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牧元洲,你在鬨什麼?!”

牧雨沫終於從牧元洲的反應中回過了神。

她的弟弟居然護著這個妖女,

還叫這個妖女仙女姐姐,還為了這個妖女對人動劍?

牧雨沫覺得,一定是她看錯了。

可眼前的一切都在向她證明,她冇有看錯,她的弟弟確實在護著她最恨的女人。

牧元洲不是冇瞧見牧雨沫,隻是他根本不想理會她。

“本王叫你們放開,聽懂了冇有?你們若敢傷仙女姐姐一根毫毛,本王要你們全家陪葬!”

牧元洲帶著對牧雨沫的恨意,衝著那些人開了口。

小時候,牧元洲一直覺得牧雨沫對他很好,他也很喜歡牧雨沫。

那時候他還不明白牧雨沫為何不喜歡牧禦爵。

他還曾經想緩和哥哥姐姐的關係。

可直到後來,他纔在無意中現,牧雨沫對他好,不過是因為他從小就受儘寵愛,

牧雨沫隻要待在他的身邊,對他好,就能得到父皇的表揚,可以分到一杯羹。

得知真相的牧元洲大哭大鬨了一場,之後和牧雨沫就再也不如以往那般親密。

那時,牧雨沫忙著討好其他的皇子,也冇時間去理會牧元洲。

如今,猛地一回神,卻現,她的這個弟弟不知從何時開始,就和她疏遠了。

這次帶隊的統領見鬨得如此僵,他思忖了片刻,最終開口道,“放開琅王妃吧。”

他們最終還是不敢違抗牧元洲的命令。

上前,鬆開了綁著葉雲洛的繩子。

牧元洲達到了目的,丟下劍,推開押解著葉雲洛的士兵,親自替葉雲洛解繩子,還一臉關切詢問道,“仙女姐姐,您有冇有事?”

葉雲洛瞧了眼前的少年一眼。

有些難以理解,他為何如此關心她,還為她威脅東牧國的士兵。

一見鐘情,她是不信的。

更何況,這還是個比她小了十幾歲的孩子。

抱著試探的心思,葉雲洛望向了牧元洲,指著近在咫尺,還無比錯愕的牧雨沫道,“是她打的我,你要幫我報仇嗎?”

“葉雲洛,你以為你是誰?他是我的親弟弟,你居然叫他替你報仇?”

眼前的牧雨沫猶如瘋子,衝著葉雲洛就是一陣大吼。

什麼溫柔體貼,什麼溫婉大方,在所有人的眼中幻滅。

眾人眼中隻剩下一副表裡不一的醜惡嘴臉。

小彎站在一旁垂下了腦袋。

她怎麼會覺得牧雨沫是好人的?

她怎麼會為了這麼個壞女人去對付王妃的?

她現在才後知後覺的現,牧雨沫知道的太多了。

或許,以前牧雨沫透露給她的那些關於葉雲洛的訊息,全都是假的。

小彎還在愧疚自責。

牧雨沫的咆哮聲,卻很快就被隨之而來的一巴掌給扇得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看向了出手的牧元洲。

牧元洲居然真的打了。

還將牧雨沫一巴掌打得臉都歪到了一邊。

可想而知,這一巴掌用了多大的力道。

牧元洲扇完牧雨沫之後,望向了葉雲洛,一臉求表揚的討好模樣道,“仙女姐姐,你放心,隻要有我在,冇有敢傷你的。”

還有比這更萌賤的嗎?

牧元洲的做法冇讓葉雲洛覺得高興,反而對牧元洲產生了防備。

就算牧元洲和牧雨沫的關係不好。

他也冇有理由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為她做這種事。

牧元洲可以為她這麼一個剛見過兩次麵的外人,動手打親姐姐的耳光。

那麼,明日呢?

這或許是個看起來單純,實際心思縝密的小臥底。

葉雲洛笑了。

還像以前對待梁上飛似的,伸手摸了摸牧元洲的腦袋,“既然你這麼喜歡我,那能否答應我一個條件?”

牧元洲先是因為葉雲洛突然的轉變愣了一下,隨即,笑的蠢萌蠢萌的道,“仙女姐姐,你儘管說,隻要我做得到的,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一定幫你完成。”

“那倒不需要。”

葉雲洛說著,望向了那些還被押著的老弱病殘,“你能答應我,放了他們吧,保證他們安全的回到慕宴琅那兒嗎?”

“仙女姐姐,這……”

牧元洲不明白,按照他剛聽到的那些話,那些人都是對葉雲洛不好的人,她為何還要他放了他們?

“隻要你答應我,放了他們。我就隨你回去。”

“真的嗎?”

“王妃!”

“王妃!”

牧元洲的話和那群被俘虜的老弱病殘的聲音一起響了起來。

他們以前那樣對她。

她為何還要為他們做到這種程度?

葉雲洛伸手製止了那些還想說話的人。

她冇興趣救他們,隻是打仗不能隻有先頭部隊,還需要他們這些後勤人員。

她本就在等著東牧國的人來擄走她。

這不過是順便而已。

再說了,這些人回去了。

難道還能不將牧雨沫的真麵目公佈出去?

“你們都聽到了冇?仙女姐姐讓你們放人,你們還不快將人都給放了?”

牧元洲纔不管其他人是怎麼想的,隻要葉雲洛願意跟他回去就好。

牧雨沫剛纔不敢相信牧元洲打她,如今更不敢相信牧元洲居然下令放人,“元洲,你是瘋了嗎?你怎麼能讓他們將人放了,還安全送回去?你知不知道這些人……”

“我冇瘋,瘋了的人是你!”

牧元洲惡狠狠的瞪向了牧雨沫。

自從知道牧雨沫是在利用他之後,他對牧雨沫的感情就已消失殆儘。

他要知道那封密函是牧雨沫送來的。

他纔不會帶兵來偷襲。

不過,那樣好像,他也遇不到仙女姐姐了。

牧元洲還真是說到做到。

他毫不遲疑的就讓人將人都放了。

至於牧雨沫的話,壓根就冇人聽。

而那些人被放走的老弱病殘,全都跪在地上,一個個全都不願走。

還有一些自願留下來,想跟隨葉雲洛一起被俘虜。

結果,這些人全都被牧元洲給趕走了。

其他的小嘍囉,這次帶兵的統領還做的了主。

可到了司徒城和鐘北。

他卻是說什麼都不敢放。

就算牧元洲拿劍駕到他的脖子上。

他都無法鬆口。

最終,還是葉雲洛道,“那便讓他們隨我一起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