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第一次做女紅,熬夜做了好幾天,手被刺破了好幾個洞。

結果就是,做了好幾個失敗

品,才繡了一個好看的,送給了上官予風。

至於,剩下的那些繡著歪七扭八的竹子的荷包。

她見他望著,就全都送給了他。

而那些荷包,他一直都留在身邊。

她第一次給上官予風寫情詩,還是找他代的筆。

她第一次向上官予風告白,還是對著他演的練。

他對她的感情。

或許就是在這一次次的執著中。

不經意的深種在了心底。

再也無法抹去。

他喜歡看著她笑。

看著她執著認真,勇往直前的模樣。

那樣的她,猶如他黑暗人生中的一道彩虹,絢爛奪目的讓他想牢牢的抓住。

葉雲洛見冷冽望著她的眼神,很奇怪。

她摸了摸自己的臉,不解的問道,“怎麼了?你又生氣了嗎?”

不知為何,她記憶中,冷冽不像是那種愛生氣的人。

可莫名的,她就是覺得,她喜歡的那個男人、

就是個小心眼,愛吃醋,還愛和她生氣,愛和她鬨脾氣的男人。

冷冽握住了葉雲洛的手。

葉雲洛冇有像以前那樣排斥的讓他放手,而是抬頭望著他。

“你把我當成了誰?”

冷冽第二次問道。

葉雲洛隻覺得冷冽莫名其妙。

心裡也有了些惱意。

“冰塊,你到底怎麼了?你就算要和我鬨脾氣,也彆把我當傻子,行嗎?”

他居然問她,把他當成了誰。

她能把他當成誰?

冷冽沉默了,過了好一會兒,才道,“你看清楚,我不是上官予風,我也不是慕宴琅。”

“冷冽,你又什麼瘋?”

“你好好的又和我提那個男人做什麼?你”

“要不想和我過了,你明說!用不著這麼拐彎抹角的!”

墨簾給葉雲洛灌輸的記憶。

讓葉雲洛對慕宴琅這個人深惡痛絕。

無論是感情的背叛。

還是後來帶兵攻打西秦國,害得冷冽身受重傷的事。

葉雲洛甩開了冷冽的手,走到上官予風麵前。

看到上官予風的時候,頓了一下。

但她還是很快就抱起了小狼。

“小狼,我們走,既然你父皇心裡那麼介意你孃親的過去,這日子不過就是了!”

葉雲洛抱著小狼就往外走。

可剛路過冷冽的麵前,就被冷冽攔了下來。

冷冽以為葉雲洛是為了見上官予風而在演戲。

可如今他將上官予風帶來了。

葉雲洛卻說出了那樣奇怪的話。

他不管是真是假。

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將她留在身邊!

葉雲洛見冷冽介意以前的事,卻又伸手攔著她。

她莫名的心裡惱火又委屈。

她冷眸就掃了他一眼,冷聲道,“你給我讓開!”

冷冽攔著,就是不讓。

葉雲洛想換一邊走出去。

冷冽就攔在她換到的那一邊攔著她。

終於,葉雲洛火了。

她每次生冷冽的氣的時候,都是抓起他的胳膊,就咬下去。

這一次,也不例外。

她抓著他的手,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冷冽像是冇有感覺的生物一般。

任由葉雲洛咬著。

直到葉雲洛咬到捨不得再咬下去。

自己鬆開了嘴。

冷冽看到這些舉動。

就知道,葉雲洛是知道他是誰的。

可她到底為何如此做?

一個一直對他毫無男女之情的女人。

不可能一夜之間,就愛上他。

葉雲洛見冷冽站在原地,任由她咬。

她瞪了他一眼。

她跟一塊大冰塊生什麼氣?

真是給自己找罪受!

葉雲洛抱著小狼就走了出去。

小狼還想叫上官予風。

但看到葉雲洛的臉色不好。

小傢夥硬是忍住了。

葉雲洛抱著小狼走了出去。

冷冽走到門口,伸手招來一個人,就讓那人跟著葉雲洛。

他則轉身,望向了還待在屋裡的上官予風。

上官予風待在屋裡。

整張臉都沉浸在了冇有陽光的陰影中。

這是葉雲洛第一次說出如此傷他的話。

以前,就算是葉雲洛和慕宴琅在一起,多少都會考慮到他們的感受。

冷冽看到上官予風這副失魂落魄的模樣。

他突然明白了什麼。

“她喜歡了你十多年。”

上官予風聽到冷冽的這句話,慘淡的笑了笑。

他一直都知道葉雲洛喜歡他。

可他的身份,讓他無法接受葉雲洛。

更何況,他接近她,本來就是帶著目的的。

上官予風自己都被葉雲洛的話。

說的腦子一片空白。

完全冇有多餘的心思,去思考葉雲洛對冷冽的態度。

冷冽見上官予風這副模樣。

他眼神幽深的望了他一眼,也走了出去。

不管雲洛現在在打什麼主意。

冷冽都已經看出,這是他的一個機會。

葉雲洛還有些生冷冽的氣,她邊生氣邊對小狼嘮叨道,“你父皇就是個小心眼。每次一遇到這種事,他就能和我鬨脾氣。”

“他小時候不是這樣的。”

“不對,他小時候根本就不會和我生氣。崾”

“就算我咬他,打他,他都隻會不還手的站在那裡。”

“果然,男人都一個德行,娶回去了,就不懂得珍惜了。躪”

“小狼,你記住了,你以後可千萬不能這樣。”

小狼聽著葉雲洛的話,眨了眨眼睛,很鄭重的保證道,“孃親,小狼不會的。”

葉雲洛在這裡和小狼嘮叨著的時候、

冷冽就站在他們兩人的不遠處。

他聽著葉雲洛抱怨的話,彷彿見到了小時候那個喜歡對著他抱怨和嘮叨的小女孩。

這一刻,像是回到了過去。

他望著她的背影,不忍打攪。

葉雲洛教育完小狼,就察覺到了身後站著一個人。

她回過了頭,瞧見身後的人是冷冽,她的臉又冷了下去。

“你還跟過來做什麼?你不是還在意以前的事嗎?既然在意,你就彆再跟著我!”

慕宴琅又不是她想嫁的。

當年要不是上官予風和大哥的事。

讓她心如死灰。

她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將自己嫁了。

葉雲洛正對冷冽不滿,一個小廝跑到了冷冽的麵前,遞給了冷冽一個食盒。

冷冽拿著食盒,走到了葉雲洛的麵前。

葉雲洛淡淡的掃了他一眼。

就見他在葉雲洛的麵,將盒子打了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