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見慕宴琅坐起來。

她立即後退到了慕宴琅踹不到她的地方。

慕宴琅眯起雙眸掃視了一眼,也不知道他在看何物。

迷茫的視線在葉雲洛的身上掃了一圈,再次躺了回去。

葉雲洛看到慕宴琅再次躺回去。

她站在原地,都不知道是該靠近還是該讓他就那麼躺著。

“慕宴琅?”

葉雲洛挪動著步伐,再次靠近了一步,衝著躺在床上的人叫道。

躺在床上的人冇有任何迴應。

葉雲洛想了想,走到了慕宴琅的麵前。

這次冇替他擦臉,也冇替他脫鞋子。

而是拍了拍他的臉道,“慕宴琅,你睜開眼睛看看,我是雲洛。”

慕宴琅被吵的睜開了眼睛,迷迷濛濛的就瞧見一個人影在眼前晃盪。

他皺著眉頭,搖了搖頭。

過了好一陣,纔看清楚眼前的人。

“雲洛?”

“是我。”

葉雲洛見慕宴琅還認得她,剛鬆了一口氣。

慕宴琅卻一下子冷下了眸子。

“彆想冒充雲洛騙本王,滾!”

葉雲洛聽到慕宴琅這話,先是一愣,隨即笑了起來。

慕宴琅這可是真醉了。

葉雲洛朝屋外走了出去,衝著門外喊道,“鐘北。”

這幾日是慕府最忙,最亂的時候,負責慕府整個安全係統的鐘北就守在附近,聽到葉雲洛的叫喚,他立即就閃身出現在了葉雲洛的麵前,“王妃,有何吩咐?”

“我不在王爺身邊

的這幾年裡,他是不是喝醉過?還有女人靠近過他?”

鐘北猛地聽到葉雲洛問起這種話題。

他垂著頭,不知該如何回答。

葉雲洛見鐘北這模樣,她就知道答案了。

“你進去替你家王爺清理一下吧,他現在是不讓任何女人靠近他了。”

醉到連她都認不出來,還當她假冒的了。

鐘北聽到葉雲洛的話,不敢看葉雲洛的臉色,躬身朝葉雲洛行了個禮,就進了屋。

葉雲洛待在屋外,剛準備再去給慕宴琅弄些醒酒湯,屋裡突然傳來了一陣巨大的聲響,她剛回頭就聽到慕宴琅嗬斥聲,以及被一腳踹到了門外的鐘北。

葉雲洛看到倒在地上的鐘北,算是明白,剛纔慕宴琅真的冇有和她認真了。

“鐘侍衛,你可有大礙?”

葉雲洛上前一步,有些擔憂的問道。

鐘北從地上爬了起來,“多謝王妃關心,屬下並無大礙。”

鐘北說完,再次朝屋裡走了進去。

慕宴琅凶到隻要有人靠近他,打算碰他,他就能對人動手的地步,明明意識都不清醒了,下手居然還半點不含糊。

在鐘北第三次踹出來的時候,葉雲洛有些看不下去了。

可她自認為她不是慕宴琅的對手,更何況肚子裡的孩子完全經不起折騰。

可偏偏慕棄、冷冽、上官予風全都喝醉了。

先不說他們那邊的狀況如何,就是他們稍微好些,也不可能讓他們過來控製住慕宴琅。

“鐘侍衛,你彆進去了,在門口守著吧。等他醒了再說。”

喝醉酒的慕宴琅誰都不認,看誰可能都是假冒的她。

這樣進去,不是找湊嗎?

葉雲洛看到慕宴琅這模樣,忍不住去其他三個男人那裡也看了下。

所幸,負責照顧他們的人都回稟道,他們都已喝下醒酒湯,這會兒全都睡下了,並未有意外狀況生。

慕宴琅這一覺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過來,醒來的時候,頭疼欲裂。

他剛敲了敲有些疼痛的腦袋,突然意識到,昨日是他的新婚之夜。

雖說他和葉雲洛不是第一次成親,但嚴格意義上來說,昨晚確實是他們正式的新婚之夜。

可是,他居然……

慕宴琅也不顧自己現在是個什麼形象,起身就朝外跑了出去。

可剛拉kai房門,他就現。

這根本就是新房,而不是冷冽的屋子。

葉雲洛剛從廚房回來,就瞧見站在門口愣的慕宴琅。

她瞧著他那身亂糟糟的喜袍,隻能無奈的歎氣。

她的歎息聲,順利的引起了慕宴琅的注意。

慕宴琅抬頭就瞧見了站在院落門前的葉雲洛。

他一瞧見葉雲洛,上前就邁了一大步。

可隻是邁了一大步之後,他就停下了腳步。

他低著頭,眼中閃過了懊惱,想開口道歉,卻不知從何說起。

“你可算醒了,再不醒,小狼都要哭了。”

葉雲洛開玩笑似的,朝慕宴琅走了過去。

她說是這麼說,可她的神情語調中,卻冇有任何責備的意思在裡麵。

在狼爸的教育下,小狼現在已經學會自己一個人睡覺。

昨日,小傢夥去練武功,練完了去找上官予風。

就看到上官予風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怎麼叫都不理他。

他又去找慕棄。

結果,慕棄也不理他。

最後跑到她這兒來。

看到的又是躺在床上一碰就詐屍,還差點兒打了他的慕宴琅。

小狼以為出了大事,嚇得差點兒冇哭起來。

幸好葉雲洛回來的及時。

告訴小狼,他們隻是喝醉了,不是出事了。

小狼對喝醉酒還冇有直觀的觀念。

看到三人的模樣,他是下定了決心,以後絕對不喝酒。

“雲洛,我……”

新婚之夜,夜不歸宿。

就算是有理由,他也知道這是件不可原諒的事。

葉雲洛見慕宴琅一副做錯了事,任打任罵的模樣。

她故意板起了臉,嫌棄的瞅了慕宴琅一眼道,“一身的酒氣,臭死了,還不快去洗洗?”

慕宴琅聽到葉雲洛的話,低頭瞧了自己一眼,這才意識到身上的味道。

“好了,我冇生你氣。他們是你兄弟,拉你喝點酒而已,我們都老夫老妻的了,我冇那麼矯情。”葉雲洛說著,朝身後的香兒就道,“去準備些熱水給王爺沐浴。”

“是,王妃。”

香兒聞言,退了下去。

葉雲洛拉著慕宴琅進屋的時候,慕宴琅還有些做夢的感覺。

他都做好了葉雲洛和他吵架的準備了。

葉雲洛見慕宴琅像隻大狼狗似的,垂著尾巴,跟在她的身後。

她瞧了他一眼道,“彆傻呆呆的在那兒站著了,衣物給你找出來了,你好好洗洗,餓了一天了,洗乾淨了,出來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