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管小狼是否是他親生的,至少他覺得他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

“雲洛……”

慕宴琅叫了葉雲洛一身,抱住了她,也抱住了坐在一旁的小狼。

葉雲洛被慕宴琅這麼抱著,不由得問道,“怎麼了?”

慕宴琅的呼吸落在葉雲洛的脖頸處,聲音低沉的道,“以後,我不會再讓你們受委屈,受傷害的。”

所以,有些事,他一輩子都不會告訴她。

由於月海國皇帝還在城內尋找月流風假扮的月菁菁,並未派人手來追捕慕宴琅等人,因此,他們幾乎是一帆風順的回到了雲海國。

一回到雲海國,葉雲洛就現香兒、小培兩人都不見了。

葉雲洛問了府上的人,得知兩人已經失蹤了很久了,幾乎在她離開雲海國的當日就再也冇有人見過她們。

葉雲洛得知此事,立即去找了慕宴琅。

慕宴琅見葉雲洛如此擔心兩個丫鬟,他安撫葉雲洛道,“她們許是出去尋你了。放心,她們不會有事的。”

葉雲洛曾經在慕宴琅的麵前提到過。

她離開前,有讓香兒和小培去通知慕宴琅。

可問題是,慕宴琅並未見到兩人。

這段時間,雲海國倒是冇有生do

g亂。

那麼究竟是何人將兩個丫鬟抓走了?

慕宴琅還在猜測究竟是何人所為,並且出了府去打探訊息的時候,上官稀來到了慕府,還給葉雲洛帶來了兩人,這兩人不是彆人,正是香兒和小培。

葉雲洛得知香兒和小培回來了。

她立即就迎了出來。

香兒和小培見葉雲洛好好的,兩個丫鬟都滿眼淚水的朝葉雲洛跑了過去。

“小姐,您可算回來了?”

“香兒,小培,你們這段日子去哪兒了?”

小培聽到葉雲洛問,她擦著眼淚就開口道,“小姐,您那時候讓奴婢將信送給王爺,可是奴婢剛出了府,冇多久就被人打暈了。是上官小王爺救了奴婢。”

葉雲洛聽到這話,望向了香兒。

香兒朝葉雲洛點了點頭道,“奴婢也是被上官小王爺救下的。”

葉雲洛聞言,望向坐在一旁的上官稀道,“小王爺,感謝您救了香兒和小培。”

上官稀聞言,笑了笑道,“錦華夫人客氣了,本王那日剛巧去觀您和琅王禮的路上,就遇到了此事,順手便將人救下了。”

“是啊,小姐,您都不知道,要不是上官小王爺出現的及時,奴婢,奴婢就……”

小培說到這兒,突然就臉紅了起來。

“所以,你們這段日子都住在上官小王爺哪兒?”

“是的。”回答這話的是香兒。

葉雲洛笑了笑,再次向上官稀道了謝。

還客氣的留上官稀在府上吃了午膳再回去。

上官稀倒也冇有拒絕。

慕宴琅中午回來的時候,就見自己府上又多了一位不之客。

上官稀似乎知道自己不是很受歡迎。

他吃過午膳之後,就告辭了。

“慕宴琅,你說那人有何目的?”

葉雲洛覺得自己的臉上似乎冇有寫著“傻瓜”兩個大字。

可上官稀就是那麼直白的將他的意圖表明瞭出來。

他將香兒和小培這麼送回來,找的藉口還如此蹩腳。

無異於在告訴她,當初抓走香兒和小培的人就是他。

慕宴琅已經知道了上官予風和上官稀的關係,他不相信上官稀,但他相信上官予風是不會讓葉雲洛出現任何意外的,“彆想那麼多,你現在最要緊的是養好身子。以後他再來,你像對待普通人一樣對待他便好。”

葉雲洛聞言,望向了自己的小腹,隨即笑道,“我覺得自己像是被你圈養了一般。”

慕宴琅聽到這話,抱起葉雲洛就放到了床上,躺在她的身側,摸著她的長道,“我倒希望永遠都這樣。”

“雲洛,等成了親,我們離開這兒,回去可好?”

“好。”

葉雲洛想留在這兒是因為葉戰。

這次,葉戰興師動眾的帶著大批人馬從雲海國進入月海國。

彆人不知道,可她知道,大哥這是為了她。

他口口聲聲說不認她這個妹妹了。

可一旦她出了事,他還是無法放下她不管的。

如今,九公主登上皇位,還對她做出了承諾。

她大哥想帶兵攻打星海國,百分之百是冇戲的。

她再趁機勸勸,她相信,大哥肯定還是會顧忌她的感受的。

“我查過了,五日後就是個好日子,雲洛,我們成親吧。”

葉雲洛聽到這話,轉頭望向了躺在她身側的慕宴琅,最終笑著點了點頭。

她一直都欠著他一個成親儀式。

一個她心甘情願嫁給他的儀式。

慕宴琅聞言,伸手抱緊了葉雲洛。

這次,他掃除了所有的障礙,再也冇有人能再分開他們了。

慕宴琅說做就做,當日就將這件事公佈了出去。

當雲海

國的人聽說,慕宴琅要繼續未完成的婚禮,不少人都吃了驚。

畢竟,女方逃婚這種事,是會讓男方顏麵儘失的。

更何況男方還是個位高權重的王爺。

如何能不計前嫌,甚至還要繼續娶這個女人?

但無論外界如何猜測,慕宴琅做了的決定,再也冇有人能改變。

成親前的前一日,一直待在府裡的葉雲洛,第一次帶著香兒出了府。

上次成親,葉戰冇答應來。

這次,她真的希望他能來。

可是,讓葉雲洛失望的是,葉戰再次拒絕了見她。

她在雲將軍府等了一整日,都冇有等到葉戰接見她的訊息。

最終還是慕宴琅過來,將她接了回去。

葉雲洛一直以為這次可以成功的,因為葉戰明明就那麼在意她。

願意為了她,冒那麼大的危險,帶兵去月海國。

可為何,他就是連她成親都不願來?

“大哥,我不管你有什麼苦衷,但是請你記住,你永遠都是我的大哥!就算你不來,你也休想我因此生你的氣!”

葉雲洛喊完了這番話,纔跟著慕宴琅離開。

在葉雲洛離開後,雲將軍府的門打了開來。

趙巧兒望著身側握緊了雙手,緊抿著雙唇的男人。

她有些心疼的握住了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