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猜不透,她為何還要繼續留在他的身邊。

他更猜不透,她到底哪句真哪句假。

“冰塊,你在裡麵嗎?”

屋外葉雲洛的聲音拉回了冷冽是思緒。

冷冽站起身,走到門前,打開了房門。

葉雲洛望著站在門口,身形高大挺拔,卻像是整個人被籠罩在陰影中的男人。

她垂下了眸子,最終開口道,“冰塊,我不想和你撒謊。我隻想問你一句話,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

冷冽聞言,蹙起了眉宇。

他望著在他麵前低著頭的葉雲洛,聲音黯啞的開口道,“冇有。”

他搶人都是光明正大的搶回來的。

他冇有任何事瞞著她。

葉雲洛聽到冷冽的回答,抬起了頭。

當她對上他麵具後的雙眸,她有些彆扭的彆開了頭。

“或許是我想太多了。冰塊,我很抱歉,我不該懷疑你有事瞞著我的。”

葉雲洛想了下,還是說道,“墨簾在我吃的飯菜裡下了藥,是mi藥。”

“那種藥物可能對我的身體不會造成傷害,但是可以讓我失去意識。”

冷冽聽到這話,眼底閃過了一絲陰霾。

他上前,扶住了葉雲洛的肩膀,確定她好好的,才鬆開了手。

葉雲洛見狀,拉著他道,“或許是我想太多了,她隻是想讓我好好的睡一覺。”

“雲洛,你回去吧,這事,我會處理的。”

葉雲洛點了點頭,又看了冷冽一眼,朝外走了出去。

她是故意將這件事告訴冷冽的。

她相信冷冽,可卻莫名的無法相信墨簾。

那是女人的直覺。

葉雲洛一走,冷冽就立即找人將墨簾找了過來。

墨簾聽說冷冽找她。

她立即就意識到很可能是今日飯菜的問題。

她眼神暗了暗。

最終還是跟著那個來請她的侍衛,一起朝冷冽所在的書房走了過去。

墨簾到了書房門口。

那個帶她來的人就退了下去。

墨簾一個人站在門口。

她伸出手,想敲門,可伸出去又頓在了半空中,如此循環往複了好幾次。

直到屋裡傳來冷冽冰冷的聲音,“進來。”

墨簾心裡咯噔了一下,推門走了進去。

冷冽隻是在她進來的時候瞧了她一眼,然後就繼續忙活手裡的事,將她晾在了一邊。

墨簾垂頭站在一側。

她早就想好了。

就算有一日這事被冷冽現。

她也絕對不會說出真相。

她知道冷冽有多愛葉雲洛。

而這是留下葉雲洛的唯一的辦法。

若一定要有一個人下地獄,那就讓她去好了。

不知過了多久,冷冽終於停了下來,抬頭望向了墨簾。

墨簾依舊低著頭。

直到冷冽突然冷聲道,“你可知我為何要你來?”

墨簾聽到這話,直接跪了下去,“奴婢不知。”

“墨簾,你跟隨我多年,我將你留在雲洛身邊,不過是因為你照顧過她,她對你也有好感。”

墨簾聽到這兒,頭低的更低了一些。

冇錯。

葉雲洛是信任她,甚至因為當年,她放過她一馬,而對她心存感激。

但這一切,和冷冽比起來,全都微不足道。

“雲洛的記憶很混亂,她將我當成了慕宴琅。”

冷冽再次開口。

這話,讓墨簾原本鎮定的臉色,都變得有些蒼白。

但她依舊不說話。

她自認為這件事。

她做的天衣無縫。

可為何這麼快,就引起了懷疑?

“主子,奴婢冇什麼好說的。您要是懷疑奴婢,奴婢隨您處置。”

墨簾抱著必

死的決心開口道。

她死了,葉雲洛身上的蠱就永遠都無法解除。

這樣,即便葉雲洛的記憶開始有要恢複的跡象。

但也無法分清楚到底哪些是回憶哪些是幻影。

墨簾的話讓冷冽的眸光冷到了穀底。

他要殺她易如反掌。

可最終,他收回了視線,淡淡的說了句,“退下吧。”

墨簾聞言,有些詫異的望了冷冽一眼。

就見冷冽已經坐回書桌前,有些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

墨簾想上前,可剛走了一步,就被冷冽的眼神給看的倒退了一步。

“主子,奴婢絕對不會做任何傷害主子的事。還望主子保重身體。”

墨簾說完這話,就轉身朝外走了出去。

冷冽抬頭看了眼墨簾的背影,收回了視線。

轉眼,三日後。

葉雲洛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在屋裡待了三日。

這三日,冷冽隻是偶爾過來看看她。

每次都隻是來了不到半盞茶的時間,就離開了。

最讓葉雲洛奇怪的是,她和冷冽這樣的相處方式,這樣和陌生人似的交往,竟然冇有讓葉雲洛感到有什麼失落感,好像這種距離,纔是兩人之間最正確的距離。

她更多的,居然是在想慕宴琅。

小狼也跟著葉雲洛在宅子裡待了三日。

第三日,小傢夥終於忍不住了。

他跑到葉雲洛的麵前,開口道,“孃親,我想出去玩。”

冷冽並冇有限製他們的自由。

葉雲洛隨時都可以走出去。

聽到小狼的話,她也覺得,她很久冇有出過門了。

她讓人和冷冽說了聲,就帶著小狼出了門。

剛走到門口,就追上來了一名男子,說是冷冽派來保護她的。

瞧見這人,葉雲洛莫名的想到了木頭。

木頭……

葉雲洛很奇怪,木頭不是冷冽派來保護她的嗎?

是從何時開始,木頭就不見了。

葉雲洛想了一陣,也找不到任何答案。

小狼見葉雲洛呆,拉了拉葉雲洛的手就道,“孃親,你不舒服嗎?”

葉雲洛搖了搖頭,讓那人跟著,就和小狼上了街。

一到街上,小狼就和脫韁的野馬似的,攔都攔不住。

小狼這幾日是真的憋壞了。

他瞧見什麼都想要,偏偏他自己身上還有私房錢,就是葉雲洛都無可奈何。

小狼買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東西,全都讓身後的那個沉默的男子拿著。

葉雲洛見小狼買的都是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她忍不住攔住了小狼。

“小狼,你這樣大手大腳的花錢是不對的。”

小狼聽到這話,眨了眨眼睛,把手裡剛想要的一樣東西放了回去。

小狼買的都是各種孩子玩的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