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官予風自然也瞧見了那邊的兩人。

他看了一眼那個女扮男裝的女子,微微眯起了眸子。

見葉雲洛的臉色有些難看,他開口道,“回去還是過去?”

葉雲洛想過去和慕宴琅打個招呼的。

可不知為何,她說出口的卻是,“我們回去吧。”

慕宴琅是自由身。

她和他的關係也就是前任夫妻。

她有什麼資格管他和哪個女人在一起?

葉雲洛回到住處。

可心情還是很差。

小狼被上官予風帶過來,逗她開心。

她都是興致缺缺的。

慕宴琅直到當日傍晚纔回到住處。

葉雲洛知道他這個時間點纔回來之後。

她的心裡更覺得悶的厲害。

慕宴琅和其他人在一起,不再糾纏她。

她該覺得高興的,不是嗎?

是的。

她覺得不舒服,應該隻是因為怕慕宴琅給小狼找個後媽而已。

葉雲洛自己都無法用這個藉口將自己說服。

可就像慕宴琅無權過問她和誰在一起一樣。

現在的她也冇有資格過問慕宴琅和哪個女人在一起。

第二天,慕宴琅又是一大早的,就出了門。

早上出去,晚上很晚纔回來。

第三天,當葉雲洛得知,慕宴琅又出了門的時候。

她覺得她是瘋了,居然去跟蹤慕宴琅。

她易了容。

開始利用各種手段隱藏在人群人。

跟著慕宴琅一路走。

接下來,葉雲洛就看到慕宴琅和那個女扮男裝的女子在客棧見了麵。

兩人在那兒吃飯。

那女子長得唇紅齒白的。

笑靨如花的就靠近了慕宴琅。

還往他的酒杯裡給他倒酒。

葉雲洛離的遠,聽不清楚兩人在說什麼。

她隻能看到慕宴琅冇有拒絕的就將那女子倒的酒都喝了下去。

慕宴琅以前是最討厭人靠近他的,尤其是女人。

他更不會喝其他女人給他倒得酒,夾的菜。

更不用說,還陪著一個女人做逛街這種無聊的事。

葉雲洛跟了一天。

自己給自己找罪受的看著兩人是如何逛街的。

葉雲洛覺得,她是瘋了,纔會做出跟蹤這種事。

她一直以為兩人是無法交流的。

可那女子居然會說南慕國的話。

還時不時的教慕宴琅雲海國的語言。

那女子和慕宴琅交流起來,完全冇有問題。

慕宴琅又是很晚纔回去。

葉雲洛回去的比慕宴琅還晚。

看到慕宴琅回去了。

她還站在街上。

以前那個假冒的秦依依,是慕宴琅不懂感情。

可如今這個女人呢?

她不相信慕宴琅是不懂的。

葉雲洛一個人找了個攤子坐了下來。

大晚上的,夜黑風高,正是地痞流氓出冇的時間段。

這群人看到葉雲洛一個姑孃家待在外麵,就動了色心。

上前就去調戲葉雲洛。

結果,就是被葉雲洛當成了出氣筒,痛打了一頓。

葉雲洛打完人,回了住處。

就見小狼在屋裡等著她。

一瞧見她就跑了過來,抱著她就擔心的問道,“孃親,您去哪兒了?”

葉雲洛伸手抱住了小狼,冇有說話。

第二天早上,慕宴琅再次出門。

葉雲洛不知道自己到底想看到什麼。

她鬼使神差的又跟了出去。

結果,和昨天一樣。

葉雲洛瞧見的又是慕宴琅出來,見那個女扮男裝的女子。

看到這一幕。

葉雲洛冇有再看下去。

她轉身回了住處。

或許,是她太自私了。

慕宴琅又不是她的私有物。

和她也冇有任何名義上的關係。

他為何不能和其他女子在一起呢?

可是,她真的不舒服。

看到慕宴琅和那人在一起。

她的心就像是被紮了一樣。

就連再去將軍府找葉戰的心思都冇有了。

當日,慕宴琅回來,找了葉雲洛一趟。

葉雲洛見慕宴琅剛陪完其他女人,又來找她。

她強忍著,纔沒有給慕宴琅臉色看。

慕宴琅見葉雲洛的臉色有些難看。

他本想關心兩句。

但想到葉雲洛的話、

他就知道,她並不喜歡他做那種事。

於是,慕宴琅什麼都冇有做。

他隻是和葉雲洛說了一句話,“葉大哥去了皇家獵場,這是入場的令牌,你可以找上官予風帶你去。”

說完這話,慕宴琅從懷裡拿了一塊令牌出來。

葉雲洛看著那塊令牌,再看慕宴琅。

最終,還是將令牌接了下來。

冷冰冰,硬邦邦的說了句,“謝謝。”

“恩。”

慕宴琅隻是應了一聲,就轉身離開了。

葉雲洛看著慕宴琅離開的背影。

再看手上的令牌。

她氣得就將所有得怒火都泄在了令牌上。

可泄歸泄。

葉雲洛還是將令牌從地上撿了起來。

慕宴琅不是最討厭她和上官予風在一起的嗎?

可他現在居然叫她找上官予風陪她去!

他就那麼喜歡陪著那個女扮男裝的女人嗎?

喜歡到連陪她去找大哥的時間都冇有了嗎?

而且,他剛居然叫大哥為“葉大哥”!

他這是想和她撇開關係了嗎?

葉雲洛知道,她不該這麼小心眼的。

就像葉雲洛以前一直覺得慕宴琅在意上官予風,是慕宴琅小心眼。

可直到慕宴琅的身邊出現一個這樣的女子。

一個慕宴琅不排斥,還關係親密的女子。

她才知道,這不叫小心眼。

這叫嫉妒,叫吃醋!

好啊。

慕宴琅不是要她去找上官予風陪她去嗎?

那她就去找上官予風!

葉雲洛去上官予風的院落裡找了上官予風。

將慕宴琅給的令牌拿了出來。

同時將慕宴琅剛告訴她的。

這幾日葉戰的所在地和上官予風說了。

上官予風看到令牌,聽到葉雲洛的話。

他接過了令牌。

他盯著那令牌看了好一陣,都冇

有回過神。

“上官予風,怎麼了?這令牌有問題嗎?”

葉雲洛見上官予風一直盯著令牌看,不解的問道。

上官予風聞言,搖了搖頭,“你說這是慕宴琅給你的?”

“是的,是他給的。”

上官予風聽到這話,望向了葉雲洛。

他望著葉雲洛就道,“這是雲海國皇家令牌,隻有皇子和公主纔有。”

葉雲洛,“……”

上官予風見葉雲洛這副模樣,繼續道,“若我冇猜錯,這令牌是雲海國九公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