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塊,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葉雲洛為自己對慕宴琅那種奇怪的感覺,感到抱歉。

在和慕宴琅待在一起的這兩天裡。

有那麼一瞬間,她居然懷疑冷冽有事瞞著她。

冷冽望著蹙著秀眉,滿臉抱歉的葉雲洛。

他走上前,伸手抱住了她。

葉雲洛聞到鼻尖有些陌生的氣息,愣了一下,才伸出手,回抱住了他。

冷冽將葉雲洛帶了回去。

星海國都城,某處宅子。

小狼跟在慕棄的身後,時不時的往屋子裡瞧一眼。

他憋了一陣,忍不住拉住了慕棄的衣袖,小臉滿是擔憂,眼淚汪汪的問道,“皇伯伯,父王是不是要死了?”

慕棄聽到這話,低頭望了小狼一眼。

“你擔心他?”

小狼點了點頭,小嘴癟成了一條線,眼淚汪汪的道,“雖然他很討厭,老是和我搶孃親,可是,我不想讓他死掉。”

“有你爹爹在,你父王死不了。”

冷冽讓上官予風離開之後,上官予風並未離開,而是和慕棄見了麵。

他們本是打算留在這裡,等慕宴琅過來,再趁機帶走葉雲洛的。

但後來,葉雲洛的態度,讓他們猝不及防。

不得不改變計劃,讓慕宴琅先帶葉雲洛離開。

小狼聽到慕棄的回覆,眼淚一下子止了下來。

“皇伯伯,您都冇有告訴我,前幾天父王為什麼要和父皇打架,孃親還打了父王?”

“皇伯伯,孃親不是說打架是不對的嗎?”

小狼這幾日,一直乖乖的和慕棄,上官予風待在一起。

直到,冷冽將慕宴琅送到了他們麵前。

慕棄見小狼不解的望著他,小眼眶裡還帶著水汪汪的水漬。

他伸手,摸了摸小狼的腦袋,打了個比方道,“要是有人不經過你同意,就搶你最喜歡的玩具,你會如何?”

小狼想了想,然後不確定的道,“父皇搶了父王的玩具嗎?”

“可是,皇伯伯,父王不是有很多銀子嗎?父王為何不再去買一個呢?”

慕棄聽了這話,抱起了小狼,“有些東西,是銀子買不到的。”

慕棄說的太深奧。

小狼聽不懂了。

小傢夥再次將視線轉移到了緊閉的房門那兒。

皇伯伯不是說孃親是故意對父皇好的嗎?

那孃親為何還要打父王呢?

父王都帶孃親回去了。

孃親為什麼又跑回來了?

上官予風在屋裡待了大半天,才走了出來。

小狼見上官予風出來了。

他跑上前,一把就抱著上官予風的大腿,“爹爹,父王起來了嗎?”

上官予風見小狼如此擔心,摸了摸他的小腦袋,安撫道,“彆擔心。”

小狼見上官予風叫他“彆擔心”,以為慕宴琅冇事了。

小傢夥立即告狀道,“爹爹,皇伯伯說的都是假的,孃親冇有要跟我們回去,孃親又跑回來了。”

“皇伯伯剛和我說,父皇搶了父王的玩具,可是孃親還幫父皇打父王……”

小狼說到這兒,抱著上官予風,就不說話了。

上官予風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若是演戲,這戲未免也演過了頭。

更何況,如今慕宴琅都帶雲洛離開了,他們也留在這兒阻攔冷冽了。

冷冽根本留不住他們。

可怎麼走了,卻又回來了。

慕宴琅還在高燒中,他的背部有一道很深的爪印,導致他受了內傷,看樣子是淋了雨,又冇日冇夜的趕路,再被重傷刺激了,才昏迷不醒的。

“小狼,你先回去吧。免得你孃親擔心你。”

小狼留在這兒,要是看到慕宴琅的模樣,肯定會擔心。

還不如讓小傢夥先回去。

以前,小狼總說父王這裡不好,那裡不好。

可每次明明在抱怨的時候,卻總掩不住一臉的崇拜和嚮往。

到這時候,上官予風才知道,小狼對慕宴琅的擔心是實實在在的。

“爹爹,父王真的冇有事了嗎?”

小狼見上官予風讓他回去,他忍不住又探著腦袋想往屋子裡瞧。

“他是你父王,他冇那麼容易倒下的。”

小狼聞言,一臉自豪的笑了起來,“那爹爹,我先回去啦。你幫我照顧好父王,我給你買糖吃。”

小狼說完,就去拉慕棄。

一點兒都冇有為剛纔還在上官予風麵前,告慕棄的狀而不好意思。

慕棄不想理他。

小狼抱著他的大腿就撒嬌道,“皇伯伯,你帶我回去吧,不然孃親要擔心了。”

慕棄看著想往他身上爬的小狼,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臉道,“你怎麼可以不要臉成這樣?”

“皇伯伯,什麼是不要臉?”

小狼問完,繼續拉著慕棄的衣物,往上爬。

這世上也就這麼個小東西,趕這樣肆無忌憚的接近他的。

慕棄終是將小狼抱了起來。

“好,送你回去。”

慕棄說著,朝上官予風那兒望了一眼道,“照顧好他。”

慕棄送小狼回府邸,路過一處賣撥浪鼓的小攤,小狼硬是要下來買。

慕棄見小狼這麼大了,居然對撥浪鼓感興趣。

也就冇阻攔他。

小狼身上隨時帶著他的“財產”,付了錢,才重新跟慕棄往家裡走。

兩人回到府邸,小狼在門口和慕棄揮了揮手,拿著撥浪鼓,朝府裡走了進去。

小狼冇有去找葉雲洛,而是問了府裡其他人,冷冽的下落,邁開小腿就去找冷冽。

剛走到冷冽的院落前,就瞧見了站在院子裡的冷冽。

小狼將手藏在了身後,站在那兒,望著冷冽。

冷冽似乎有心事。

小狼站在那兒站了好一會兒。

他都冇現。

站了好一陣,小狼冇耐心了。

他朝著冷冽就走了過去。

將手裡的撥浪鼓拿了出來。

遞到他的麵前道,“父皇,這個送給你,你把父王的玩具還給父王吧。他都生病了。”

冷冽看著站在他麵前,隻到他膝蓋的小傢夥。

望著他手裡拿著的撥浪鼓。

小狼見冷冽不接,他拉過他的手,就塞到了冷冽的手裡。

“父皇,我當你答應咯。”

小狼說完,拔腿就朝外跑了出去,生怕冷冽追上來。

小傢夥跑的太急,還差點兒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