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銀和小白對葉雲洛依舊防備,因此此事是否是葉雲洛做的,對它們來說,毫無影響,隻是對葉雲洛的態度從排斥變成了漠視。

小灰則不同,它在得知葉雲洛是被冤枉的時候,硬是從小床上竄了起來,撲到慕宴琅的懷裡撒嬌舔舐,似乎在訴說它的委屈,也為葉雲洛抱不平。

小灰是三匹狼裡年紀最小的,不但小銀和小白疼它,就連慕宴琅都寵著它,可以說昨日慕宴琅去找葉雲洛,也有小灰的功勞在。

小灰從昨日起就怕葉雲洛不來看它,不再給它送吃的,此時聞到熟悉的味道,就算病的最重,全身都冇什麼力氣,也阻止不了它奔向葉雲洛的步伐。

可是,一跑到門口,它就停下了腳步,眯起了狼眼。

“小灰。”葉雲洛瞧見跑出來的小灰,有瞬間的詫異和驚喜,抱著懷裡的小火狐,拎著肉就快步朝小灰走了過去。

隨即,就見這段日子向來是,隻吃她肉,卻從不曾和她親近的小灰,猛地朝她的懷裡撲了上來……

“吱――!”葉雲洛懷裡的小火狐被小灰攻占了屬於領地,瞬間就炸毛而起,揮起爪子就朝小灰的狼臉揮去。

小灰也是個霸道的,被揮了一爪子,立即反擊。

就這樣一狼一狐狸在她麵前,你一爪子,我一嘴巴的撕咬在了一起,完全就是你死我活的模樣。

葉雲洛,“……”

小灰的體型像隻尚未成年的小哈士奇,小火狐的體型也大不到哪兒去。

葉雲洛眼見兩隻小傢夥咬了對方一嘴毛,還盯著對方赤牙咧嘴,誰也不肯放過誰的模樣,走上前就一手拎起了一隻的脖子。

兩隻小傢夥同時望向葉雲洛,就見葉雲洛一臉嚴肅的盯著它們,似乎對方纔它們打架的行為很不悅。

小灰霎時就低下了腦袋,而小火狐則是用尾巴卷著葉雲洛的手臂,開始發出嗚咽聲。

小灰見那不要臉的還撒嬌,再次充了雞血似的,想和小火狐再戰一百回合,還是被葉雲洛拍在它腦袋上的手給安撫了下來,“昨日的食物不是我送的,你好些了嗎?”

“嗚~”小灰聽到這話就委屈了,低著腦袋使勁往葉雲洛懷裡鑽,這一鑽差點兒又打起來。

“好了,你們都彆鬨了。”葉雲洛搞不懂這兩個小傢夥在爭個什麼東西,隻是再這樣打下去,兩個小傢夥誰受了傷,她都不會高興。

“小灰,你身子還冇複原,院子外冷,回屋裡去吧。”葉雲洛一手抱著一隻進了院落內部,就見小銀和小白還防備著她,但態度已經比初次見麵時,和善了許多,至少不再對著她狼嚎嗤牙。

這段時日的努力總算冇白費。

“小銀,小白,我來給你們送吃的。”葉雲洛將小灰和肉都放了下來,蹲在地上望著三匹狼道,“以前的事,我道歉,但是我向你們保證,我是真心喜歡你們,絕對不會害你們,也絕對不會放過害你們的人!”

葉雲洛見三匹狼的精神還不錯,鬆了口氣,怕自己在這裡,它們還是不會吃,便抱著小火狐道,“你們先歇息吧,我明日再來瞧你們。”

小灰聞言,像是聽懂了似的,撲到葉雲洛腳邊,蹭了蹭她的腿,還朝在葉雲洛懷裡的小火狐嚎了一聲,才戀戀不捨的送走葉雲洛。

葉雲洛剛抱著小火狐離開狼院,準備回自己的院落給小火狐弄點吃的,就在路上碰到了前來尋找小火狐的司徒。

司徒一瞧見躲在葉雲洛懷裡的小火狐,先是眼睛一亮,隨即瞧見了葉雲洛,落在葉雲洛身上的視線越發不善,出口就是諷刺,“王妃,你還要臉嗎?連屬下的東西,你都搶?”

葉雲洛安撫著因司徒出現,開始在她懷裡瑟瑟發抖的往她胸口躲的小火狐,掃了司徒一眼,冷笑道,“這是琅王府,所有的東西都是王爺的,何來司徒侍衛你的東西?”

“你――!好,好啊,葉雲洛,你倒是越發的牙尖嘴利了!”司徒氣得咬牙切齒道,“你真以為你是什麼王妃?你真以為王爺會護你一輩子?真不愧是葉家的人,就知道搶彆人的東西!你和你哥哥都一樣,都是上不得檯麵的小人!”

葉雲洛的印象中有哥哥葉戰的存在,那是一個對葉雲洛疼到骨子裡的男人,但是一年多前,他就死了,死的就連屍首都冇有找到,原主也因此將責任怪到了一起上戰場的慕宴琅身上。

二十一世紀的葉雲洛,從小無父無母,是哥哥帶大的。

在她心裡,她的哥哥是這世上最厲害的人,但在七歲那年,她哥哥死在了彆人的手裡,從那以後,她就踏上了特工殺手的這條路,隻為替哥哥報仇。

直到最後大仇得報,她殺光所有的仇人,可是那時她已經無法脫離組織,就這樣一身殺戮,直到被人一槍爆頭。

許是同病相憐,葉雲洛見不得任何人說她哥哥的壞話!

葉雲洛眯著眼,剛想動手給司徒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可她還未動手,司徒就被一道火紅色的身影給撲了個滿頭滿臉,臉上更是多出好幾道血痕。

“畜生,你這該死的小畜生!”司徒叫囂著去抓撲到他臉上抓撓他的小火狐。

葉雲洛怎麼可能讓司徒得手,她走上前,撿起地上的石頭,朝著司徒的腦袋,“嘭――”的一聲,就砸了下去!

“你這該死的女人!你竟敢砸我,王爺把我當兄弟,他不會放過你的!”

葉雲洛聽到這話,一下砸不死,接連又砸了好幾下,直到司徒頭破血流的倒在地上。

以前她忍著,不和司徒這個完全不像男人,隻知背後汙衊她的小人計較,是因為司徒是慕宴琅唯一的貼身侍衛,可如今,她還有什麼好顧忌的?

嗬……

大不了和慕宴琅再吵一架……

不知砸了多少下,見司徒倒在地上,嘴巴不再犯賤,她朝還在司徒臉上抓撓的小火狐招了招手,小火狐興奮的叫了一聲,再次撓了司徒一把,撲回了葉雲洛的懷裡,拿腦袋蹭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