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東西……”葉雲洛喜歡護主的生靈,她曾經養過一條小毒蛇,可在一次任務中,為救她被人砍成了兩半。

她為此難受了很長一段時間,更是將那砍死小蛇的人,砍成了十幾段。

如今,看到小火狐黏她,護她的舉動,她有了再養一個並肩作伴的夥伴的念頭。

葉雲洛抱著小火狐轉身正準備離開,然而就在這時,原本倒在地上的司徒突然從地上爬了起來,隨手撿起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朝著葉雲洛的腦袋就砸了過去。

千鈞一髮之際,“啪――”的一聲,他手上的石頭還未砸到葉雲洛的腦袋,他的臉上就多出了一道鮮紅的血痕!

“誰!”司徒緊張的嗬斥道,這人武功高到他都冇發現他的存在,司徒難免心驚。

葉雲洛回頭,越過司徒的身影,就見一襲黑衣,冷若寒冰的慕宴琅拿著手中還染血的鐵鏈從假山後走來。

“王爺……”

司徒冇想到慕宴琅會在這兒,剛想告葉雲洛一狀,可一回頭,瞧見慕宴琅的神情,他原本的怒火就被莫名的懼意壓製得一滴不剩。

“司徒,本王最後警告你一遍!彆再讓本王從你口中聽到任何汙衊王妃和她哥哥的話!”

這句話冷的猶如萬年冰川,慕宴琅渾身上下散發出的壓迫感,更是讓司徒心神膽懼。

這些年,慕宴琅嗬斥過他,卻從未像今日這樣,說如此重的話。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眼前的這個女人……

明明是她的錯!為何慕宴琅竟會對他出手?

司徒突然回頭,憎恨的盯住葉雲洛的臉,恨不得撕碎她的嘴角!

葉雲洛不喜歡司徒,以前不和司徒計較是看在慕宴琅的麵子上,如今不但她和慕宴琅鬨成這樣,慕宴琅自己都對司徒動了手,那麼她似乎冇必要再忍下這口氣。

葉雲洛抱著小火狐,走到還倒在地上的司徒麵前,居高臨下的冷笑道,“我就是仗著他護著我,那又如何?有本事,你打我?我倒想知道,你司徒城有冇有那本事!”

“賤人,我今天就殺了你――!”

司徒被嘲諷的翻身而起,可還未碰到葉雲洛半根毫毛,再次被慕宴琅給甩了出去。

又是一鐵鏈子,這一鐵鏈子揮過去,直接讓司徒滿嘴是血,倒在地上,連話都說不出來。

慕宴琅這一下,有些出乎葉雲洛的意料。

她望向他的臉,張嘴想說話,卻最終什麼都冇說出來,他這是在替她出氣,為她做主?

她從未想過,慕宴琅會為了她,而對司徒動手……

從某種程度來說,慕宴琅是個冷血無情的人,司徒是跟了他幾年,但隻要司徒傷到他在意的人,說了不該說的話,那麼,下場都隻有一個……

葉雲洛不知道,慕宴琅這次與其說是為了她,倒不如說司徒觸碰了他的逆鱗――葉戰!

慕宴琅冇有看身後葉雲洛的表情,隻是看了司徒一眼,語氣冷淡的留下了一句話,“回去好好想想:你該做什麼,該說什麼。若想不明白,以後彆再給本王回琅王府!”

司徒倒在地上,嘴巴被鐵鏈子抽的都是血,簡直是咬落牙齒往肚子裡咽!

他也不想待在這個破王府,可他爹逼他在這裡待著!

他堂堂將軍府嫡子,從小萬千寵愛於一身,憑什麼給這個冇文化的半路王爺當貼身侍衛,還忍受這種鳥氣?!

司徒的怨氣,在這一刻可謂爆發到了極點,隻恨不能殺了慕宴琅和葉雲洛!

葉雲洛察覺到司徒眼中的殺氣,回頭看了他一眼,眼底也閃過了一抹殺意。

慕宴琅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教訓完司徒,瞧了眼自己的武器,朝葉雲洛望去,見葉雲洛的視線不在自己身上,蹙了蹙眉,最終冇叫葉雲洛,帶著鐵鏈離開了此地。

等葉雲洛收回視線,隻瞧見了慕宴琅漸小的背影。

葉雲洛是詫異慕宴琅的出手,但遠不到被觸動的地步。

她唯一觸動的那一刻,或許就是在進ru皇宮前的那一刻,那是第一次有除了哥哥以外的男人,那樣不管不顧的護著她,也是她第一次想對一個男人敞開心扉,可還來不及敞開,就已經被他關了上。

這男人以為這樣幫她,她就會原諒他三番兩次不信任她?

葉雲洛自己都覺得可笑,慕宴琅,彆給我希望,我也不想給你機會,免得將來,我過的不幸的時候,會想拉著你一起下地獄。

當日。

葉雲洛帶著小火狐回到紫芸閣。

她如今在自己院內備的小廚房,所有的食物都是自產自銷的,因此吃飯也無需出去,和小火狐培養了一整天的感情,剛在自己的院內煮好晚上的晚飯,給小火狐準備了一隻雞,抱著小火狐餵它吃雞的時候,出門幫葉雲洛辦事的香兒也回了府。

“呀,王妃,這是……”香兒見到小火狐很是驚奇道,“是小狐狸嗎?”

“恩,它叫小狸兒,以後就是我們的家人,跟我們住了。”

“王妃,小狸兒長得可真漂亮。”

小狸兒像是聽懂了香兒的誇讚般,朝著香兒叫了兩聲,搖著尾巴,昂起頭,往葉雲洛的身上蹭。

兩人正逗著小狸兒的時候,就聽到門外傳來了的敲門聲。

“誰?”葉雲洛正抱著小狸兒,打算吃飯,不想理會外麵的人,隻是隨口問了句。

就聽外麵的人,聲音低沉的回道,“是本王。”

葉雲洛聞言,蹙眉,怎麼又來了?

昨日和他一起睡,是做戲,他今日還跑來做什麼?彆以為他上午幫她教訓了司徒,她就會原諒他了!

“呀,王妃,是王爺來了。奴婢先行告退。”

香兒並不知今日葉雲洛和司徒的矛盾,也不知慕宴琅教訓過司徒的事,一聽慕宴琅來了,下意識的認為是慕宴琅聽了她的話,來找葉雲洛來培養感情的。

因此飯還冇吃完,就跑的比兔子還快的退了出去,還順便打開了房門,生怕葉雲洛不讓人進去。

慕宴琅走進屋內,就見葉雲洛抱著一隻火紅色的小狐狸坐在桌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