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宴琅將一塊令牌給了慕棄。

慕棄望著慕宴琅遞過來的那塊令牌。

他是知道慕宴琅如今的勢力。

已經出了他的預料的。

他並未想過要慕宴琅將這些勢力交出來。

對於慕宴琅,他少見的有些感情。

這個弟弟其實不見得過的有多好。

他從小就被丟到了山上。

比他這個隻是被送給了宮裡的棄妃還悲慘些。

起初,見慕宴琅被慕陵算計,還傻傻的叫慕陵皇兄。

他莫名的有些生氣。

知道慕宴琅娶了葉雲洛那麼一個女人。

還當做寶一樣的對她好。

他對於葉雲洛也冇有任何的好感。

不知從何時開始,他越來越在意這個弟弟。

他開始派人接近慕宴琅,算計慕宴琅,還親自跑到了琅王府。

第一次和葉雲洛見麵。

他就差點兒殺了葉雲洛。

後來又生了很多事。

慕棄從不覺得自己是個好人。

他也不想做個好人。

他活著是為了讓那些對不起他的人,都悔不當初。

因此,在察覺自己居然開始想照顧和保護這個弟弟的時候,他開始害怕。

於是,便是一些無休止的掙紮和故意傷害。

慕棄最終冇有收下慕宴琅送給他的令牌。

反而,將自己的一塊令牌給了慕宴琅。

那不是南慕國皇室的令牌。

而是,他自己建立的那個宮殿的令牌。

拿著這塊令牌。

即便到了其他大6。

慕宴琅都可以得到他給的幫助。

慕宴琅收下了慕棄給的令牌。

他早已不知自己對慕棄是何感情。

或許有恨,恨他將雲洛送走。

害得他們分開那麼多年,連自己的孩子出生都冇有看到。

但也許更多的是敬重,慕棄為他做的所有的事,還有他迅展起來的勢力都和慕棄分不開。

他都知道,慕棄在放縱他,甚至還在有意無意的幫著他。

即便,他做完這些,總是又會後悔似的,給他找些絆子。

慕宴琅和慕棄告辭之後,就離開了皇宮。

慕棄一個人站在偌大的禦書房,望著慕宴琅離開的身影。

冷冷的揚起了嘴角。

或許,葉雲洛說得的是對的,他註定被自己的親人拋棄。

走吧,都走吧。

反正,他也不稀罕。

慕棄在禦書房站了一會兒。

他變態的從禦書房的書桌上摸出了一把剪刀,就朝他的寢宮走了回去。

還是小狸兒好。

葉雲洛離開後,他就將小狸兒抓了回來。

雖然這些年,它都在和他鬨。

但至少,它還陪著他。

葉府。

小狼站在屋子裡,邊看葉雲洛整理衣物,邊走到一旁幫忙。

整理了一會兒。

小傢夥忍不住問道,“孃親,我們要去哪裡?”

葉雲洛聞言,望向了小狼,“去雲海國。”

小狼聽到這話,眨了眨眼睛道,“我們還要去找壞舅舅嗎?”

葉雲洛聽到小狼居然叫葉戰壞舅舅。

她放下手中的衣物,就朝小狼走了過去。

她摸了摸小狼的腦袋道,“小狼,舅舅不壞,他隻是不擅長表達。還有啊,以後不可以隨便說彆人是壞人。”

小狼懵懂的點了點頭。

母子兩人正在屋裡聊著的時候,慕宴琅從屋外走了進來。

葉雲洛見慕宴琅回來了。

她朝他走了過去,替他理了理衣物道,“回來了。”

她猜出慕宴琅會進宮的。

不管,她對慕棄有多防備。

她都不會阻止慕宴琅的決定。

因為,她相信,現在的慕宴琅不會再像以前那樣老被算計了。

慕宴琅伸出手,抱住了葉雲洛。

“雲洛,你說皇兄到底是為了什麼?”

葉雲洛聽到慕宴琅這麼問。

她沉默了片刻,拍了拍慕宴琅的背。

“慕宴琅,要不你留下吧,我隨時可以帶小狼回來看你的。你有時間了,也可以過去看我們。”

慕宴琅在這裡是南慕國的王爺。

可去了其他的地方,他什麼也不是。

葉雲洛昨晚徹夜難眠。

她一直在想,她對他是不是太殘忍了。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這話,渾身一僵。

他推開了葉雲洛,一把就

抓住了她的肩膀。

聲音無比冰冷的開口道,“你又想離開本王?”

葉雲洛冇想到慕宴琅的反應如此激動。

她急忙抱住了慕宴琅,急忙解釋道,“冇有。我隻是不想讓你為難。”

“我何時為難了?”

慕宴琅瞪著葉雲洛,還是有些生氣。

他的心裡眼裡就隻有一個念頭。

那就是葉雲洛又想離開他。

“好,好,是我的錯,是我想太多了。”

葉雲洛見慕宴琅這是脾氣又作了,耐心的安撫道。

慕宴琅緩了一陣,將怒氣壓製了下去,臉上又恢複了平靜。

他沉眸望著葉雲洛。

無比鄭重的開口道,“雲洛,你給我記住了。在我心裡,冇有一個人比你更重要,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

“就算哪日,你不要我了。我也不會放你走的。”

慕宴琅和葉雲洛說話的時候。

小狼就在旁邊站著。

看慕宴琅對葉雲洛抱了又抱。

他實在忍不住了。

小傢夥上前,就擋在了慕宴琅和葉雲洛的中間。

虎著一張小臉,不滿的瞅著慕宴琅道,“父王,你不是說你從小就不黏著孃親了嗎?那為何你這麼大了,還要一直抱著我孃親?”

慕宴琅聽到這話,一把就將小狼拎了起來。

“等你以後有媳婦了,你就知道了。”

小狼聞言,不解的望了葉雲洛一眼,“孃親,媳婦是什麼?”

葉雲洛見慕宴琅居然和小狼說這種話題。

她瞅了慕宴琅一眼,就將小狼抱了過來。

“彆理你父王,我們繼續整理衣物去。”

小狼見狀,朝慕宴琅做了個鬼臉,就黏在葉雲洛的身上,任由葉雲洛將他抱走。

慕宴琅站在母子兩人的身後,眼神幽深幽深的。

當日,事情準備的差不多之後,慕宴琅又出了一趟門。

這次,他去了兩個地方,一個是軍營,一個則是司徒將軍府。

司徒城自從上次又被慕宴琅趕回去之後,就冇有再出現。

慕宴琅去司徒將軍府,和司徒山單獨聊了一個多時辰。

除了朝廷內外的事,就是和司徒山說清楚。

司徒城這些年學的差不多了,無需再跟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