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陵一直以為慕宴琅是個極具責任心的人,但冇想到他竟如此冷情。

他無奈,隻好回去,再加派人馬。

慕陵並不知道,慕宴琅卻並不如他想的那般不在意。

尤其是,慕宴琅的書桌底下,還壓著他的部下遞上來的,請求出戰的帖子。

他手裡有三十萬兵馬,都是跟隨他一路南征北戰征戰過來的。

這次被慕陵借走了十萬。

按照這樣的局勢,這些人隻能是有去無回。

慕宴琅回了葉雲洛的屋裡,就見葉雲洛正在給小狼擦臉。

母子二人見慕宴琅回來了,都朝他望了過去。

葉雲洛不知道慕宴琅是如何回答慕陵的,但經曆過葉戰“死”在戰場上的這件事之後,她這輩子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打仗,無論是葉戰上戰場還是慕宴琅上。

她就是一個自私的女人。

她隻想和慕宴琅好好的過日子而已。

如今,好不容易小狼也好了,家裡錢也有了,權勢也有了。

憑什麼,在她快生產的時候,將她的丈夫拉到戰場上去。

“他走了嗎?”

葉雲洛望著慕宴琅詢問道。

慕宴琅點了點頭,走到了葉雲洛的麵前。

像是知道她心裡想什麼似的,回答道,“你放心,我不會去的,我會留在家裡陪著你們的。我好像看著我們的孩子出世呢。”

可有些事,不是說不去就能不去的。

慕陵為了逼慕宴琅出兵,也算是用儘了手段。

他將慕宴琅不願出戰的事昭告了整個南慕國的百姓,還將他如何為難,如何求慕宴琅的事,都讓文官寫了出來,讓大街小巷的孩童吟唱。

一時間,原本奉慕宴琅為神得百姓,全都盲目得聽信了這些傳言。

琅王府從這日起,開始頻繁的圍堵百姓。

不是往裡麵丟爛菜葉就是丟臭雞蛋,還有成日在門外叫罵的。

罵慕宴琅,罵葉雲洛,甚至於罵小狼。

更惡毒的居然在那裡詛咒葉雲洛流產,生死胎。

得知此事的葉雲洛,簡直就是被氣笑了。

總之就是讓人將大門關起來,任由外麵的人繼續罵,繼續喊。

慕宴琅手底下的軍隊也出現了動搖。

副將登門拜訪,將戰士們想出戰的心意都傳達給了慕宴琅,希望慕宴琅能帶兵出戰。

本不是義務的事,就因為有能力,而被逼著硬要上。

慕宴琅對此還是無動於衷。

有暴民,自然也有真心求助的百姓。

有些人見打罵都冇用,就開始在琅王府跪著,跪求慕宴琅帶兵出戰,救救那些生死不明的士兵。

這樣鬨了五、六天。

等到第七天,琅王府的門口已經跪滿了人。

慕宴琅和葉雲洛打開琅王府的大門的時候,就瞧見了門口跪著的黑壓壓的一片。

眾人一見,慕宴琅和葉雲洛終於露了麵,臉上露出什麼神情的都有。

葉雲洛知道,慕宴琅看似不在意,但其實根本就放不下戰場上的士兵。

這次是兩國聯手,他若真的不管不顧。

南慕國可能就真的會和西秦國一樣,變成曆史的痕跡。

但想讓他就這麼管,那也是不可能的。

慕宴琅和葉雲洛進了宮。

但他們進宮不是為了見慕陵,而是見太後。

目的隻有一個,慕宴琅出兵歸來,太後必須將當年生下慕宴琅之後,生的事,全都告訴他們。

太後開始還猶豫。

但最終,還是在慕陵的勸說下答應了。

再說了,誰知道慕宴琅還能不能活著回來。

出征的當天,葉雲洛起得比任何一天都早,親自替慕宴琅準備好了需要得東西。

她還有一個多月就臨盆了。

她這個時候,要是硬要跟著慕宴琅上戰場,無異於在拖慕宴琅的後腿。

倒不如待在家裡,將孩子生下來。

也好不讓慕宴琅安心上戰場,不為她分心。

慕宴琅帶兵出征過兩次。

但冇有一次是像這次這樣這麼不想離開的。

葉雲洛將慕宴琅的盔甲拿了出來,親自替他換上了衣物。

看著眼前豐神俊朗的男人。

她伸手緊緊的抱住了他,“答應我,一定要好好的回來。”

慕宴琅伸手回抱了回去。

“最多三個月,我一定回來。雲洛,好好在家裡待著,彆擔心。”

說不擔心,那都是假的。

葉雲洛親自送著慕宴琅出了琅王府的大門。

看著站在門口那些夾道恭送他出征的百姓,她斂下了眸子。

直到再也看不到慕宴琅的身影。

她突然朝前跑了幾步,又停了下來。

上官予風這時候已經追了上來,扶住了她。

葉雲洛察覺到站在自己身邊的人。

她轉身望向了身側的上官予風。

像是在問上官予風,又像是在告訴自己似的道,“他會好好的回來的。”

“彆擔心,他不是第一次上戰場了,他心裡有數。我已經寫信給梁上飛的大哥了,毒瘤會去戰場上幫忙的。”

“孃親,父王會回來的。”

小狼也走到了葉雲洛的麵前,拉住了葉雲洛的手。

他們討論出的結果,本是想讓上官予風和慕宴琅一起去的,畢竟上官予風醫術高明。

但無論是慕宴琅還是上官予風都不同意她的意見。

最終,葉雲洛隻能同意兩個男人的意見。

“誒,他要是死了,你可以改嫁給小王的。小王不比他差。”

就在眾人心情都無比沉重的時候,上官稀突然冒了出來,一拍摺扇,眼帶笑容道。

結果,他的笑容隻來得及笑一半,就被上官予風塞了顆藥丸進去。

上官稀瞪大了眼睛,盯著上官予風。

上官予風已經扶著葉雲洛,牽著小狼進了屋。

葉雲洛走了幾步,回頭望向了上官稀。

“上官小王爺,如今我們冇時間招待你。還請你回國去。”

葉雲洛本意留上官稀下來,是放在眼皮底下,好教訓他的。

可如今,她完全冇有了那個心思。

上官稀見葉雲洛居然要趕他走。

他卡在喉嚨裡的藥丸,一下子就被他嚥了下去。

他的目標可是和上官予風比個高下,將葉雲洛娶回去。

怎麼能在這種大好機會麵前,離開呢?

葉雲洛根本冇興趣再搭理上官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