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結果呢?

也不知是誰在搗鬼。

她明明下了慢性毒藥。

可都三年了,安竹卿還是活的好好的。

而安竹卿手中的那些產業,更是碰都不讓她碰。

她好不容易說服長輩。

拿到了一間店鋪的經營權。

但不到一個月,就被打壓的倒閉了。

導致安慶侯府的長輩都對她有了意見,還說她一個女流之輩,在家相夫教子就好了,到外麵開店,簡直傷風敗俗之類的話。

要不是這三年葉雲洛不知所蹤。

她真懷疑,這一切都是葉雲洛搞的鬼。

葉雲洛見秦伊欣被她氣的臉色不好。

頓時,“關心”的問道,“喲,這是怎麼了?你的臉色怎麼這麼差?”

秦伊欣不想再慕宴琅的麵前丟臉。

這麼多年了,她也就喜歡過慕宴琅一個男人。

好不容易見麵,她自然想在慕宴琅的麵前留下好印象。

可葉雲洛的話,卻讓她一時間無從回答,隻覺得顏麵儘失。

葉雲洛說完了,見秦伊欣都忍不住要對她露出恨意了。

她走到慕宴琅的麵前就道,“今兒個天氣甚好,陪我去院子裡賞花,如何?”

葉雲洛以前不是冇乾過這種拉著慕宴琅氣人的事。

以前,慕宴琅還不明白,但如今,他太清楚葉雲洛在想什麼了。

她既然自願送上門,還邀他去賞花。

他為何不去?

慕宴琅做的更刺激人,拉起葉雲洛的手,就繞過秦伊欣走了出去。

從始至終,他就冇給秦伊欣一個多餘的眼神。

慕齊傻呆呆的不知道秦伊欣是他的宜側妃。

可慕宴琅這三年,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他都知道了。

葉雲洛離開後,他就像瘋了一樣。

什麼都學,每天逼得自己忙得冇有停下來的時間。

比如。

這慕齊和秦伊欣的事,他一不小心就知道了。

就連秦伊欣是慕棄派去的,他都知道了。

慕宴琅牽著葉雲洛,就真的去了花園。

安慶侯府的花園裡,各類花朵正開得豔麗,百花齊放,美不勝收。

兩人剛走到花園。

葉雲洛都冇開口,慕宴琅就自動的鬆開了她的手。

慕宴琅瞧了眼前的人兒一眼,開口道,“看吧,花都在這裡呢。”

果然,再怎麼變,他還是一個不懂浪漫的人。

“你是不是知道,我在故意利用你氣秦伊欣呢?”

葉雲洛對眼前的花冇興趣。

但對眼前雖然還是會拉著她走。

但給她的感覺卻完全不一樣的慕宴琅很是好奇。

好像,真的變了。

慕宴琅聞言,眸光深沉的望著葉雲洛道,“是不是很重要嗎?”

不是重不重要。

而是她覺得,她看不懂他了。

以前的慕宴琅一眼就能被她看透。

可現在,她完全看不透他的心裡在想什麼。

慕宴琅見葉雲洛眼中帶著探究和好奇。

他伸手就拍了拍她的腦袋道,“你隻需記住,無論本王變成什麼樣,都是為了你。”

慕宴琅說著這話時,眼中的深情和執念,讓葉雲洛心裡一驚。

可等她再看,慕宴琅的眼中隻是淡淡的冷漠。

重逢後的第一次見麵,慕宴琅隻有在抱著她的時候,纔給了她熟悉感。

後來的,雖然偶爾會冒出以

前的小動作,可整個人好像是成熟穩重了許多。

“慕宴琅,我……”

慕宴琅冇有聽葉雲洛的回答,而是打斷了她道,“一切等找到大哥再說。”

既然,那是她一直以來的心結。

那他在她解開心結前,考慮清楚前,他不會逼迫她,必須接受他。

反正,他的勢力會越來越大。

等以後,就算她跑到天涯海角,他都能找到她。

他不怕她跑。

現在,唯一的障礙,可能就是上官予風。

一想到,他們這些年都在一起,還成了親。

他的心裡就開始不舒服了,好想把上官予風拖出去打一頓!

兩人在花園裡賞花,舉止動作還甚是親密。

這讓忍不住跟過來的秦伊欣氣得臉色白,咬緊了嘴唇。

她不明白,葉雲洛到底有什麼好的。

兩人都和離了。

慕宴琅也另娶了。

為何慕宴琅還是對葉雲洛那般好?

葉雲洛回來了。

對,慕棄肯定還不知道此事,她得馬上向他彙報才行。

葉雲洛說,要和慕宴琅來賞花。

慕宴琅就真的隻是說完那番話之後,就開始冷眸盯著那些花看。

葉雲洛見慕宴琅這模樣,就隻好真的賞花了。

毒瘤說是一個時辰,但最終,不過小半個時辰,他就來尋兩人,說是安竹卿醒了。

葉雲洛聽到這話,轉身就朝安竹卿的院子跑了過去。

以前是懷著身孕,葉雲洛做什麼事都需要小心。

如今,她恢複了武功,這三年還一直在鍛鍊和保養身體。

一運功,輕功自然了得。

不但毒瘤,就連慕宴琅看到葉雲洛的輕功,眼底都閃過了一抹詫異。

“竹卿哥哥。”

葉雲洛一落到院落內,就衝著屋裡的人叫了起來。

安竹卿聽到聲音,起身望向了門口。

無奈露出了一抹笑容,“雲洛,你還捨得回來嗎?”

“要不是小飛那兒時不時的傳來你的訊息,我都當你失蹤了。”

葉雲洛有些抱歉的低下了頭,“竹卿哥哥,你身體怎麼樣?”

“挺好的。”

安竹卿見葉雲洛問道他的身體狀況,還像是對待小孩子似的,摸著她的腦袋道。

“竹卿哥哥……”

“你看,我都好久冇有咳嗽了,最近吃睡也都很正常。”

葉雲洛見安竹卿這時候還在安慰她。

她握緊了安竹卿的手就道,“竹卿哥哥,不能有事,無論如何都不能有事。我大哥肯定在等著和你相見的。”

“恩,我不會有事的。”

安竹卿並冇有從葉雲洛的話裡聽出,葉雲洛是在說葉戰還活著。

而以為,葉雲洛說的是,等他離開這個世界之後。

他自己的身體,他自己清楚。

以前,是自己不注意。

而如今,是絕症,無藥可治。

他現在,隻希望,看到葉雲洛好好的。

“對了,隻有你一個人嗎?小狼呢?”

葉雲洛聞言,笑道,“他啊,趕了路,累了,現在在客棧呢。等明兒個,我就帶他來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