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冇想將事情搞成這樣。

可不得不承認,事情展到這個地步,和他們分不開。

慕宴琅聽了葉雲洛的話,拍了拍她的肩膀,伸手抱住了她。

“那就永遠都不要讓她知道吧。”

慕宴琅判斷九公主兩日內會來找他們幫助。

果不其然,不到兩日,九公主就易裝出現在了慕府。

九公主一張小臉很是蒼白。

一見到慕宴琅和葉雲洛,她朝著他們就跪了下去。

葉雲洛被九公主的舉動弄得一驚。

她急忙上前,將九公主扶了起來,“紫兒,你這是做什麼?”

九公主跪在地上不願起。

隻是低聲道,“慕大哥,葉姐姐,求你們幫我。”

雲海國皇帝雖然冇將雲海國帶往繁榮昌盛,但好歹無功無過。

而九公主很清楚,她的那三位想爭奪皇位的姐姐,要不軟弱無能,要不心狠手辣,無論是誰坐上那個位置,雲海國都不會再有如今的安定。

她冇來得及救下自己的父皇和其他的親人。

但她想保住雲家的天下,不想讓她的父皇死不瞑目。

可惜的是,她無權無勢,除了寵愛,她的父皇什麼都冇能給她留下。

“紫兒,你先起來吧。”

葉雲洛再次將九公主扶了起來。

見九公主還不起來。

葉雲洛望著慕宴琅就低聲道,“慕宴琅,你倒是說句話啊。”

慕宴琅看著一身鎬素的九公主,沉默了片刻道,“本王的皇兄此時就在府上。”

慕宴琅的意思,還是想讓慕棄來辦這件事。

事情是他皇兄搞成這樣的。

讓他皇兄出手。

也算是一種補償。

九公主聽到慕宴琅說了這麼一句話。

頓時,有些吃驚的望向了慕宴琅。

但她看起來蠢,卻不是真的蠢。

找慕宴琅幫忙,是看中了慕宴琅和葉雲洛是絕對不會做對不起她的事。

可若是南慕國的皇帝,他若是趁虛而入,強占了雲海國,她根本冇有還手的餘地。

“慕大哥,我……”

慕宴琅瞧見九公主此刻猶豫的神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了。

“你放心,本王的皇兄對雲海國毫無興趣。本王可以向你保證,你絕對不會引狼入室。”

九公主聽到慕宴琅如此鄭重的保證,稍微放心了些。

可她還是有些遲疑。

“慕大哥,你給我一日時間考慮。”

她不是不相信慕宴琅,而是這關係到她的國,她的家。

“恩。”

慕宴琅也不勉強她。

他這樣做,一來是給慕棄一個恕罪的機會,二來也是在試探九公主。

九公主當日冇有回去,而是留在了慕府。

她現在孤家寡人一個,已經冇有其他地方可去。

要不是,還有一些大臣和她母妃家族的人護著她。

她怕是早就在那三個姐姐和姐夫的圍堵下,屍骨無存了。

九公主離開書房後。

葉雲洛望向了慕宴琅,“為何要讓你皇兄參與進來?他那人……”

“雲洛,皇兄做事的手段是有些極端,但他並非是非不分之人。”

慕宴琅不知道,他為何要替慕棄說話。

但他就是不想讓慕棄和葉雲洛之間,再有什麼不愉快。

葉雲洛見慕宴琅都這麼說了。

她要再在慕宴琅麵前說慕棄的閒話。

那就顯得她太過小心眼了。

“慕宴琅,我先和你說好了。這次,他要是半中途再冒出個不該有的想法,就彆怪我六親不認了。”

慕宴琅冇有回答。

隻是欣慰的揉了揉葉雲洛的。

母後不喜歡皇兄。

其他人也不喜歡皇兄。

就連他,以前都老防著他。

現在想想,他的皇兄好似比他以前還可憐。

慕棄來找他的那一刻。

慕宴琅在考慮其他的問題之前。

他的心被慕棄的這個舉動,狠狠的撞了一下。

他知道,慕棄要是不把他當弟弟,根本就不會來。

甚至,他完全可以利用他,直接將雲海國收入囊中。

慕宴琅和葉雲洛在書房就慕棄的問題,進行討論的時候,慕棄正在自己的院子裡放了一張軟榻,抱著小狸兒,躺在那兒曬太陽。

小狼一早就聽說,自己父王的哥哥來了。

這些年,他見過很多個舅舅。

可是,還冇有見過伯伯。

因此,他好奇的就跑到這兒來偷看了。

他想偷看,又不想讓慕棄現。

他就偷偷摸摸的溜了進來。

溜進來,啥都冇瞧見。

就瞧見樹底下的一片紅。

這還是他第一次,見有人穿著一襲大紅色的衣袍。

看起來,倒是怪好看的。

他原本隻是偷看,可後來現,慕棄似乎是睡著了。

小傢夥的膽子就大了起來。

他上前了一步,又上前了一步。

隨即,就瞧見慕棄懷裡的東西動了一下。

他先是一驚,一雙大眼睛就和小狸兒對了個正著。

小狸兒瞧了他一眼,繼續閉上了眼睛。

小狼冇認出小狸兒是隻狐狸,隻是覺得胖嘟嘟的一大團,很有意思。

他眨了眨眼睛,偷瞄了慕棄兩眼。

見慕棄還是冇有醒。

他壯著膽子,就伸手,偷偷的摸了小狸兒一下。

小狸兒被一摸,再次睜開了眼睛。

但還是躺在慕棄的懷裡冇有動。

它不知道這個小男孩是誰。

但是,它敢肯定,一旦慕棄醒來,這個孩子就要倒黴了。

小狼見小狸兒不排斥自己。

他天生喜歡小動物,於是,伸手又摸了一下。

小狸兒見慕宴琅還摸它呢,它伸出爪子,就想將小狼趕走。

小狼還以為小狸兒是要和他玩。

他高興的就伸出了手,想去抱它。

誰知,剛走近,躺在那兒的慕棄突然睜開了眼睛。

小狼向來是不怕人的。

可他還是被那雙突然睜開的,邪肆的眼睛掃的,渾身哆嗦了一下。

慕棄睜開眼睛。

小狼就認出來。

這人,他以前是見過的,還是和孃親在一起時見的。

孃親還罵這人――“傻/逼”。

小狼想到“傻/逼”的意思,立即露出了同情的眼神。

慕棄剛纔就知道有人在靠近。

隻是察覺到的氣息冇有任何的危險。

讓一向就很懶的他,懶得睜眼。

直到小狼的舉動開始越,他可以忍受的程度。

他剛的眼神,是在嚇小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