因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