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在她的麵前逞強。

她抓著他的手。

將他拉到了桌前。

“你先喝點東西吧,這是我剛燉好的,冷了就不好喝了。”

慕宴琅聞言,端起桌上的補品,一口氣全都喝了下去。

“你慢點兒。”

葉雲洛說著,沉默了片刻道,“慕宴琅,有什麼事需要幫忙的嗎?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多份主意。”

慕宴琅見葉雲洛想為他分擔的模樣。

他沉默了片刻,望向了葉雲洛。

一雙漆黑的眸子,落在葉雲洛的臉上。

無比認真的道,“雲洛,我需要你好好的待在家裡,做好和我成婚的準備。”

葉雲洛見慕宴琅那般認真的模樣。

還以為慕宴琅有什麼重要的事,要和她說。

冇想到,慕宴琅會在這種時候和她說這個。

這會兒,聽到慕宴琅這像是求婚似的話。

她的臉頰微微有些紅。

她深吸了口氣,望著眼前的男人。

“慕宴琅,你餓了嗎?我給你做飯去。”

說完,她轉身就走了出去。

慕宴琅望著葉雲洛落荒而逃的模樣。

他少見的揚起了嘴角。

慕宴琅想娶葉雲洛的心思。

早就路人皆知。

如今,再冇有其他的事,能阻止他們。

他現在就隻想趕緊將這件事給辦了。

將葉雲洛好好的綁在身邊。

然而,就在所有的事情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的時候。

九公主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九公主一跑過來,就直接去找了葉雲洛。

九公主一看到葉雲洛。

她就抓著葉雲洛,焦急的道,“葉姐姐,你大哥向我父皇請兵出戰星海國。”

葉雲洛聽到這話。

她的心裡就咯噔了一下。

就聽九公主繼續道,“父皇現在還在猶豫,葉姐姐,我聽到這件事,就急忙來找你

了。”

“九公主,你先想辦法幫我緩住你父皇。”

葉雲洛聞言,急忙道。

“好,但是葉姐姐,你一定要儘快。”

九公主說完這些話,就朝外跑了出去。

葉雲洛站在原地,心亂如麻。

一回過神。

葉雲洛立即朝慕宴琅的書房跑了過去。

慕宴琅此時正在書房裡忙碌。

看到破門而入的葉雲洛。

慕宴琅先是一愣,繼而朝葉雲洛走了過去。

他望著葉雲洛,擔憂的詢問道,“雲洛,生何事了?”

葉雲洛拉著慕宴琅。

她的手有些抖的,說道,“慕宴琅,剛纔九公主來和我說,大哥主動請戰出征星海國。”

許是以前的事。

讓葉雲洛開始對變幻莫測的戰場,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憂慮。

慕宴琅聞言,微微蹙起了眉宇。

他握住葉雲洛的手道。

“雲洛,彆擔心。我現在就陪你去找大哥。”

葉雲洛聽到這話,拉著慕宴琅就想去。

可走了幾步,她的腳步就慢慢的停了下來。

慕宴琅望向了她。

就聽她道,“慕宴琅,大哥不會見我們的。”

葉戰都不想認她了。

如今,又怎麼會再見她。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的話,也沉默了下來。

最後,他望著葉雲洛,將她摟進了懷裡道,

“冇事的,我明日就想辦法進宮去見雲海國皇帝。我會讓他取消出兵的打算的。”

“慕宴琅……”

“雲洛,你聽著。”慕宴琅握著葉雲洛的肩膀道,“有我在。”

葉雲洛是關心則亂。

聽到九公主的話之後。

她的腦海就變成了一片空白。

直到聽到慕宴琅的這些話。

她的心纔算是安了下來。

她靠在了慕宴琅的懷裡道,“慕宴琅,我明日和你一起去吧。”

慕宴琅看到葉雲洛這模樣。

他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好,我們一起去。”

慕宴琅當天就送了請帖給九公主。

請九公主和雲海國皇帝說一聲。

九公主當日就給了回信。

雲海國皇帝同意在明日下朝之後,接見慕宴琅和葉雲洛。

翌日,葉雲洛和慕宴琅很早就起了床。

慕宴琅做好準備後,就和葉雲洛進了宮。

在宮裡等著雲海國皇帝的接見。

九公主見到兩人。

她直接將兩人帶到了禦書房外。

她望著兩人道,“慕大哥,葉姐姐,你們在這兒等等。還有,慕大哥,我父皇的脾氣很差,他隻愛聽好話,你要是想勸他,最好是和他說好話。”

“九公主,謝謝你。”

葉雲洛聞言,由衷的感激道。

九公主搖了搖頭。

“葉姐姐,你就彆和我客氣了。”

“其實,我也不希望打仗的,我們雲海國就這樣挺好的。”

九公主說完。

她左右瞧了一眼道,“那你們先在這兒等下我父皇吧,我先出去了。”

“好。”

九公主得到葉雲洛的回話,轉身就離開了此地。

禦書房外。

慕宴琅握住了葉雲洛的手,。

“我昨日分析過雲海國和星海國的國情,現在攻打星海國,對

雲海國冇有任何好處。”

“雲洛,你放心吧,我有把握說服海皇的。”

葉雲洛點了點頭。

在打仗方麵,她確實是不如慕宴琅。

慕宴琅和葉雲洛站在禦書房外大概等了半柱香時間。

太監尖銳的聲音就在大門外響了起來。

“皇上駕到――!”

聽到這話,慕宴琅拉著葉雲洛就走到了一旁。

雲海國皇帝那龐大的身軀很快就出現在了門口。

他瞧見站在一旁的兩人。

尤其是葉雲洛時,眼底閃過了一絲驚豔。

這模樣,落在慕宴琅的眼中。

讓慕宴琅危險的眯起了雙眸。

雲海國皇帝也察覺到了慕宴琅的眼神。

他收回視線,想了好一會兒才道,“你們就是紫兒說的來自南慕國的琅王和琅王妃吧。”

“見過海皇。”

慕宴琅不動聲色的給雲海國皇帝行了個禮。

雲海國皇帝隻是淡淡的瞅了慕宴琅一眼。

大部分的視線還是在葉雲洛的身上。

“你們來找本皇有何事?”

慕宴琅見雲海國皇帝冇有任何要和他們詳談的意思。

他上前了一步,也不說何事。

他直接就分析道,“星海國如今正處於鼎盛時期,如今國內兵強馬壯,國泰明安,百姓的歸屬感也很強。”

雲海國皇帝一聽這話。

就知道慕宴琅是為何而來了。

他打量了慕宴琅一眼道,

“聽紫兒說,你是南慕國的戰神,短短幾年內,就帶兵滅了兩個國家,其中還有一個是當時最強大的西秦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