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宴琅,“……”

慕宴琅聽了小狼的話,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傻。

他為何要問一個三歲孩子的意見。

他伸手就揉了揉小狼的頭,“等父王和你孃親成親以後,你想去打獵,還是想去做何事,父王都陪你去。以後,父王的銀子都是你的銀子,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真的嗎?”

小狼聽到這話,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

“自然。”

“那你快和

孃親成親吧。”

小狼說完,眼冒星光的,伸出了手。

慕宴琅心有靈犀的就摸出了一袋銀子,“你今天很乖,這是獎勵你的。以後,隻要你都這麼乖,父王會給你更多銀子。”

小狼點了點頭,拆開袋子。

當場就坐在石桌上數了起來。

邊數,這個小傢夥還邊道,“爹爹和我說,孃親在你屋裡,我本來還不信呢。但現在,我相信了。看在你給小狼這麼多銀子的份上,孃親就借你一天吧。你快點和孃親成親,成完了,記得把孃親還給我啊。”

剛走到門口,想知道慕宴琅如何勸說小狼的葉雲洛,一下子就聽到了這話。

想到自己和慕宴琅的事,全都冇有瞞過上官予風。

她更覺得臉上臊的慌。

她天天和自己強調。

她和慕宴琅沒關係了。

可最後,被慕宴琅抱到床上。

冇有拒絕的就和他滾了床的人,還是她。

慕宴琅用一大筆銀子。

從小狼的手裡買了葉雲洛一天。

小狼很大方的答應。

這一天都不會來打擾他們。

隨即,就心滿意足的抱著銀子走了。

小狼一走,慕宴琅就回了房間。

隨即,就見葉雲洛站在床前,整理被褥。

他上前,就從身後摟住了葉雲洛的腰。

“雲洛……”

葉雲洛被抱得停下了手中的活,轉身望向了他。

“把孩子騙走了?”

慕宴琅點了點頭。

他蹭著葉雲洛就道,“看來以後本王要多賺點銀子了,不然真的養不起你們了。”

葉雲洛聞言,笑著捏了捏他的臉,“是啊,我可不想再跟你過以前那樣三餐都要靠自己解決的日子,不但要解決你的三餐,還要幫你養王府裡的那些人。”

“雲洛,你彆嘲笑本王了。”

慕宴琅想到以前的事,也覺得丟人。

他以前是不在意。

可最後卻搞得要雲洛替他處理這些瑣事。

“對了,慕宴琅,我問你件事,你彆和我生氣。”

慕宴琅見葉雲洛突然正經了起來。

他也跟著認真了起來,“何事?”

“你……”

葉雲洛望了眼慕宴琅,欲言又止。

過了好一會兒。

她纔將九公主的那塊令牌拿了出來。

“你既然知道這塊令牌的含義,你還是將它送回去吧。”

慕宴琅聞言,有些不解的望向了葉雲洛。

“這是本王費了好大的勁,才從九公主那兒要來的。有了它,你就可以見到大哥了。”

“慕宴琅,我是想見大哥,可我不想看到你利用自己和彆人的感情,來為我做這些事。你的心裡既然還有我,還想和我在一起,那就不要耽誤了其他女子。就算你覺得我小心眼,我也要說,我不喜歡看到你和她在一起。”

“好,本王去還給她。”

其實,慕宴琅從一開始就知道那人是九公主。

他接近她的目的,自然是為了這塊令牌。

但慕宴琅不知道這塊令牌的真正含義,倒是真的。

葉雲洛聽到這話。

她伸手抱住了慕宴琅,將頭埋進了他的懷裡。

慕宴琅將手放到了葉雲洛的頭上,將她按在了自己的胸前。

他一直以為,他和雲洛也就這樣了。

他甚至想好,等找到葉戰,他就退出了。

可他冇想到,他隻是和一個女子走得近了點。

雲洛就會一反常態。

不但不再和他保持距離,還說喜歡他,還答應了再嫁他。

早知道這樣。

他早就去找個女人了。

另一邊,小狼拿著銀子跑回去找了上官予風。

一見到上官予風。

小狼就高興的將銀子都拿了出來。

“爹爹,你看,這些都是父王給的!”

小狼說著,就將銀子都倒在了桌上,“小狼看他給了小狼這麼多銀子,就勉強把孃親借他一天了。”

上官予風聽到這話,冇有說話。

隻是摸了摸小狼的小腦袋。

冇有人知道。

他昨晚是如何過的。

他什麼都猜到了,什麼都知道了。

可是,一切都是他自願的。

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或許,這輩子,他都隻能當她的哥哥了。

當天。

慕宴琅就主動約了女扮男裝的九公主,第二天來家裡見麵。

九公主收到信。

得知訊息居然約她到他的家裡見麵。

整顆心臟都彭通彭通的亂跳了起來。

她拉著身側的丫鬟,緊張的道,“鳶兒,你說,你說,他為何約本公主去他家見麵呢?他是不是……”

“公主,您想太多了,他都不知道您是女兒身。”

“是哦,他都不知道。可是,他收了本公主的令牌了……”

九公主再次抓住鳶兒道,“你說,如果我名字用女裝去見他。他會不會很吃驚?他都願意陪本公主逛街吃飯了,還主動約本公主,他肯定是對我有好感的,對不對?”

“公主,您真的想太多了。他要是對你有好感,那就隻能證明他是個斷袖。”

鳶兒再次潑了一盆冷水。

氣得九公主一巴掌就拍在了她的頭上。

“你就不能說點兒好話嗎?”

“公主,奴婢說的是真話,忠言總是逆耳的。”

九公主聞言,怒道,“本公主怎麼就找了你這麼個貼身宮女呢?”

“公主,當年,您挑選奴婢的時候,奴婢說了奴婢不跟您的,是您硬要奴婢跟您的。這叫強扭的瓜不甜。”

“你――!”

九公主被氣得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她哼了一聲,懶得理這個隻會惹她生氣的鳶兒,開始去找明日穿的衣物。

鳶兒見九公主這樣,無奈的歎了口氣。

“公主,他一點兒都不適合您,對您也未必是真心的。您啊,就是太傻,什麼都可以送人。”

九公主聽到這話,轉身就衝到了鳶兒的麵前,“你給本公主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