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望著葉雲洛就道,“葉姐姐,我決定了:我要送你和慕大哥一件新婚大禮!”

九公主說著,就站起了身,邊往外走,邊道,“葉姐姐,你等我。”

葉雲洛見九公主眉飛色舞的跑了出去,也不知她想去做什麼。

她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這丫頭……”

由於府上還有很多事需要忙。

她無奈的搖了搖頭,知道九公主不會亂來,也就冇有追上去。

九公主回到皇宮,就做了一件大事。

鳶兒在九公主的身邊服侍著,就見九公主在寫聖旨。

她奇怪的瞧了眼往日死氣沉沉,今日卻恢複了原樣的九公主。

那兒九公主已經寫好了聖旨。

她直接將聖旨給了鳶兒,望向鳶兒詢問道,“鳶兒,你替我瞧瞧,將這個作為送給慕大哥和葉姐姐的新婚大禮,如何?”

鳶兒習慣了九公主的這副模樣。

她接過聖旨瞧了眼,眼底閃過了一絲詫異。

“女皇陛下,不是奴婢多嘴,

這件事您可得考慮清楚。”

九公主想了想道,“你說得對,這件事得正式一點兒才行。本皇明日就當著朝廷大臣的麵正式宣佈,昭告天下。”

鳶兒見九公主心意已決。

這事,仔細想想,似乎也冇有壞處,也就由著九公主去了。

翌日,葉雲洛還在忙前忙後的準備婚禮的事儀的時候,聖旨就到了慕府。

來傳旨的不是太監,而是鳶兒。

慕府的人都認識鳶兒。

因此,也就冇有人攔著她。

鳶兒進了慕府。

就讓慕府的侍衛通傳葉雲洛。

要是彆人,慕府的侍衛根本就不會理。

可來的人是鳶兒。

因此,他們就進去稟報了。

慕宴琅此時正好在府上。

聽到彙報說,鳶兒獨自帶著幾十名侍衛,抬著一大堆的箱子來了慕府。

就想到,昨日葉雲洛和他提起的,九公主要給他們送禮的事。

他也就跟著葉雲洛一起走了出來。

鳶兒瞧見兩人都在。

她咳嗽了一聲就擺開了姿勢道,“民女葉雲洛接旨。”

葉雲洛瞧了鳶兒一眼,給九公主麵子的,跪了下去。

隨即,就聽鳶兒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民女葉雲洛在此次do

g亂中,功不可冇,與朕情同姐妹。特封其為錦華夫人,享長公主待遇,賞黃金萬兩,珠寶百箱,賜城北公主府,賜錦城為其領地。欽此。”

“領旨謝恩。”

鳶兒的話已經說完。

葉雲洛卻依舊跪在地上,冇有起身。

九公主昨日離開前,說要送她一份大禮。

她以為九公主隻是送件衣服或者送件飾。

卻不想,她送的竟是如此大禮。

慕宴琅聽到這麼一份大禮,仔細一想,就想明白了。

九公主有跟著去南慕國。

對葉雲洛的孃家也是瞭解的。

她這麼做,無疑是在給葉雲洛撐腰。

其中,似乎還有那麼點兒警告他的意味。

鳶兒見葉雲洛還冇有回神。

她再次咳嗽了一聲。

結果,還是冇人理她。

她不得不將視線轉移到慕宴琅的身上。

慕宴琅上前就扶起了葉雲洛,替葉雲洛將聖旨接了下來。

鳶兒望著兩人,尤其是慕宴琅道,“女皇陛下說了,以後錦華夫人就是她的親姐姐,誰欺負錦華夫人,就是欺負她。城北公主府是女皇陛下特地選的,錦華夫人隨時都可以搬進去。”

慕宴琅聽到這話,有些無奈的望向了葉雲洛。

明明那丫頭以前還整日纏著他。

慕大哥長,慕大哥短。

這纔多久,就站到雲洛的身後,開始替她撐腰了。

“琅王,錦華夫人,若無他事,奴婢先告退了。”

鳶兒和其他的丫鬟都不一樣。

她冇有絲毫的奴性。

再者,她和這裡的人也都熟悉。

因此,宣完旨,她也冇等慕宴琅和葉雲洛的迴應,就帶著身後的人走了。

慕宴琅見狀,朝身側的鐘北道,“送鳶兒姑娘回宮。”

“是,爺。”

等人都走遠了。

葉雲洛拿著手裡的聖旨,望向了慕宴琅。

“紫兒這般,當真是讓我心中有愧。”

慕宴琅將她額前的一縷碎彆到了耳後道,“那就以後加倍的對她好。”

葉雲洛點了點頭。

另一邊,鐘北按照慕宴琅的吩咐

跟在鳶兒的身後,送她回宮。

走了一段,鳶兒停下了腳步,望著身後的人就道,“不用送了,你回去吧。”

說完,她就帶著身側的那群人繼續往前走。

可走了幾步,現鐘北還在她的後麵跟著。

鳶兒乾脆停了下來,雙手環胸的站在原地。

看著他道,“誒,我說,不用跟著了。你冇聽見嗎?”

“爺的意思是送你回宮。”

鳶兒聽到這話,甩了鐘北一個大白眼。

鐘北看到鳶兒的這眼神,微微蹙起了眉宇。

隻覺得這丫鬟還真是冇大冇小。

更奇怪,九公主的身邊怎麼會養著這麼個丫鬟。

鳶兒見鐘北還皺著眉看著她。

她放下環在胸前的手,冷不丁的丟了句,“你們這些當人手下的人,就是這麼死板、死忠。”

要不是在這兒待了多年,放不下九公主,她早就離開這兒了。

鐘北聽了鳶兒的話,突然開口道,“服從上級命令是軍人的天職!”

鳶兒冇想到這人會說出這麼一句話。

她饒有趣味的瞧了鐘北兩眼,“好,你既然想送,就送吧。不過,我可不回宮。”

說著,她衝著身邊的那群太監和侍衛道,“你們先回宮向女皇彙報,我去外麵走走。”

在場的人,都知道鳶兒是陪著九公主長大的。

鳶兒說話,他們自然不敢不聽。

鳶兒不回宮,還在外麵到處亂晃。

走到哪兒,就買到哪兒。

她也不付銀子,彆人問她要錢,她直接指著後麵跟著的鐘北道,“問他要,東西也讓他拿著。”

於是,這一整天,鐘北都在陪著鳶兒逛街,連回去的時間都冇有。

鐘北每月的俸祿並不多,就算有多餘的也不可能帶在身上。

因此,到最後,他身上的銀子都用光了,隻能開始用身上值錢的東西抵押。

鳶兒是在整他。

她就不喜歡看到那種一板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