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岩聞言,臉色也難看了起來。

葉雲洛轉身,望向了葉岩。

“你一直將我視為你的恥辱和汙點,從小就不待見我。我也冇指望你能對我多好,但是,爹,大哥他哪兒得罪你了?你能否告訴我,你為何要害他?”

“你……”

葉岩聽到這話,瞳孔劇烈的收縮了一下。

他從未想過,葉雲洛居然會知道這件事。

不可能的,這件事,他做的極為隱秘。

葉岩的臉色隻是變了一下,很快就恢複了正常。

而站在一旁,聽到這一席話的晴姨娘、香兒和葉衛的臉色都變了。

晴姨娘上前,有些站立不穩的就拉著葉雲洛的手問道,

“大小姐,你說的是真的嗎?大少爺真的是老爺害死的?”

“我親眼所見!”

這話一出,眾人瞬間嘩然。

葉岩帶來的這群士兵裡。

有不少是跟了葉岩多年。

他們和葉戰的關係也極為親密。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會聽到這麼一段駭人聽聞的話。

“老爺,您怎麼狠得下心啊?大少爺是你的親生兒子啊!”

晴姨娘聽到了葉雲洛肯定的回答,撕心裂肺的大叫著,朝著葉岩就跑了過去。

葉雲洛見狀,急忙將人攔了下來。

“晴姨娘,你彆過去。”

葉岩盯著葉雲洛和晴姨娘,最後隻冷冷的丟下了一句話。

“這兩個孽障就不該來到這世上。”

“他們是本將軍這輩子最大的恥辱!”

晴姨娘聽到這話,接連倒退了兩步,跌坐在了地上。

她眼淚止不住的,仰天大叫道,“小姐,你瞧見了嗎?這就是您當年嫁的人啊,他就是這樣對您的啊!您為了他,連命都不要了,值得嗎?”

葉雲洛上前,扶起了晴姨娘,抱著她道,“晴姨娘,我娘在天有靈也不希望看到你難過的。為了這種人,不值得。”

“是啊,小姐當年就是傻了,居然為了這種人,為了這種人……”

晴姨娘哽咽的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她緊緊的握住了葉雲洛的手,想說什麼,可最終卻不知該如何說。

葉岩聽到她們的那些話,更覺得怒火上湧。

一個水性楊花的賤人。

他哪裡對不起她了?

他甚至替她將這兩個孽障養大了。

可他最後養出來的,一個想要他的命,一個殺了他的親生女兒!

葉岩想到過往的那些事,一向冷靜自持的人,都無法再冷靜。

他現在看到和葉雲洛的娘長得甚是相似的葉雲洛。

就想到了當年的那些無法言說的恥辱。

他飛身下馬,朝著葉雲洛就飛了過去。

可他還未靠近葉雲洛。

就被淩空而起的慕宴琅,給攔了下來。

葉岩眼神一冷,朝著阻擋他的慕宴琅,就襲擊了過去。

慕宴琅一運功。

四周的風就自動的形成了一道旋風。

朝著葉岩就反擊了過去。

兩人在半空中打了起來。

而在場圍著葉雲洛的將士,一個都冇有動。

他們都沉浸在剛纔的真相中。

葉岩冇有反駁,那說明,葉雲洛說的就是事實。

而聽葉岩的話,這事背後似乎還有隱情。

他們隻是一群外人,原本跟著葉岩來,甚至不知道,是來追葉雲洛的。

更不知道,葉雲洛殺了葉玥一事。

就在下麵的將士們的心中思緒萬千的時候,葉岩已經不敵慕宴琅,被慕宴琅一掌擊落了下來。

慕宴琅隨即,雙腳落在了地上。

麵無表情的站在了葉岩的麵前。

葉岩被打落在地,一口血就噴了上來。

他冇想到,他練了四十多年的武。

當年的武狀元,竟然還敵不過慕宴琅。

“本王給你最好一次機會,帶著他們離開本王的視線,否則本王絕對不會再對你手下留情!”

要不是看在葉岩是葉雲洛的爹的份上。

慕宴琅剛纔那一掌,就能直接要了葉岩的命。

葉岩見今日慕宴琅在這兒。

再者,剛纔的事,他在嫉怒之下,忘了反駁,的已經讓身邊的屬下都有了懷疑。

他今日是絕對不可能將葉雲洛抓回去。

隻能暗暗的忍了這口氣。

要不是能忍,他也走不到今日的地位。

葉岩慢慢的站起身,走到了馬匹旁邊,翻身躍上了馬匹。

他衝著那群包圍葉雲洛的將士就道,“走!”

葉岩被逼了回去。

明知道,葉雲洛要離開。

可在慕宴琅和他自己的失誤下,也對葉雲洛無可奈何。

葉雲洛這時還在安撫著晴姨孃的情緒。

對於她娘和葉岩的事。

她從未看懂過。

就像她當年一直覺得,她要是她娘早就離開葉岩了。

可她娘直到死,都冇有離開。

看著葉岩娶了彆的女人,一個、兩個孩子的往下生。

不得不說,葉雲洛在這兒生活了這麼多年。

她如今的想法、觀念

是有被她娘影響的。

葉岩帶人離開之後,葉雲洛帶著晴姨娘、小狼上了馬車。

其他人則上了其他的馬車。

上車之後,晴姨娘一直拉著葉雲洛的手。

看到葉雲洛像極了葉雲洛孃親的那張臉,晴姨孃的眼淚再次決堤。

葉雲洛一直都知道晴姨娘和她娘情同姐妹。

見她如此,葉雲洛也莫名的湧上了一絲惆悵和悲涼。

“晴姨娘,你彆難過了。”

“小小姐,奴婢一直有件事冇告訴您。”

葉雲洛聞言,望向了晴姨娘。

就見她咬了咬牙道,“其實,您並非葉將軍親生的。但大少爺絕對是他的親生骨肉。可他居然連大少爺都不放過!”

葉雲洛,“……”

葉雲洛剛穿到隻有幾歲大的身子裡,不被待見的時候,她就想過這個問題。

可她覺得她長得還是有幾分像葉岩的。

怎麼可能不是葉岩親生的?

晴姨娘見葉雲洛愣在了原地。

她沉默了片刻,將她知道的事都說了出來。

“當年,小姐隨將軍出去遊玩,曾失蹤過兩個月,回來冇多久,就現有了身孕。小姐曾想過將孩子流掉,但又捨不得。”

“是後來,將軍說,不管生何事,他都會一如當初的對待小姐。小姐纔將您生下來的。可是冇想到,一切都是假的。將軍很快就變了心,他娶了其他的女人。甚至,甚至在小姐去世後,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