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海國皇帝聽到這話,也有些生氣,但他還保持了一點兒理智。

他瞧了眼跪在地上的太監道,“小三子,你確定他們是這般說的?”

小三子聽到雲海國皇帝這話,心裡一跳,哭的越的厲害道,“陛下,奴才所言句句屬實。”

“好了,好了,起來吧。”

雲海國皇帝不耐煩的說了句。

他一來是真的對葉雲洛有些意思。

二來也是想試試慕宴琅的態度。

畢竟,那是一個外大6來的王爺。

還是一個讓整塊大6聞風喪膽的王爺。

他就是再昏庸也知道,這人不能小覷。

雲海國皇帝沉默了片刻之後,對著那還跪在地上的太監小三子道,“你去將九公主叫過來。”

小三子見雲海國皇帝好好的要見九公主。

他心裡閃過了很多念頭,應了句,“是。”就急忙退了出去。

九公主此時正在她自己的寢宮裡煉藥,得知雲海國皇帝找她。

她有些奇怪的望了小三子一眼道,“父皇找本公主,有何事?”

小三子搖了搖頭道,“奴纔不知。”

九公主回憶了下最近生的事,她父皇冇事是不會召見她的,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和葉雲洛、慕宴琅有關。

九公主想到這兒,就急忙將鳶兒叫了出來,將自己的藥都交給了鳶兒,自己則朝禦書房趕了過去。

“父皇,你找紫兒有何事?”

還未進禦書房,九公主的聲音就從門口傳了進去。

雲海國皇帝聽到九公主的聲音,抬起頭,就見九公主走了進來。

他招了招手就道,“紫兒,你過來。”

九公主快步走了過去,就聽雲海國皇帝道,“你覺得琅王這人如何?”

九公主聽到雲海國皇帝詢問慕宴琅的事,以為是和葉雲洛、葉戰的事有關,自然是將她知道的所有的好話都堆積到了慕宴琅的身上。

“慕大哥啊,他智勇雙全,武功蓋世,為人正直負責,對葉姐姐也好,是個不可多得的好男人。”

雲海國皇帝見九公主這般誇獎慕宴琅。

他也露出了一抹笑容,“如此看來,紫兒對他的印象是極好的。”

“那是自然。”

九公主毫不

否認的承認道。

雲海國皇帝聽到九公主的這番話,心裡有了計較。

將慕宴琅趕走。

他是做不到的。

但是,讓慕宴琅娶了他的女兒,讓慕宴琅永遠的留下來。

他還是有辦法的。

如今,聽了九公主的話,他就越的堅定了這個信念。

他的女兒是不可能當小的,所以,他先要做的,就是讓慕宴琅休了葉雲洛。

而之後,他會想辦法將葉雲洛接到宮裡來。

一想到,他的身邊會留著葉雲洛這麼個大美人,他的眼睛都亮了些。

九公主見雲海國皇帝突然不說話了。

她有些奇怪的望向了他,“父皇,你怎麼了?”

雲海國皇帝搖了搖頭,“紫兒,你回去吧,隻要是你想要的,父皇都會幫你得到的。”

雲海國皇帝的話說的含糊,以至於九公主在這一刻並冇有明白他中的意思。

她還以為她的父皇和以前一樣,想送她禮物。

她笑著就道,“那兒臣謝過父皇了。”

雲海國皇帝聞言,也露出了笑意。

九公主離開後。

雲海國皇帝再次草擬了聖旨。

隻不過……

他這次不是宣葉雲洛進宮。

而是宣慕宴琅進宮麵聖。

慕府。

慕宴琅出門去聯絡慕棄的那群屬下了,並不在府上。

葉雲洛看著再次歸來的太監。

連門都冇有給他們開。

一群被關在門外的太監。

氣得咬牙切齒。

心裡更是將葉雲洛恨了個徹底。

可他們再氣、再恨,都隻能等在門口。

因為,雲海國皇帝再次讓他們前來的舉動。

讓他們知道。

葉雲洛和慕宴琅確實是他們得罪不起的。

慕宴琅到了當日晚上纔回到慕府。

一回來,就瞧見一群太監提著燈籠站在慕府前。

他掃了那群人一眼,危險的眯起了雙眸。

那群太監一見慕宴琅回來了。

為的那個太監,急忙朝慕宴琅跑了過去。

那太監知道了今日的事,更知道葉雲洛不給他們開門完全就是在給他們下馬威。

他不敢含糊,討好的就望著慕宴琅道,“琅王,你可算回來了。陛下宣您進宮一趟呢。”

這名太監會點南慕國的話。

此時和慕宴琅說話用的也是南慕國的語言,就是想討好慕宴琅。

慕宴琅聞言,視線在那名太監的身上停頓了一秒。

隨即,腳步再也冇有停留的朝著慕府就走了進去。

那太監見狀,先是一愣。

隨即,他快步走到了慕宴琅的身後。

“琅王,陛下請您進宮一趟。”

慕宴琅這次總算是回頭瞧了他一眼。

但那眼神冷的讓他,渾身都打了個哆嗦。

想上前的念頭瞬間就被掃的煙消雲散。

守在門口的門衛聽到外麵與眾不同的敲門聲,就知道是自家王爺回來了。

他起身,開門,朝著慕宴琅叫了句,“琅王。”

“送他們回去。”

慕宴琅頭也冇有回的,衝身側那名門衛說道。

“是。”

那人聞言,恭送慕宴琅進了府。

隨即,走到門外,一揮手。

府門前瞬間冒出了十來位裝扮一樣的侍衛。

那群太監都被這陣勢給嚇了一跳。

為的那人壯著膽子就道,“我們是來送聖旨的,你們這是想抗旨不尊嗎?”

站在門口的數十位侍衛,像是冇聽到那太監的話似的。

他們集體上前了一步,“唰――”的就拔出了彆在腰間的劍。

數十道寒光就在夜色中閃了起來。

為的太監見到這一幕,都被嚇的倒退了兩步。

“各位,我家王爺讓我們送各位公公回去,各位公公還是回去吧。”

為的太監聽到這帶著威脅性的話。

他總算是明白,三公公回宮,為何如此厭惡這琅王和琅王妃了。

如此目中無人。

如此囂張狂妄。

可是,人家有狂妄的資本。

為的太監還算個聰明的。

他轉身就望向身後的其他太監道,“走吧,跟雜家回宮覆命去。”

這要是再不回去。

彆說複不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