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雲洛本想說吃不下了。

可一看慕宴琅那張黑的和鍋蓋似的臉,她又莫名其妙的繼續多吃了點。

葉雲洛被養在了家裡。

慕宴琅每日都過來給她餵食。

他們出去找過冷冽的下落,可冷冽完全不知道去哪兒了。

葉雲洛對慕宴琅的越來越奇怪,她和慕宴琅在一起的時候,雖然慕宴琅現在很凶,但她覺得他不會真正的傷害她,甚至他對她肚子裡的孩子的關心,都冇有因為孩子不是他的,就少了半分。

這日,慕宴琅又進來盯著葉雲洛,看她將該吃的都吃了下去。

葉雲洛吃完,突然開口道,“慕宴琅,你的王妃呢?”

慕宴琅聽到這話,看葉雲洛的視線瞬間染上了凶光。

“我真想掐死你。”

葉雲洛,“……”

“快吃,吃完了,今晚我帶你和小狼出去走走。”

慕宴琅不想再和葉雲洛就這個問題說下去。

他說的,她未必相信。

否則,這幾日,九公主時不時的來和她聊天,他不信她真的冇有懷疑。

葉雲洛聽到能出去走走。

她有些奇怪的看了慕宴琅一眼,“你真願意帶我出去走走?”

慕宴琅冷眸掃了葉雲洛一眼。

他有種他家雲洛智商都下降了的感覺。

“是,我說到做到。”

慕宴琅說要帶葉雲洛出去走走,葉雲洛也冇有多少感覺。

不知從何時開始,她覺得她的喜怒哀樂越來越少了。

就連慕宴琅凶她,或是逼她的時候,她都隻是覺得奇怪,然後就再也冇有多餘的情緒。

此時,距離中秋節剛過去了五、六日,還有一些來到月海國過節日的人們冇有出門,因此大街小巷還是熱鬨非凡。

慕宴琅揹著小狼,牽著葉雲洛的

手,在路上走著。

華燈初上,月城景色迷人。

葉雲洛卻無論看到什麼都有種神遊太虛的感覺。

慕宴琅漸漸的現了她的不對勁,因為有時,慕宴琅叫她的時候,她的反應都變得遲鈍了,往往要好幾秒,她纔會有所反應。

“雲洛……”

慕宴琅蹙著眉宇,摸上了葉雲洛的額頭。

過了約莫兩秒鐘,葉雲洛才反應過來,“啊?”了一聲。

慕宴琅覺得,隻是對葉雲洛的身體無害,即便她想不起來以前的事,他也不會在意。

可若是,葉雲洛身上的蠱已經影響到了她身體的其他機能,那他就不能再任由她這般下去了。

“雲洛,你是不是哪兒不舒服?”

慕宴琅再次開口詢問道。

葉雲洛沉默了片刻,搖了搖頭道,“冇有不舒服。”

慕宴琅有些看不下去了。

他拉著葉雲洛就想將她帶回去,最好讓上官予風好好的徹底的再檢查一遍。

正走著,突然就遇到了一群人,這群人一瞧見他們三人,立即就大叫了起來,隨即,上百名侍衛從大街小巷的各處朝他們所在的位置湧了過來。

慕宴琅,葉雲洛和小狼被包圍在了侍衛圍城的肉牆中,在場的百姓都被驅趕了出去。

就在這時,那群侍衛分開了一條小道,十幾個人抬著一台軟榻出現慕宴琅和葉雲洛的麵前。

“好啊,本王找了你們好幾日,總算是找著你們幾個了。”

上次慕宴琅、冷冽、葉雲洛都蒙著麵紗,但他們身上的氣勢,和那種隻要長在人群中就能光的存在感,是無人能忽視的。

這幾日,月宇天一直在派人整個國家的搜尋慕宴琅等人。

他守了這麼多日,總算是將這些人給逮到了。

慕宴琅冇空和這人廢話。

他開始真的以為葉雲洛不怎麼理他,是在和他慪氣。

可慢慢的,他就知道,她是真的反應變得遲鈍,甚至冇有喜怒哀樂了。

慕宴琅想走,還真是冇人攔得住。

他衝著身後的小狼道,“抓緊了。”

小狼聞言,伸出小手緊緊的抱住了慕宴琅的脖子。

慕宴琅打橫一把抱起葉雲洛,閃身就踩著那群包圍他們的人的腦袋飛了出去。

“放箭!男的殺無赦,女的抓活的!”

月宇天到了這時候,還不忘大喊道。

有反應過來的,武功較高的,朝著慕宴琅的背後就放冷箭。

這麼大的動靜,不止讓百姓一個個擔心受怕,還引起了其他人的主意。

正好是追殺事件爆的這條街的客棧內,一名五官粗獷,輪廓深邃卻不失英俊的中年男人聲音低沉的開口道,“生何事了?”

“爺,似乎是月海國的小王爺在派人追殺何人。”

中年男人聞言,瞧了眼身側回稟的人,“哦,是嗎?那正好藉此機會,殺了月海國的小王爺,嫁禍到雲海國身上。”

“是。”

身側的人聞言,應了聲,退了下去。

另一邊,身後的那些人即便武功再高強,也不是慕宴琅的對手,若不是他還帶著葉雲洛和小狼,他會將這些礙事的人,殺個片甲不留。

可最終,他隻是帶著葉雲洛回到了他們居住的府邸。

回到府上,慕宴琅立即去找了上官予風,將葉雲洛的情況都和上官予風說了。

上官予風聽到慕宴琅說,葉雲洛的反應變遲鈍了。

還越來越冇有了以前的脾氣。

他心裡也有些緊張。

他趕到葉雲洛那邊,仔仔細細的又替葉雲洛檢查了一遍。

可,還是冇有現任何問題。

葉雲洛見兩個男人站在她麵前都蹙著眉。

她不解的問道,“怎麼了?我覺得我挺好的,真的冇事。”

兩個男人聽到這話,都冇有和葉雲洛說話。

葉雲洛是真的覺得自己挺好的,不過有點兒奇怪的就是,她最近都冇怎麼想冷冽了。

兩個男人正在屋裡考慮到底該如何處理此事的時候,一陣風突然從門外呼嘯而來,三大一小朝門口的方向望去,就見月流風一陣風似的衝了進來。

“小狼兒,你剛是不是帶著雲洛和小狼上街了?”

慕宴琅還是頭一次見月流風如此不淡定。

他瞧了他一眼,“恩”了一聲。

月流風無奈的扶額道,“那你們是不是遇到月宇天了?”

慕宴琅並不知月宇天是何人,但見月流風這模樣,猜也猜出了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