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按照牧雨沫對她的仇視和恨意,肯定會忍不住想儘快的弄死她。

慕宴琅隻知道,她使苦肉計是為了引出細作。

卻不知,她的最終目的不隻是引出細作。

正所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她要做的是用潛入敵軍內部,以最快的度結束這場戰爭。

牧雨沫確實是忍不住了。

當她得知這一切居然都是葉雲洛的手筆。

她恨不得立即衝到葉雲洛的麵前,殺了葉雲洛。

不行!

她一定不能讓慕宴琅知道這個女人居然如此厲害。

葉雲洛必須死!

牧雨沫當即將一切都寫信告訴了牧禦爵。

她還在信上大肆吹捧,慕宴琅是如何的在意葉雲洛。

若是將葉雲洛擄走,慕宴琅定然不敢再輕舉妄動。

牧雨沫的訊息和牧禦爵身邊暗衛統領的調查,幾乎是同時傳到了牧禦爵的手中。

他當即下令,要不惜一切代價,將葉雲洛擄回來,將牧元洲救回來。

經過牧元洲的事,所有人都覺得,要抓葉雲洛不會那麼容易。

可是,出人意料的是,牧禦爵派出的精銳部隊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攻入了軍營,活捉了軍營內的老弱病殘。

葉雲洛被抓出來,淪為階下囚的時候,居然還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

尤其是那張長得絕美到足以魅惑眾生的臉,更是讓牧雨沫嫉妒的狂。

她真的是被葉雲洛給刺激瘋了。

當葉雲洛終於被抓出來的時候,她覺得在場的這些人肯定都死定了。

她連掩飾都懶得再去掩飾。

當著眾人的麵,衝到葉雲洛的麵前,就給了葉雲洛一巴掌。

“啪――”的一聲巨響,將所有人都打蒙了。

“王妃!”

司徒城和鐘北同時大叫了起來。

兩人對葉雲洛的緊張,更是讓牧雨沫嫉妒得喪失了理智。

她露出最真實的麵目,抓著葉雲洛冷笑道,“葉雲洛,你也有今日?你肯定想不到吧,這一切都是我的計謀,南慕國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讓人傳出去的,你不是很厲害嗎?你不是詭計多端嗎?最終,還不是落在了我的手裡!”

“還有,你們,好好的瞧瞧。就是這個女人,她可是個軍事天才,她一次次的設計救了你們,可是,結果呢,你們恩將仇報,還一個個的恨不得她被打死。還真是可笑呢。”

冇有人見過牧雨沫這般瘋狂猙獰的模樣。

小彎更是已經完全嚇呆了。

她難以置信的望著牧雨沫,“公主……”

牧雨沫瞧見小彎站在不遠處。

她朝小彎走了過去,伸手拍了拍她的臉道,“小彎啊,看在你為本公主做了那麼多事,害死了那麼多人的份上,你放心,本公主會讓人給你個痛快的。”

“不,公主,這不是真的……躪”

小彎拚命的搖頭,完全不敢相信崾。

牧雨沫的話已經說得夠清楚的了。

可說的越是清楚,越能證明,她是有多麼的愚蠢。

她做了什麼?

她到底做了什麼?

葉雲洛看著瘋子似的牧雨沫,動了動嘴角,這瘋子的這一巴掌打得還真是用力,嘴角居然都出血了,她得想想,到時候該還她幾巴掌纔好。

葉雲洛還冇想到,其他原本還在冤枉葉雲洛,恨不得東牧國的人趁機殺了葉雲洛的人,這一刻全都明白了過來。

真正的妖女根本就不是王妃!

而是這個自稱走投無路,對他們擺出一副聖母模樣,口口聲聲說要拯救他們的敵國公主。

天哪,他們到底做了什麼?

他們居然錯把珍珠當魚目。

“王妃,是我們有眼無珠,是我們錯怪了您,求您原諒!”

李大廚是第一個朝著葉雲洛跪了下去的人。

其他人早已自責的無以複加,一個個的全都朝著葉雲洛跪了下去。

“王妃,是我們錯了。求您原諒我們!”

震天的聲響在寬闊的軍營前響了起來,震撼了整個天際,所有南慕國的人都跪了下去。

東牧國的人完全冇想過,會遇到這樣的場麵,他們就是想阻止都無法阻止。

其實,葉雲洛骨子裡是個極其冷漠的人,除非是被她納入心底的人,否則其他人是何想法,她根本不會去在意。

而在這戰場上,除了慕宴琅,她就冇在意過其他人。

但她知道,慕宴琅在意這些人的死活。

如今,她瞧見牧雨沫作死的將這些人往她這邊推,瞧見這些人作死的在這種時候求她原諒,她頓時有種深深的無力感。

既然演戲,就要演得徹底。

她漠然的望向了那些跪在地上的人,一字一句道,“原諒?我為何要原諒你們?你們一個個想逼死我,想殺了我,就憑一句話,就想讓我原諒,不覺得很可笑嗎?!”

“說得好!”

葉雲洛話音剛落,身後突然響起了一道叫好聲。

葉雲洛還未循聲望去,牧元洲的那句“仙女姐姐”就在她的身後響了起來。

東牧國的人前來解救,牧元洲不再是俘虜,他一恢複自由,立即跑出營帳來找葉雲洛了,遠遠的就聽到了葉雲洛的那番話。

他隻覺得他的仙女姐姐不但長得漂亮,性子也是極其符合他的胃口的。

這會兒,他已經快步跑到葉雲洛的麵前,磨刀霍霍的開了口,“仙女姐姐,我剛都聽到了,這些人簡直死不足惜,你要還生氣,我這就把他們全殺了!”

他這話剛說完,他就瞧見葉雲洛的臉上居然有一個偌大的巴掌印,嘴角還流出了血。

他一瞧見這個巴掌印,立即大叫了起來,“仙女姐姐,這是誰乾的,誰打得你?你們這群混蛋,你們做什麼?還不快把仙女姐姐放開!”

牧元洲說著就朝那些押著葉雲洛的士兵踹了過去。

前來的士兵都知道牧元洲的脾氣,冇有一個敢惹他的。

但葉雲洛是陛下要求的重點抓捕的人。

他們根本不敢放手。

牧元洲見這些人居然不聽他的話,覺得自己在葉雲洛麵前的臉都丟光了。

他一怒之下,從身側一名士兵的腰間抽出長劍就朝那位綁著葉雲洛的士兵的脖子上架了上去,“本王數三聲,再不放開仙女姐姐,本王要了你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