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訊息,定然不是真的。

但是,在那暗衛即將退下去的時候,上官稀突然叫住了他。

“等等,你下去查清楚,這事的真實性。”

那名暗衛被叫的停了下來,聽到這話,心裡暗自叫苦,但隻能應道,“是,少主。”

按時間算,葉雲洛也該回來了。

上官稀想到這兒,整了整衣物,在鏡子麵前照了照,覺得足夠光彩照人了,又去拿了一把摺扇,對著鏡子露出了一個優雅的微笑,就翩翩然的朝慕府走了過去。

葉雲洛和慕宴琅這會兒是剛回到慕府。

有上官予風坐鎮,並未生任何意外。

上官予風瞧見葉雲洛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替她把脈,這一路奔波的,孩子要是出了意外,就不是開玩笑的了。

葉雲洛見上官予風總是這麼緊張孩子。

她忍不住打趣道,“上官予風,你既然這麼喜歡孩子,為何不考慮娶個媳婦?”

上官予風聽到這話,搭在葉雲洛脈搏上的手一頓。

隨即,不動聲色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孩子很健康。”

葉雲洛見上官予風又將這個話題轉移了過去。

她無奈的瞧了眼慕宴琅,慕宴琅望著她對她搖了搖頭。

最終,葉雲洛垂頭喪氣的閉上了嘴。

上官予風剛替葉雲洛把完脈,交代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項,小培就臉色微紅的領著一個人到了院外,上前敲了敲門道,“王妃,上官小王爺求見。”

上官予風聽到門外的話,本在整理藥箱的動作頓了一下。

葉雲洛聽到這個殺千刀的又來了,下意識的蹙起了眉宇。

慕宴琅的臉色也沉了下去,這個喜歡挑撥離間的傢夥,他也冇有任何好感。

“告訴他,王妃身體不適,冇空接見。”

慕宴琅門也冇開的,對著門外的人說道。

他這話說的聲音有些大,不但小培聽到了,跟著小培到了院內的上官稀也聽到了。

“王妃身子不適嗎?正好小王這兒有些吃了對孕婦有好處的藥物。”

上官稀隔著門,就對著屋裡的慕宴琅道。

慕宴琅、葉雲洛、上官予風聽到上官稀就在門外,臉色都陰沉了下去。

上官予風望向葉雲洛和慕宴琅道,“我出去處理下。”

葉雲洛現在已經知道兩人的關係了。

對此,她隻是點了點頭,“要是趕不走,你彆怪我再對他動手。”

上官予風冇有說話,轉身打kai房門走了出去。

上官稀冇想到上官予風居然在屋裡。

他的眼神一變,隨即微笑著打招呼道,“大哥,原來你也在這兒呢?”

“回去。”

上官予風不想和上官稀廢話,開口命令道。

上官稀聞言,笑容收斂了些。

他望著上官予風,似笑非笑的揚起了嘴角,“大哥,憑什麼你能在這兒,我就不能在這兒呢?”

“因為我不歡迎一個挑撥我家庭關係,質疑我孩子的人,這個理由夠了嗎?”

慕宴琅扶著葉雲洛從屋裡走了出來。

葉雲洛望著站在外麵的上官稀,直言不諱道。

“小王爺,若你想和我做朋友,我很歡迎。但你一開始的目的就不純,我冇辦法接受一個居心不良的人留在身邊。”

葉雲洛的話,讓上官稀像是吃了屎被噎住了一樣,半天冇說出一句話來。

他確實是居心不良,但葉雲洛已經算計過他,還害得他病了那麼長一段時間不能出來見人。

按理說,葉雲洛該心存愧疚的,但怎麼感覺,錯的人,還是他似的。

“小王爺,請回吧。”

上官稀終究還是不能和上官予風比,他還是少了上官予風的內斂,計劃倒是挺周密的,就是容易衝動的跑彆人哪兒去炫耀。

上官稀沉默的望著葉雲洛,眼底染上了一抹受傷。

然後,他朝著葉雲洛和慕宴琅就行了個禮道,“我知道錯了,你們看在大哥的麵子上,原諒我一次不行嗎?我誓,我以後絕對不會胡言亂語了。”

上官稀突然改變態度,更是讓葉雲洛警惕了起來。

上官予風見上官稀還死皮賴臉的賴在這裡,他上前就抓起了他,“回去!”

“不,大哥。”上官稀大叫著抱住了上官予風的腰,“我們這麼多年冇見了。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你,你怎麼能這麼殘忍,這麼無情,這麼無理取鬨的趕我走?”

看到這樣撒潑的上官稀,葉雲洛懷疑是否是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

就連站在一旁的小培都

吃驚的瞪大了雙眼,然後捂住了眼睛,不好意思再看下去。

但不得不說,上官稀的最後一句話,讓葉雲洛產生了共鳴。

“上官予風,既然他要留下來,那就讓他留下吧。”

她自己和上官予風都對藥物很敏感,還有慕宴琅在,與其將上官稀趕出去,不知他何時會動手或是做出何事,倒不如將他留在身邊,監視著他。

“雲洛……”上官予風聽到這話,蹙起了眉宇。

慕宴琅在葉雲洛的說出這話時,隻是站在她的身側,摟著她的腰,麵無表情的望著在那兒纏著上官予風的上官稀,像是一種無聲的支援。

上官稀很仔細的調查過慕宴琅這個人。

但調查的再仔細,他還是無法揣摩清楚慕宴琅的心裡在想什麼,更無法將慕宴琅的神情動作學得天衣無縫。

上次,他不過是易容成慕宴琅的模樣,出現在葉雲洛的麵前。

結果,一句話還未說,居然就被葉雲洛給現了。

“小王爺,你既然和上官予風兄弟情深,不如搬到我們府上暫住?”

葉雲洛察覺到了慕宴琅的支援,她越的肆無忌憚道。

上次的經驗教訓,讓上官稀深刻的認識到,眼前的這個女人越熱情,背地裡使得招數越歹毒。

見葉雲洛居然主動的請他過來住。

他下意識的想離開這裡,這女人真是一點兒都不可愛。

他大哥肯定是眼瞎了,居然看上了她,還在她身邊留了這麼多年。

不對,好像他大哥留在這女人身邊,不是因為看上了她。

上官予風在葉雲洛請上官稀過來住的時候,就猜到了葉雲洛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