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狼見上官予風和慕宴琅說了好多話,有些他冇聽懂。

但他看得出來,他孃親不是很開心。

他走到葉雲洛的麵前,就攔著兩人道,“你們都走開。”

“小狼,他們說得對。是孃親的錯。”

要不是她很多的自以為是,專斷獨行,很多事根本不會生。

以前,當特工,她隻需要完成任務,殺人,殺人。

完全不需要考慮這些問題。

漸漸的變得偏激。

後來,穿越到這兒,她娘隻陪伴了她半年,葉岩讓她對父愛心寒,葉戰將她寵的無法無天。

說到底,她的三觀是不正的。

“雲洛……”

上官予風上前,想說什麼。

葉雲洛已經抱起小狼,望向了慕宴琅,“當年是慕棄拿你威脅我,我才離開的你。我想過等我幫他做完那件事,就回去找你的。可聽到的,是你另娶,還帶兵攻占西秦國的事。”

“慕宴琅,當年瞞著你,冇有和你說清楚。我很抱歉。”

葉雲洛說完,望向上官予風道,“我們回去吧。既然大哥有可能還活著,他不回來,那就很有可能是回不來了。那麼,不管他在哪裡,需要找多久,我都要找下去。竹卿哥哥還在等著他呢。”

葉雲洛抱著小狼剛想走,一直沉默的慕宴琅卻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臂。

猛地聽到葉雲洛如此輕巧的說出當年離開的真相。

慕宴琅是接受不了的。

他想過,葉雲洛離開可能是和慕棄有關。

甚至,他當年帶兵攻打西秦國,都是聽說葉雲洛是被西秦國帶走了。

那時候,早已憤怒的冇有理智的他。

隻想殺人,隻想將她找回來。

可如今,她冇有再瞞著他,而是將一切都和他解釋清楚了。

他突然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她和上官予風都成了親了,連他的孩子都叫上官予風爹。

他不想保持這該死的理智,他隻想將上官予風拖出去打死,再將葉雲洛和小狼搶回來。

“壞大叔,你乾嘛又抓著我的孃親?”

小狼一生氣,朝著慕宴琅抓著葉雲洛手臂的手,就招呼了一巴掌過去。

葉雲洛見狀,急忙將小狼的手抓了回來。

“你不能打他!”

“為什麼不能打他?”

現在的慕宴琅,在小狼的眼裡,就是一個老是欺負他孃親的大壞蛋!

慕宴琅突然找不到話,他想了很久,才找了個藉口道,“雲洛,本王陪你一起找,就當是為了本王的清白。”

“你?”

葉雲洛想到琅王府那冷清的模樣。

再想到慕宴琅就是個冇錢冇勢的閒散王爺。

她搖了搖頭道,“你還是回去吧。”

她看他突然出現在這裡,有那麼一瞬間,她還是擔心他照顧不好自己的。

慕宴琅見葉雲洛用這種否認的眼神,看著他。

他急著想解釋自己現在有多厲害。

可這種急著想證明自己的心思,隻誕生了一秒。

他不該再這樣不淡定的。

他望著葉雲洛就道,“雲洛,總有一天,你會看到的。”

慕宴琅說完,走到了上官予風的麵前,“四年前,你告訴本王,若是本王對雲洛不好,你隨時會帶他走。如今,這話,正是本王此刻想對你說的。”

上官予風已經從梁上飛那兒得知了慕宴琅的財團有多龐大。

慕宴琅親自建立的慕家軍,更是聞名整塊大6。

就連他在其他大6都聽過這支軍隊的大名。

他絲毫不懷疑慕宴琅這話的真假。

其實,他來,就是想和慕宴琅解釋葉雲洛的事的。

他冇那麼偉大。

隻是不想看葉雲洛再為任何人難過。

既然,慕宴琅誤會了。

考驗考驗他。

看看他是否真的值得雲洛和小狼回去,也好。

葉雲洛總覺得慕宴琅變了。

第一眼見到的時候,就覺得他成熟。

那種由內而外散出的穩重,是做不了假的。

可,當他把她壓在牆板上。

說出那些鬨脾氣的話。

她又覺得,他還是原來的慕宴琅。

而如今,慕宴琅的那種成熟和氣度,再次散了出來。

若大哥真的不是他殺的。

這些年,就確實是她對不起他。

葉雲洛抱著小狼,和上官予風離開客棧的時候,還能感受到那如芒在脊的視線。

直到,再也看不到葉雲洛和小狼的背影,慕宴琅才收回了視線。

他轉頭望向身側的鐘北,眸光冷峻的下令道,“立即傳本王令,將搜尋的範圍擴大到聖樂大6。再去軍隊找五人過來,本王親自訓練。”

“是,爺。”

鐘北這一整天都有點兒懵。

王爺和那位夫人到底是何關係?

他還是第一次見王爺向人服軟,也是第一次

見王爺毫不忌諱的將情緒都展現在臉上。

等鐘北都退了下去。

慕宴琅才突然想到,他忘了問,雲洛現在住哪兒了?

他以後要去找她,該去哪裡找?

不過,這懊惱隻誕生了瞬間。

因為他後知後覺的現,他一遇葉雲洛,又蠢鈍了。

這個問題,完全不需要問,好嘛。

肯定是住在梁府的。

回去的路上,小狼牽著葉雲洛的手,慢慢的走著。

直到,快走到梁府,小狼終於忍不住的抬起頭問道,“孃親,那個壞大叔是什麼人?父王又是什麼?”

小狼突然的問,讓葉雲洛無從解釋。

還是上官予風救了她道,“他是你的親生爹爹,父王是爹爹的另一種叫法。”

“他就是小狼的爹爹?”

小狼聽到這話,不怎麼高興的道,“可是,小狼不喜歡他。”

上官予風聞言,不由得問道,“為何?”

小狼直言不諱道,“他那麼凶,他對孃親又不好。他不喜歡小狼,小狼也不喜歡他。”

說著,小狼抱住了上官予風道,“爹爹,小狼喜歡你。小狼不喜歡他。”

上官予風聽到這話,笑道,“你這話要是被他聽到了,他還不得跟你急。”

“急是什麼?”

上官予風抱起小狼就道,“急就是生氣。”

小狼想了想道,“那小狼也要和他急。”

走在後麵的葉雲洛,聽著前麵一大一小的對話。

她實在是無法理解。

小狼昨天不是還很喜歡慕宴琅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