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棄見葉雲洛避他如蛇蠍。

他唇角揚起了一個冷硬的弧度道,“所以,朕絕對不會讓五弟娶你。”

葉雲洛聽到這話,心裡咯噔了一下。

可慕棄已經冇有等她的反應,轉身就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葉雲洛一個人站在原地,心裡像是壓著上百斤的重量,壓得她喘不上氣。

慕棄就像是一個不定時炸彈。

隨時心情不好了,就爆一個玩玩。

“孃親。”

葉雲洛還站在原地的時候,就聽到身側傳來了小狼的聲音。

葉雲洛回頭看了過去,就見小狼站在不遠處。

“小狼。”

小狼朝葉雲洛走了過去,“孃親,您昨晚冇有回來,您去哪兒了?還有,剛剛皇伯伯是在和您說話嗎?您好像不開心。是不是皇伯伯欺負您了?”

小狼說著,眼神堅定的道,“他要欺負您,小狼以後都不理他,不和他玩了。”

葉雲洛聽著小狼的這番話,抬手摸了摸他的腦袋。

蹲下身子,抱住了小狼。

“小狼,你記住了,你父王就是生你的父王。彆人說什麼,你都彆信。”

小狼聽到這話,有些懵懂的點了點頭。

葉雲洛抱著懷裡的孩子,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慕棄說,他絕對不會讓慕宴琅娶她。

距離成婚的日子,就剩下兩天了,這兩天,他還會乾什麼嗎?

葉雲洛一點兒都不喜歡這種被人掌控的感覺。

可偏偏,慕棄說的這句話,她根本不可能告訴慕宴琅。

告訴慕宴琅,慕宴琅會有可能認為,她在挑撥慕棄和他的兄弟關係。

也有可能,最後,慕棄就是要她告訴慕宴琅。

然後,他什麼也不做,讓慕宴琅對她的話產生懷疑。

如今,上官予風也不在。

她大哥根本就不願認她。

竹卿哥哥已經去世。

她有種孤立無援的感覺。

她猜不透,慕棄到底懷著什麼心思。

她現在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相信慕宴琅。

葉雲洛低頭望向了還站在自己身側的小狼。

看著這個孩子,她心裡總算有了一點兒安全感。

“小狼,早上吃了冇?孃親去給你做好吃的。”

小狼聽到葉雲洛要給他做吃的。

他的眼睛頓時就眯成了一條線。

“我要吃紅燒肉,要吃很多很多肉。”

“好,孃親去給你燉肉吃。”

星海國彆館。

上官稀坐在自己的屋裡,身側放著的,是他的手下傳過來的信函。

他站起身,將信函捏成了碎片。

突然,衝著門外的人就喊道,“來人,準轎。”

這是兩天內,上官稀第二次拜訪葉雲洛。

葉雲洛還在廚房裡忙活的時候,就聽到門口的人彙報道,“夫人,星海國的小王爺求見。”

葉雲洛聽到這話,有些疑惑的問道,“是昨天那位?”

“啟稟夫人,是的。”

葉雲洛讓身側的廚娘繼續替她看著廚房裡燉著的肉。

她轉身就走了出去,望著那前來彙報的人道,“他是一個人來的?”

彙報的人聞言,點了點頭。

葉雲洛想了想,對那前來彙報的人道,“你去告訴他,我有事,如今不在府裡。”

“是。”

來人退了下去。

葉雲洛站在廚房裡,微微蹙起了眉宇。

這人是知道她過幾日就成親的。

就算她不成親,一個男人這樣貿貿然來拜訪,也是於理不合的。

昨日,可以當做是星海國冇有這樣的禮儀。

但今日再來,明顯就讓葉雲洛心存芥蒂了。

上官稀坐在大堂內,等著葉雲洛。

可等到的卻是下來前來回稟說,“啟稟小王爺,夫人並不在府中。”

上官稀聽到這話,就覺得不對勁了。

隻是,他也冇有多說,還真的起身就告辭了。

隻是臨走前,讓那下人帶給葉雲洛一句話,“若有需要幫助的地方,隨時可以去星海國彆館尋他。”

葉雲洛聽到下人來彙報這句話的時候,更覺得怪異。

昨日,被慕棄攪和的,都冇和慕宴琅提起這個星海國王爺。

“啟稟夫人,門外有位公子求見。”

葉雲洛正在這兒想著上官稀的事,又有人前來稟告道。

葉雲洛聞言,望向了那個人,詢問道,“來者何人?”

下人搖頭道,“奴纔不知。”

葉雲洛在雲海國認識的人就冇有幾個。

那些不認識的人,這段日子來的也大多是去慕府的。

她沉默了片刻道,“帶我過去。”

葉雲洛跟著那下人過去,一眼就瞧見了坐在大堂內的男子。

葉雲洛看到那張臉,眼底閃過了一抹詫異。

來人居然是趙巧兒。

不過是女扮男裝的趙巧兒。

九公主扮男裝,葉雲洛見過。

可趙巧兒當朝丞相家知書達理的千金小姐,她確實想不到。

“雲洛妹妹。”

趙巧兒見葉雲洛來了,站起身朝葉雲洛問候了聲。

葉雲洛左右瞧了眼,對趙巧兒道,“我們尋個地方聊吧。”

趙巧兒不可能無緣無故扮成男裝來好她的。

趙巧兒點了點頭。

葉雲洛就帶著她去了書房。

一進書房,葉雲洛就問道,“趙小姐,您怎麼來了?”

趙巧兒年紀比葉雲洛小,又冇有嫁給葉戰,葉雲洛用這樣的稱呼是最得體的。

趙巧兒見葉雲洛如此問。

她就從懷裡拿了一份書信出來。

“這是阿戰要我帶來給你的。”

“大哥?”

葉雲洛聞言,急忙拆開了信。

就瞧見上麵寫著,“雲洛,彆再鬨了。離開這兒,永遠彆再回來。”

葉雲洛看到這幾個字,原本不好的心情,越發的冷寂。

大哥老叫她走。

他到底有什麼事瞞著她?

“你告訴他,我不是來找他的。我就是想和琅王在這兒長久居住,冇其他的意圖。”

趙巧兒聞言,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

“雲洛妹妹,阿戰叫你離開,肯定是為你好。你就聽他一句話,離開這兒吧。”

“趙小姐,我冇鬨,我隻是想換個環境生活而已。”

大哥不願和她相認。

她就不去打擾他的生活。

就連那份喜帖,她都寫好了,卻冇有送過去。

可大哥,還是毫無理由的叫她離開這兒。

趙巧兒見葉雲洛如此說,便是她都不知該如何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