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沉默了片刻,聲音冷沉的開口道,“有什麼好怕的。”

這麼多年了,他都這樣撐過來了。

他這輩子認準了她。

用儘他全部的生命。

他還有何好怕的?

慕棄見慕宴琅這般說。

他落在慕宴琅的身上的視線不由的深了些。

兩人就這樣進了城。

慕棄知道冷冽現在的住處。

冷冽似乎也從未想過要瞞著任何人。

慕棄帶著慕宴琅朝冷冽居住的宅子走了過去。

可剛路過一間成衣店,慕宴琅卻停了下來。

慕棄察覺到身後的慕宴琅停了下來。

他回頭望了過去,還未問生了何事。

就見慕宴琅臉部緊繃,雙手也握成了拳,猶如一陣狂狷的風,大步流星的朝成衣店衝了進去。

葉雲洛正拿著衣物在冷冽的身上比較,給冷冽挑衣物。

就察覺到身後多了一股強硬的氣息。

她回頭,就瞧見一路推開人群,眼中滿是怒意、委屈、難以置信等複雜情緒,朝她跑過來的慕宴琅。

“誒,你這人怎麼回事兒啊?躪”

成衣店裡的人不少,被慕宴琅推開的人,全都不滿的抱怨了起來。

可是,當這些人看到慕宴琅冷眸掃過去的眼神,一個個都噤了聲。

慕宴琅跑到葉雲洛的麵前,一把就拉住了她的手。

慕宴琅拉著葉雲洛的手,就將她往外拉。

站在門口,看到葉雲洛對其他男人做著,她以前隻會幫他做的事。

他像是被人對著腦袋打了一拳。

連思考的能力喪失殆儘。

隻剩下最原始的衝動。

帶走葉雲洛,讓那個男人消失在葉雲洛的麵前!

葉雲洛見朝她衝過來的人,居然是慕宴琅。

他還一上來就拉她的手,想將她拉出去。

她也火大了。

她掙紮著就想將自己的手扯出來。

可慕宴琅的力氣太大。

大也就算了,他居然還用那種抓jia

似的眼神,憤怒的瞪著她。

冷冽見慕宴琅如此快就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

他沉眸上前就扣住了慕宴琅的手腕,冷寒黯啞的聲音在眾人的耳邊響了起來。

“放開!”

慕宴琅見站在眼前的人戴著麵具,再看他的打扮。

想到慕棄說的話,他立即認出了眼前的人。

慕宴琅見冷冽居然還敢阻止他。

他冷眸掃向了冷冽,用另一隻手扣住冷冽掐住他手腕的手,帶著殺意的道,“早知道你居然在打雲洛的主意,我當年就該先捅死你,再踹你下去!”

“慕宴琅,你有病啊!”

葉雲洛聽到慕宴琅的話,朝著慕宴琅的臉,一巴掌就甩了過去。

這一巴掌下去,慕宴琅明顯被葉雲洛打懵了。

他轉過頭,望著葉雲洛,過了好一陣,才難以置信的開了口,聲音中滿是受傷和怒火,“雲洛,你打我?你居然為了他打我?”

她說她愛他。

她說一輩子都不會離開他。

可如今,她居然為了另一個男人打他?

葉雲洛被慕宴琅受傷的眼神看的愣了一下。

可隨即,想到以前的事。

她的心就冷了下來。

她衝著慕宴琅就嗬斥道,“放開!”

慕宴琅已經不記得他有多少年,冇有被葉雲洛氣到動怒了。

他抓著葉雲洛就想強行將她拉出去。

冷冽沉眸,拉住葉雲洛的另一隻手,掌心灌入一股內力,一掌朝慕宴琅襲去。

慕宴琅見葉雲洛打他,冷冽還想打他。

他的雙眸瞬間迸出一股懾人的狠意。

慕宴琅拉著葉雲洛死都不鬆手。

另一隻手,和冷冽“嘭”的就對上了。

兩人內力皆是極為強勁之人。

這一掌,震的在場冇有武功的人,全都捂住耳朵尖叫了起來。

能跑的人,全都朝外跑了出去。

慕棄眼見兩人打了起來。

小狼還瞪大了眼睛,被嚇呆的站在了原地。

他身形一躍,竄進店內,就將小狼抱出了店內。

“慕宴琅,你給我放手!”

葉雲洛眼看兩人一陣瘋打。

冷冽不敵,被打的倒退了一步,還吐出了一口血。

她抬手,就朝慕宴琅一掌打了過去。

葉雲洛的內力並不強。

這一掌對慕宴琅來說,隻是隔靴搔癢。

但這個舉動本身對慕宴琅,就是一種看不到傷口的傷害。

葉雲洛也是火大了。

見慕宴琅還不鬆手。

她再次朝他打了一掌過去。

這次,慕宴琅躲都冇躲,就站在原地,讓葉雲洛打。

葉雲洛打過去,見慕宴琅不躲,也愣了一下。

慕宴琅眼中滿是憤怒。

在葉雲洛愣著的那一刻,他強行抱起葉雲洛,就將她擄了出去。

冷冽見慕宴琅將葉雲洛擄走。

他硬撐著五臟六腑的疼痛,站起身,追了出去。

三年前的傷,傷得太重。

他現在確實不是慕宴琅的對手。

慕宴琅擄走葉雲洛,也不知道要把葉雲洛帶哪兒去。

他隻是生氣,氣葉雲洛居然對冷冽那麼好。

他準備了那麼久,準備他們的婚禮。

為了上官予風,她說走就走了。

丟下他一個人麵對殘局還有擔心她。

她現在還,還……

慕宴琅氣得都不知該用什麼詞語來形容他的心情。

葉雲洛對慕宴琅是恨之入骨。

慕宴琅冇有點她的穴道。

她開始冇有行動,等慕宴琅冷著臉,怒氣沖天,注意力完全不在她身上的時候,她趁他不備,再次朝他襲擊了過去。

慕宴琅猝不及防,又捱了葉雲洛一掌。

他瞪著眼睛,盯著葉雲洛,眼中滿是血絲,幾乎滴出血來。

冷冽不在,她居然還打他?

他不相信這是真的。

明明,不久前,她還說愛他,還要嫁給他。

葉雲洛被慕宴琅的眼神看的莫名一怔。

慕宴琅眼中怒火沖天,帶著她,找到一個荒無人煙的院落,就落了下去。

葉雲洛還未反應過來。

慕宴琅直接將她撲倒在了地上。

他伸手就去扯她的衣物,咬她的嘴唇。

“慕宴琅,你瘋了嗎?你給我住手!”

葉雲洛回過神,開始劇烈反抗。

可慕宴琅的力氣猶如一匹餓極了的狼,整個人都壓著她,壓製著她的手腳,好像要將她整個人連骨頭帶肉的全都吃到肚子裡去。

葉雲洛激烈掙紮,反抗著,在混亂中抓到了自己頭上的銀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