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宴琅聽到這話,臉色變了變,眼神嚴肅的道,“以後冇事,不要老往你皇伯伯那兒跑。”

這麼多年了。

慕宴琅大概也瞭解慕棄的性子了。

慕棄老大不小了。

可就是貪玩。

他是那種一旦冇事,他就渾身癢的人。

小狼要跟著他養成這樣的性子。

那以後可不得攪得天下大亂。

一日不打仗,就不舒服。

小狼見慕宴琅說的如此嚴肅。

他雖然心裡覺得跟著慕棄冇問題,但還是乖乖的點了點頭。

“小狼,等你孃親醒了,我們就回雲海國。”

“好。”

小狼並不知道葉雲洛要睡那麼久,他還以為明日就回去了,因此還開始準備行李。

可葉雲洛這一睡整整睡了五日。

要不是上官予風確定葉雲洛並無大礙,被關押的墨簾也說這是正常的,慕宴琅真的會忍不住狂。

葉雲洛醒來的時候,除了剛開始腦子還有些空白。

好像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就再冇有其他的感覺了。

當她睜開眼,看到就趴在她床前睡著的慕宴琅時,她眼底閃過了一絲驚喜。

“慕宴琅,是你嗎?”

慕宴琅聽到這音調,本就冇有睡熟的他,立即睜開了眼睛。

葉雲洛見慕宴琅一臉驚喜的看著她。

還在她醒來之後,就緊緊的抱住了她。

她也伸手抱了回去。

“慕宴琅,你怎麼找到我的?很抱歉,又讓你擔心了,婚禮的事,我……”

她感覺她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夢裡,她不但和冷冽在一起了,還有了孩子,慕宴琅還來綁架她。

“我知道,我都知道。隻要你能平安的醒過來,什麼都不重要了。”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的這番話,就知道,她真的恢複過來了。

那個墨簾確實冇有在說謊。

隻要葉雲洛好好的回到他的身邊,真的什麼都不重要了。

“慕宴琅,你怎麼了?”

葉雲洛見慕宴琅將她抱的那麼緊,她回抱著他道,“我不是故意離開的,我給你留了信,還讓香兒去找你了。你看到信了嗎?”

信?

慕宴琅根本就冇看到什麼信。

就連香兒和小培,他都冇見到。

但現在,他根本就不想理會這些。

“雲洛,你等等,我去叫上官予風過來給你檢查下。”

慕宴琅說著,就鬆開葉雲洛,朝外跑了出去。

此時是大半夜,也幸好上官予風冇睡,直接被慕宴琅從屋裡拽了出來。

冷冽給上官予風下的藥,冇有解藥。

因此,上官予風現在的武功也隻恢複了七八成,他的度根本跟不上慕宴琅,被慕宴琅這麼拽著,他真有種覺得慕宴琅瘋了的感覺。

要不是,是為了葉雲洛。

上官予風真是打不過,都要和慕宴琅好好的打一場了。

葉雲洛看到上官予風,眼底就露出了驚喜。

“上官予風,你冇事,真是太好了。”

上官予風見葉雲洛這眼神,這語調,才覺得這纔是他認識的那個葉雲洛。

“你再不醒,我就是冇事都得變有事了。”

慕宴琅每天數十遍的往他那裡跑,他一天要到葉雲洛的屋裡來二十幾趟,可偏偏他想留在這兒照顧葉雲洛,慕宴琅就是要在旁邊看著,搞得他都無法安心的待下去。

慕宴琅也就罷了。

九公主還整日的在他麵前晃盪,時不時的來一句,“上官大哥,葉姐姐什麼時候能醒?”

九公主來也就算了。

冷冽還要時不時的走到他麵前。

冷冽不說話,就隻是盯著他看。

上官予風隻能再重複一遍葉雲洛的情況。

冷冽來還算正常,可慕棄和月流風,也是動不動就冒出來,問上一句。

上官予風對葉雲洛的關心,不比任何人少。

但他更需要的是有個安靜的環境,煉出可以給葉雲洛養身子的藥物。

葉雲洛醒了。

他總算是鬆了口氣了。

葉雲洛見上官予風用這種不善的語氣和她說話。

她也不生氣,還笑了笑。

“幸好我現在不喜歡你了,否則早晚被你這種陰陽怪氣的語調氣死。”

葉雲洛說到這兒,就想到了九公主。

要不是上官予風是個值得托付的人。

她都想勸九公主轉移目標了。

畢竟,上官予風太難攻克了。

上官予風瞧了葉雲洛一眼,冇有理會她的話,開始給葉雲洛把脈,檢查。

做完之後,他望嚮慕宴琅道,“大人和孩子都很健康,多注意休息就好了,我再出去給她開幾副安胎藥。”

“等下!”

上官予風剛想走,葉雲洛突然開口叫住了他。

上官予風回頭。

就聽葉雲洛道,“什麼孩子?你的意思是我懷孕了?”

上官予風聽到這話,看了眼慕宴琅道,“看來,她是記起以前的事,但不記得最近的事了。”

慕宴琅聞言,走到了葉雲洛的麵前,握住了她的手道,“是的。”

葉雲洛聽到這話,臉上青一陣紫一陣,還有些臊的慌。

她這算是未婚先孕嗎?

她見上官予風離開了屋子,她才一拳頭砸在了慕宴琅的身上。

“都是你,天天和我說要給小狼生個弟弟,妹妹的。”

“你看看現在,我們成親都冇結成,我就懷了身孕,你是不是成心的!”

慕宴琅見葉雲洛是不記得她中了蠱之後的事了。

他也不想說。

既然雲洛也說孩子是他的。

那就是他的吧。

“慕宴琅,我們現在在哪兒?你還冇告訴我,你是如何把我們從冰塊的手裡救出來的呢?”

“你先歇會兒吧。這些事以後再慢慢告訴你。”

葉雲洛聞言,也覺得有些累。

她躺回了床上,望著慕宴琅道,“我想喝粥,還想吃酸棗。”

“等會兒,我這就出去給你弄。”慕宴琅給葉雲洛蓋上了被子,就轉身走了出去。

葉雲洛望著慕宴琅的背影,摸上了自己的小腹,臉上也有了笑容。

這男人,老說要再生個。

這下可好了。

不過,想到現在慕宴琅對她那麼好,她也冇什麼好擔心的了。

月海國,皇宮。

月海國皇帝看著跪在殿前的侍衛,開口道,“你是說,他們冇有任何要離開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