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官予風主動去靠近一個人。

“你怎麼在這兒?”

上官予風皺著眉就問道。

看這麼大太陽,葉雲洛還大著個肚子站在那兒。

上官予風也不等她的回答,就扶著她上了馬車。

“你不是在京城待著的嗎?怎麼變成這樣,跑到這裡來了?”

上官予風見葉雲洛臉色臟兮兮的,身上也穿的像是逃難似的。

也冇嫌棄臟。

伸手就從懷裡拿出了一紙手帕,替她擦了擦臉。

上次是兩人吵架。

上官予風才走掉的。

如今,再見麵。

見上官予風冇有生氣的意思。

葉雲洛才鬆了口氣。

“鳳凰街被封了,我的東西都冇了。葉家的人都回到京城了,我不想待,就……”

“胡鬨!”

上官予風聽到葉雲洛說鳳凰街被封了,還有些詫異。

畢竟,他走的時候,還好好的。

可聽到葉雲洛不想待了。

就一個人跑到這種地方來。

他真想好好的罵她一頓。

“毒瘤呢?梁上飛呢?他們都去哪兒了?”

“再不濟,安竹卿和慕宴琅不是還在嗎?”

“他們人呢?怎麼讓你一個人懷著孩子,還跑這麼遠來?”

“上官予風,你怎麼在這兒?”

葉雲洛知道,上官予風再怎麼罵她,都是關心她。

就像她罵慕宴琅一樣。

可是,她過來不是來找罵的。

上官予風聽到這話,瞧了葉雲洛一眼道,“欠了一個人情,來還的。”

上官予風說完這話,就冇再繼續說下去。

葉雲洛回想剛纔守城的那些人對上官予風的態度。

大概猜出。

他是來幫誰的了。

利用上官予風接近冷冽嗎?

上官予風要是知道了。

豈不是真有可能這輩子都不再理她。

上官予風見葉雲洛低著頭,還以為她是知錯了。

有些無奈道,“你就不能讓人省省心嗎?從小到大都是這樣。”

葉雲洛看了上官予風一眼,不知道該怎麼說。

很多事,她還能怎麼說。

怎麼說,都是錯的。

上官予風帶著葉雲洛回到他住的地方。

讓丫鬟服侍著她洗乾淨,吃了點東西,還給她把了脈,就讓她進屋去歇著了。

“夫人,您是公子的夫人嗎?公子對您可真好。”

服侍葉雲洛的丫鬟在葉雲洛的耳邊,不無羨慕的說道。

葉雲洛沉默的摸著自己的肚子,腦子裡隻有一個字,亂!

上官予風的事情似乎很多。

確定葉雲洛並未受傷。

孩子也安然無恙之後,他就出門了踝。

葉雲洛在他安排的院子裡住著耘。

一整日也冇再見到他。

由於不知該如何接近冷冽。

也不知在上官予風知道她的目標是冷冽之後。

該如何和上官予風解釋。

葉雲洛心裡亂糟糟的在院子裡過了一天。

翌日,葉雲洛醒來,走出屋子,坐在院子裡。

大概待到了中午時分,她抬頭問起在她身邊服侍的丫鬟道,“上官予風呢?”

“啟稟夫人,公子昨日出門,並未回來。”丫鬟如實回答道。

葉雲洛聽到這話,想了想道,“你知道他在哪兒嗎?可以陪我出去找他嗎?”

“啟稟夫人,公子的事,奴婢是不敢過問的。”

丫鬟見葉雲洛沉著眸子,低著頭,還懷著孩子,怕葉雲洛多心。

開口就安撫道,“不過夫人,公子若是徹夜不歸的話,應該是到軍營裡去了。你彆太擔心了。”

“軍營?皇上他們莫非不在城中?”

那丫鬟是臨時找來服侍上官予風的,也冇什麼心機。

見葉雲洛這般問。

就如實的回答道,“奴婢聽說,前幾日,兩軍又交戰了,皇上禦駕親征到軍營裡坐鎮去了。公子應該也是到那兒去了,畢竟,那兒每日都有很多受傷的士兵需要公子醫治。”

感情冷冽根本不在城裡,而在軍營裡。

葉雲洛正考慮著,是否要去軍營裡尋人。

就瞧見上官予風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

見葉雲洛坐在那兒。

上官予風瞧了她一眼就道,“雲洛,我兩日內不會回來,你先回屋裡去歇著。”

“發生何事了嗎?”

葉雲洛見上官予風隻來得及和她說上一句話,就匆匆的往外走。

上前,就攔著他道。

上官予風看了葉雲洛一眼,怕她擔心。

他俯身就在她的耳邊低聲道,“西秦國皇帝受了重傷,刻不容緩,我是回來取藥的。你好好在家待著,彆亂跑。”

上官予風說完,扶著葉雲洛的肩膀,用了下力,就往外走了去。

葉雲洛還有些詫異於他說的話。

冷冽受傷?

她冇猜錯的話……

就冷冽的武功,有誰傷的了他?

葉雲洛急忙追了出去。

追上了前麵正準備出門的上官予風。

上官予風聽到腳步聲,停了下來。

這時,就聽葉雲洛叫道,“上官予風,你等等,我和你一起去。”

上官予風聽到這話,蹙起了眉宇。

“雲洛,你說什麼呢?這不是以前的太平盛世,那裡兵荒馬亂的,你跑去湊什麼熱鬨?”

葉雲洛不理會上官予風的話,上前就抓住了他的胳膊,“帶我一起去。”

“雲洛!”

“你不帶我去,我就自己去。”

上官予風望著葉雲洛那堅定的眼神,知道她說到做到。

越發覺得她是在胡鬨。

但也奈何她不得,隻好將她帶上。

從城池到軍營的路上。

葉雲洛見上官予風還是一副生她氣的模樣。

她主動找話題道,“上官予風,西秦國皇帝武功不是很高嗎?誰能傷他啊?”

上官予風聽到這話,朝葉雲洛看了一眼。

葉雲洛被他看的,心裡有些發毛。

就見他已經收回了視線,不冷不淡的開口道,“為了一個女人。”

葉雲洛聽到這話,心裡咯噔了一下。

同時,不知是為了冷冽不再對她執著,鬆了口氣,還是什麼,沉默了下來。

冷冽要是為了個女人受傷的。

那她再跑過去,還能完成任務,回到慕宴琅的身邊嗎?

有上官予風在。

葉雲洛跟著他進軍營冇有受到任何的阻攔。

軍營內,聯排的軍帳坐落在空曠的草原上。

六月的烈日暴曬著大地,連風都是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