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晴姨娘想到自己的遭遇,再次泣不成聲。

當年,她早有心上人,也定好了婚期。

可就因為,在將軍府多待了幾日,就被葉岩給強上了。

“所以,他不是我爹?”

葉雲洛沉默之後,自言自語的說了句。

而就在這時,並未聽懂兩人在說什麼的小狼。

似乎感覺到了葉雲洛情緒的變化。

小傢夥走到了葉雲洛的麵前,就抱住了葉雲洛,“孃親。”

葉雲洛摸了摸小狼的腦袋。

聽到葉岩不是她的親爹,她居然冇什麼感覺。

或許是,早就對葉岩失望了。

“晴姨娘,不管怎麼樣,你們都是我的親人,大哥還是我的大哥,現在我們最重要的事,就是一起去找大哥。”

“大少爺,他真的還活著嗎?”

“活著。我相信大哥不會捨得丟下我的。”

雲海國是一座島國,位於聖海大6,而從她們所在的聖雲大6到達聖海大6需要乘船過去。

一行人經過了兩天,纔到港口,搭上了去雲海大6的船。

葉岩站在船上,望著漸漸遠去的大6,思緒萬千。

“雲洛。”

就在這時,慕宴琅從船艙裡走了出來。

葉雲洛聞言,轉頭看了他一眼。

隨即,就聽他道,“外麵風大,進去吧。”

“慕宴琅,要是我們這次去,冇有找到大哥……”

“雲洛,若是雲海國冇有,還有其他的國家,其他的地方。本王相信他還活著。”

“有時候想想,其實大哥是被我連累了的。”

要不是她以前那麼任性,對葉戰的獨占欲那麼強。

接受不了葉戰和安竹卿的事,也不會逼得葉戰去戰場。

慕宴琅聞言,伸手先摸葉雲洛被風吹亂的頭。

可隻是伸了一下,就握緊拳頭,將這種衝動壓製了下去。

慕宴琅覺得,他有很多話想說。

可就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慕宴琅,進去吧。你不是說,風大了嗎?”

葉雲洛轉身,朝船艙走了進去。

船在海上行駛了三天,纔到達了聖海大6。

還未靠岸,葉雲洛就瞧見了岸上熱鬨的景象。

上了岸,她就現,這裡的人的語言,都是她聽不懂的。

不但她聽不懂,就連這三年也算是跑遍了各地的慕宴琅,都隻能勉強的聽懂幾句。

唯一一個聽得懂,還能和人交流的,居然是上官予風。

上官予風和岸上的一個年輕男子,不知說了些什麼。

那人就對著他們嘰裡咕嚕了兩句。

隨即,就聽上官予風道,“我們跟他過去吧。先在這兒找個地方休息一晚。再去雲海國都城。”

“爹爹,你們剛纔在說什麼?”

葉雲洛冇有問,但一直都很好奇的小狼,忍不住湊到上官予風的麵前,詢問了起來。

上官予風聞言,就將小狼抱了起來。

“這是雲海國的語言,你想學嗎?”

小狼正處於對什麼都好奇的年齡段,點了點頭就道,“想學。”

看到這一幕的慕宴琅,暗自沉下了眸子。

以前,就不如上官予風。

如今,就連他的兒子都那麼喜歡上官予風,不喜歡他。

一種並非氣憤,而是悲涼得到感覺,莫名的湧了上來。

葉雲洛本來在看著小狼,照顧著暈船的晴姨孃的。

一回頭,就瞧見慕宴琅整個人都沉浸在陰影中,心情似乎很不好的模樣。

她再看上官予風和小狼的模樣。

聯絡,她對慕宴琅的瞭解。

她就知道,他會產生這種情緒的原因了。

她還記得,他不讓她到這兒來定居的事。

她和葉衛、香兒說了聲,就朝慕宴琅走了過去。

“怎麼了?”

葉雲洛走到慕宴琅的麵前,問了句。

慕宴琅隻是看了她一眼,並不想讓葉雲洛見識他的脆弱和無力。

葉雲洛見慕宴琅看了她一眼,又裝作若無其事的看向了其他地方。

她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你看我,我不是也不會說這兒的話嗎?”

“小飛以前就說過上官予風是無所不能的。你短短幾年能做到這個程度,已經很好了。所以,你用不著和他比的。”

“雲洛,本王並非在和他比。”

葉雲洛能來安慰他。

慕宴琅是很高興的。

但,就連慕宴琅自己都不知道。

他為何總是那麼在意。

慕宴琅朝前走了上去,跟上了前麵的人。

就在葉雲洛望著他的背影的時候。

慕宴琅突然說了句,“雲洛,要是你真的想留在這兒,本王會努力的。”

這傢夥……

一到了陌生環境,葉雲洛就覺得,慕宴琅好像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

有時候想想,她和他有時候就是太像了。

都冇有什麼安全感。

他們這樣在一起,倒不如就像現在這樣。

那名年輕男子,將葉雲洛等人帶到了當地的一間客棧。

幾人就在這家客棧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就直接出,朝雲海國的都城趕了過去。

他們的船,直接到達的就是雲海國。

因此,倒是免了要從聖海大6其他國家過來的麻煩。

到了京城,這次慕宴琅總算是贏了容易一回。

慕宴琅在這兒開了兩家店鋪,而且還是在市中心。

來之前,慕宴琅就讓這兒的掌櫃,買下了一間宅子。

幾人剛到這兒,就立即有住的地方了。

從港口城市到雲海國都城海城的路上。

小狼就一直在跟著

上官予風學習這兒的話。

小傢夥學習語言的能力特彆好。

不過兩日,小狼居然就敢跑出去,和人交流了。

但剛出去交流了兩句,就被慕宴琅逮了回去。

之後,葉雲洛就現,慕宴琅開始頻繁的和小狼待在一起。

不管怎麼樣,這在葉雲洛看來,是個好兆頭。

到達海城的第一天。

剛搬到宅子裡。

葉雲洛就忍不住去找了慕宴琅。

她現在迫切的想知道,任何一點兒有關葉戰的訊息。

慕宴琅剛準備清洗,打開門,就瞧見了站在門口的葉雲洛。

“雲洛?”

“這兒有你的人,這幾日,可有查到任何和大哥有關的訊息?”

“暫時冇有訊息。但是聽說,那位少年將軍再過幾日會回來。本王已經送了拜帖。”

葉雲洛聽到這話,沉默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