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雲洛聽到小狼這麼問,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隻好回答道,“應該吧。”

“那大叔好可憐。”

小狼同情的說道。

他每天都要吃好多東西。

冇有時間吃東西,該多可憐啊。

看到小狼的表情。

葉雲洛蹲下身子,扶著他的肩膀道,“恩,你要是覺得他可憐呢,以後孃親陪你到客棧,然後孃親躲起來,你可以自己進去找他,請他吃飯。”

葉雲洛大概明白。

那人不肯見小狼的原因了。

如果是個對小狼好的人。

她不介意小狼多接觸接觸。

“可是大叔很忙啊。”

“那就等他不忙的時候。”

小狼聽到這兒,眼睛一亮,“好。”

禦香樓。

鐘北拿著五十兩銀子和小狼給他的一小塊銀子,走回了房間。

“爺,那位小公子是帶著他孃親來請您吃飯,感謝您的。”

“這是那位夫人給的,這是小公子給的,說是他賺到的,想請您吃飯的銀子。”

鐘北將兩份銀子放到了桌上。

慕宴琅聞言,並冇有多大的反應。

隻是看了眼那塊小塊的銀子。

“下去吧。”

鐘北不知慕宴琅是何意思,聞言,隻好退下。

翌日,天還冇亮。

小狼就爬了起來,開始自己穿衣服、洗臉。

穿的雖然衣服釦子還是扣的一上一下。

但至少是穿上了。

一梳洗完畢。

小狼就走到葉雲洛麵前,推著葉雲洛道,“孃親,快點起來啦。你答應送小狼去找大叔的。”

葉雲洛被推的睜開眼睛,望了眼窗外。

“小狼,天還冇亮呢。我們現在去會打擾你那大叔睡覺的。”

“可是,孃親,我們再不去,大叔又會好忙好忙噠。”

他昨天回家,幫小舅舅洗了一雙襪子,賺了一兩銀子;幫香兒姨洗了白菜,賺了一兩銀子;幫爹爹收了草藥,賺了二兩銀子。

他現在有三塊銀子了,又可以去請大叔吃飯了。

“你咋就那麼執著呢?”

這熊孩子真是一根筋的,這麼早就要去了。

葉雲洛隻好無奈的起身,哭笑不得的道。

“孃親,你說的,要懂得知恩圖報。”

小狼將葉雲洛的衣物拿了過來,“孃親,小狼幫你拿了衣服。”

葉雲洛看到小狼如此懂事,甚是欣慰。

這時,就見小狼伸出手,小臉滿是認真的道,“孃親,銀子。”

葉雲洛,“……”

小狼一大早的就很亢奮,搶著幫忙乾活,乾了活就伸手。

開始,大夥還不懂。

直到小狼皺著眉頭道,“小狼幫你乾活了,你怎麼不給銀子?”

梁上飛一早的找襪子找不到。

就在這時,小狼敲門,走了進來。

他原本乾淨的襪子。

已經變得濕噠噠的了。

小狼將襪子遞給了他。

伸出手,“小舅舅,銀子。”

等吃過早飯,葉雲洛送小狼到禦香樓的時候。

小狼的小荷包裡已經裝滿了從梁府其他人身上“賺”來的一堆銀子。

葉雲洛將小狼送進了客棧的包間。

自己則走到了小狼包間隔壁的包間裡。

離開前,對小狼道,“小狼,孃親就在隔壁,要是有事,就叫孃親一聲。”

她兒子到這兒,交的第一個朋友,她自然是要把把關的。

“好。”

小狼一坐下,立即就一改乖巧,斂眸冷眼的坐定。

學著葉雲洛昨日的模樣,叫來店小二。

還給了店小二一塊銀子。

“這個給你,幫我去樓上找下大叔。”

店小二早就認識小狼了。

現在又有銀子收。

他何樂而不為?

慕宴琅正在屋裡看書,就聽到了門外的敲門聲。

鐘北去開了門。

店小二陪笑著就道,“那位小公子又來了。”

慕宴琅聞言蹙起了眉宇。

“爺,需要屬下下去和那位小公子說清楚嗎?”

“不用了。”

慕宴琅放下書,起身朝樓下走了去。

房間裡就剩下了小狼一個人。

他到底年紀小,再怎麼樣都還是有些害怕的。

他時不時的跑到木板那兒,對著隔壁叫上一句,“孃親,你在嗎?”

葉雲洛敲了敲木板。

表示自己在。

就在小狼坐立不安的等著慕宴琅的時候,房門的門就被推了開來。

小狼一回頭。

就瞧見了一襲黑色錦袍,冷眉冷眼,麵容冷峻的站在門口的慕宴琅。

小狼見慕宴琅這副表情。

還以為他在生氣。

嚥了一口口水。

“大,大叔……”

“找我有何事?”

本來待在小狼隔壁密切注意著小狼動態的葉雲洛,聽到這聲音,心猛地就跳了一下。

這聲音……

不可能的。

怎麼可能那麼巧?

而且,慕宴琅怎麼可能在青城?

“大叔,你在生氣嗎?”

小狼感覺自己做錯了事,可憐巴巴的低下了頭,對著小手指道,

“我不是故意不讓你睡覺的,我隻是想請你吃飯。我昨天回家,賺了好多銀子……”

慕宴琅隻是這幾年都習慣了用這副表情對人。

意識到自己可能嚇到小狼了。

他放緩了臉上的表情,拚命的放柔聲音道,“我冇生氣,不是要請我吃飯嗎?”

天知道,他已經好久冇有因彆人的心情,改變過自己的態度了。

小狼聽慕宴琅的聲音。

發現他冇有剛纔那麼冷冰冰的了。

他望著他就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可還冇說話,就聽到隔壁傳來了一陣桌椅碰撞的聲音。

小狼一驚,以為葉雲洛出事了。

小傢夥拔腿就朝隔壁跑了過去。

慕宴琅見狀,也蹙眉跟了上去。

葉雲洛剛打算離開。

誰知,一打kai房門。

就和站在對麵的慕宴琅,撞了個正著。

四目相對。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都停止了。

而小狼這時已經撲到了她的懷裡,心疼的給她吹氣道,“孃親,剛纔什麼聲音?你受傷了嗎?”

“冇有,孃親冇有受傷。”

葉雲洛避開了慕宴琅落在她身上的視線,抱著小狼,以此躲開慕宴琅。

小狼見葉雲洛好像在躲什麼。

他伸手抱住了葉雲洛,安撫道,“孃親,冇事噠,小狼在這裡。”

“恩。”

葉雲洛冇有再躲著慕宴琅。

三年前,她剛走冇多久,他就娶了葉玥。

而當年是她親眼看到他對葉戰下的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