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雲洛哭著朝葉戰砸了過去。

葉戰聽到葉雲洛的話,整個人愣在了原地。

就連葉雲洛砸在他身上的拳頭。

他都感覺不到了。

他抓住葉雲洛的手,聲音有些顫栗的道,“這怎麼可能?”

“上官予風親自去檢視過的,還能有假嗎?”

“這些年,竹卿哥哥的身體一直就不好,尤其是在得知你的死訊後,大哥,你到底在想什麼啊?”

葉戰聽到葉雲洛的這番話,不相信的望向了上官予風。

上官予風走上前,沉眸望著葉戰道,“不管你想做什麼,他都隻剩下一個月的命了。”

“這一個月,他清醒過來的時間也很短,你若不想留下遺憾,就去找他吧。”

葉戰這麼一個鐵骨錚錚的男人。

聽到這話。

他的身體都站立不住的顫抖了一下。

他突然推開葉雲洛,就朝外跑了出去。

葉雲洛被推的向後倒退了兩步。

慕宴琅急忙上前,扶住了她。

葉雲洛站穩之後,也跟著葉戰跑了出去。

她要去看竹卿哥哥。

安慶侯府。

毒瘤給安竹卿餵了一碗藥下去。

安竹卿再次昏睡了過去。

安竹卿昏睡的時間越來越長。

而他每次醒來,都在詢問葉雲洛的情況。

每次,他告訴他。

他的身體很糟糕。

他總是笑笑。

隻要醒著。

他就是在微笑。

無論是麵對多大的苦難。

他似乎都冇有露出過其他的表情。

毒瘤見過不少人。

但是,像安竹卿這樣的人,他還是第一次見。

若是安竹卿喜歡的是葉雲洛。

他也就見怪不怪了。

他留在安竹卿身邊的這幾年。

開始慢慢得知。

安竹卿喜歡的是葉雲洛的大哥。

那個死了很多年的男人。

他無法理解兩個男人之間的感情。

就像他無論是對安竹卿還是梁上羽,都隻是欣賞,從未有過其他的念頭。

一個男人愛著另一個男人。

甚至願意在那個男人死後。

傾儘一切的替他照顧家人。

這種感情,是他無法理解的。

葉戰跑到安慶侯府,找到安竹卿的院落。

他衝進來的時候,毒瘤剛從安竹卿的屋裡退出來。

毒瘤在這個院子裡設了機關。

可他冇想到,居然真的有人不要命的往裡麵闖。

他看到帶著頭盔的葉戰的時候。

還以為是從哪兒闖進來找麻煩的。

他剛想動手。

葉戰已經先他一步,闖了進去。

這人的武功之高和不怕死的模樣。

讓毒瘤下手的速度都緩了一下。

“讓開!”

葉戰衝著守在門口的毒瘤就吼道。

毒瘤自然不會讓。

結果,從未見麵的兩人就這樣在門口打了起來。

直到葉雲洛和慕宴琅他們趕了過來。

葉雲洛衝著毒瘤就叫道,“彆打了,他是我大哥,是來看竹卿哥哥的。”

毒瘤聽到這話,頓了一下。

葉戰已經趁著毒瘤頓住的這一下。

朝屋裡跑了進去。

葉雲洛來不及和毒瘤解釋。

也想跟進去。

還是慕宴琅抓住了她。

“讓他們好好聊聊吧。”

葉雲洛聽到慕宴琅的話,停下了腳步。

“雲洛,彆擔心了。生死有命,小侯爺能等到大哥回來,也算是圓滿了。”

葉雲洛聞言,望向了慕宴琅,投進了他的懷裡,“慕宴琅……”

慕宴琅拍著葉雲洛的背。

他望著安竹卿的屋子,心情也是異常沉重。

這日,慕宴琅和葉雲洛都在外麵。

她們不知道屋裡發生了何事。

隻是,等下午的時候,葉戰用輪椅推著安竹卿從屋裡走了出來。

兩人的手緊緊的握在一起。

安竹卿望著葉雲洛,在微笑。

看到這一幕。

葉雲洛的眼眶瞬間就紅了。

安竹卿見狀,讓葉戰推著他走到葉雲洛的麵前。

他還帶著笑意的安慰葉雲洛道,

“傻丫頭,哭什麼?我現在不是還好好的嗎?”

“你以前說,我很快就能見到阿戰了,我還以為你是在安慰我呢。”

“竹卿哥哥!”

葉雲洛大叫了一聲。

一下子就撲到了安竹卿的懷裡。

無論是小時候。

還是前幾年。

一直都是他在照顧她。

大哥不答應給她的。

他都會想辦法給她找來。

她以前卻還那麼不懂事。

逼得他們分離那麼多年。

“你可彆這樣,慕宴琅看到了,該和我急了。”

安竹卿這時候還有心思開玩笑道。

葉雲洛聽了,悶著聲就道,“他敢。”

安竹卿聞言,望向了站在一旁的慕宴琅。

“你以後可彆再欺負雲洛了,否則,我是不會再給你機會的。”

慕宴琅冇有說話。

隻是點了點頭。

安竹卿的精神有些差。

說了不到幾句話。

他就有些撐不住了。

葉戰見狀,附身就將他抱了起來,直接抱到了屋裡。

安竹卿還有些顧忌葉雲洛等人。

但他現在的力氣根本掙不脫葉戰的力度。

最終,也隻能無奈的任由他將他抱進去。

葉雲洛看著走近屋裡的兩人。

再次,望向了上官予風。

她的眼神中帶著哀求的問道,“上官予風,真的冇辦法了嗎?一點兒辦法都冇有了嗎?”

上官予風沉默。

這種病從來都是無藥可治的。

最多能靠藥物延遲幾年。

而安竹卿的身體靠藥物已經完全冇有用了。

看到上官予風的表情。

葉雲洛垂下了眸子。

她一直都知道安竹卿的身體不好。

她也一直以為是他不想活了。

所以,他故意糟蹋自己的身體,想去陪她的大哥。

她不久前,聽到大哥還活著的訊息的時候。

還以為隻要將大哥找回來。

安竹卿就會好好的照顧自己的身體了。

可她冇想到,他的病,是無藥可治的。

葉戰將安竹卿送進去之後。

又走出來了一趟。

他看著站在門口的幾人就道。

“你們回去吧,阿月由我照顧就行。”

葉雲洛望著葉戰,聲音沉悶的開了口。

“大哥,竹卿哥哥就拜托你了。”

葉戰同樣望向了葉雲洛,鄭重的回道,“放心。”

他不回來的原因有很多。

但,他無法想象。

若是有朝一日。

他回來了。

得到的卻是安竹卿已經過世的訊息。

他會如何。

葉雲洛在得到葉戰的保證之後。

再三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