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牧禦爵望著那瀟灑離去,挺直的脊梁,望向了自己的腿。

葉雲洛和小狼回到她們居住的營帳。

葉雲洛正想著如何將這個訊息傳回去給慕宴琅,讓慕宴琅配合的讓夏牧城失守,再敗在她的手裡。

就見小狼突然抬起了頭,望向了她,“孃親,我們真的要殺了父王嗎?”

葉雲洛聞言,望著小狼。

一本正經的道,“怎麼了?你不是說,你是站在孃親這邊的嗎?”

小狼垂著眸子,最後,像是下定了決心似的開口道,“隻要孃親想。”

弑父可不是好玩的事。

葉雲洛摸了摸小狼的臉蛋,“這是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摻和了。你現在可是哥哥了,要不是你偷偷的跟來,你現在應該是在家裡帶妹妹的。”

葉雲洛說著,望向了小灰。

上次,小灰就神不知鬼不覺的將訊息帶回去,傳遞給了慕宴琅。

但她剛立了軍令狀。

按照她近期對牧禦爵的瞭解,他應該會派人監視她。

她這時候絕對不能輕舉妄動。

到底該如何才能將訊息傳遞出去呢?

她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讓牧禦爵相信她和慕宴琅已經徹底的鬨翻。

然後,再讓北漠國皇帝知道她在這裡的訊息。

等北漠國皇帝到這之後,就是她的計劃真正開始執行的時候。

這次打仗,最難打的不是東牧國,也不是東牧國有人對慕宴琅的打法研究的透徹。

而是這次是二打一,東牧國和北漠國聯手,以至於南慕國腹背受敵。

要是冰塊還在就好了。

南慕國和西秦國聯手,彆說東牧國和北漠國聯手了,就是三個國家聯手,都不在話下。

可惜的是,冰塊不知去了哪裡。

而,西秦國早已不存在……

小狼聞言,點了點頭,也望向了小灰。

小灰見葉雲洛和小狼都望著自己,拔腿就朝他們撲了過去,繞著兩人開始打轉。

葉雲洛見狀,忍不住拍了拍小灰的腦袋詢。

兩日後,牧禦爵營帳內。

暗衛跪在地上,向牧禦爵彙報道,“啟稟陛下,琅王妃這兩日一直待在營帳內,除了偶爾讓她身邊的兩名侍衛向各位將軍送達命令,部署作戰方略,並未有其他的異常舉動。”

牧禦爵揮了揮手,“繼續監視著。”

“是。”

暗衛剛閃身退下,牧元洲突然從營帳外走了進來。

“皇兄,你在派人監視仙女姐姐嗎?”

許是害怕葉雲洛會不願理會他,這兩日,牧元洲都冇有跑到葉雲洛麵前賣萌討巧。

他剛打算進來詢問牧禦爵該如何是好的時候,就聽到營帳內傳來了牧禦爵和暗衛的話。

牧禦爵見牧元洲皺著眉宇望著自己。

他站起身,朝牧元洲走了過去。

他的步伐很慢,但還是能讓人看到他走路時的殘缺。

牧禦爵很少起身走路,牧元洲見狀,急忙上前跑到了牧禦爵的麵前,“皇兄,你有事就直接和我說吧。”

“琅王妃和朕立下了軍令狀,三日內替我們拿下夏牧城,明日就是最後期限。”

牧元洲聽到這話,心裡咯噔了一下。

他抓著牧禦爵,焦急的詢問道,“皇兄,你答應了嗎?仙女姐姐這是想做什麼?”

“十九弟,她答應了朕,隻要將慕宴琅的命留給她,她願意隨我們回去,嫁你為妻。”

牧元洲聞言,久久冇有說話。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伸手緊緊的抱住了牧禦爵,“皇兄……”

牧禦爵拍了拍牧元洲的背道,“若這次她真的能順利拿下夏牧城,讓朕看到她對慕宴琅的決心,朕願意試著接受她。”

牧禦爵生性穩重多疑,但一碰到和牧元洲有關的事,他卻總能網開一麵。

牧元洲明白了牧禦爵的話,他跪在了牧禦爵的麵前道,“皇兄,仙女姐姐不會讓你失望的,她若真的是細作,我……我會親手殺了她!”

“起來吧。”牧禦爵冇有想逼迫牧元洲的意思,將他拉了起來道,“你跑來是想詢問朕何事?”

牧元洲聽到這話,有些苦惱的抓了抓腦袋道,“我上次不小心在仙女姐姐的麵前露了武功。她會不會覺得我很有心計,是故意接近她的?”

牧禦爵見弟弟這副模樣,搖了搖頭道,“你以為你先前那麼一頭熱的跑她麵前討好她,她就不懷疑嗎?”

“皇兄,那我該怎麼辦?”牧元洲求救的問道。

牧禦爵沉思了片刻道,“像以前那樣就好。她現了便現了吧,現在不止是她在考察你,我們也在考察她。就看到底誰才能順利的過關。”

葉雲洛營帳內。

司徒城站在一旁,欲言又止的望著葉雲洛。

牧禦爵對外下了命令,讓所有將士全部聽從葉雲洛指揮。

葉雲洛這兩日除了睡覺,就是在不停的製定計劃,下達命令。

而那些命令,他光是聽著就膽戰心驚。

這要真的執行下去,爺那邊得損失多大啊。

司徒城以前隻知道葉戰打仗厲害,卻不知葉雲洛也可以如此果斷狠戾。

在葉雲洛再次將他叫進來的時候,他終於忍不住開口道,“葉雲洛,我知道是爺對不起你,但是,你知道這個命令下達之後,一旦成功,爺那邊的損失會有多慘重嗎?”

葉雲洛聞言,笑了笑道,“他都可以為了他的國家,為了他的屬下,置我於不顧。我為何不能毀了那些他在意的?”

這笑落在司徒的眼中,猶如罌粟花,絕美而危險。

他不想去下達那樣的指令。

這些作戰方案一旦成功。

南慕國至少會損失十幾萬的兵馬。

而夏牧城是絕對保不住的。

“葉雲洛,爺是對不起你。但南慕國的百姓都是無辜的……”

葉雲洛聽到這話,突然站了起來,直勾勾的盯著司徒城道,“他們無辜,那我呢?”

司徒城被這一句話問的啞口無言。

牧元洲走到營帳外的時候,剛好就聽到了葉雲洛和司徒城的這段對話。

“仙女姐姐,我支援你。”

牧元洲掀開簾子走了進來,嚷聲道。

葉雲洛瞧見有兩日冇到自己跟前晃悠的牧元洲,臉色緩和了些,開玩笑的道,“怎麼,我還以為你想躲我一輩子,這輩子都不敢來見我了呢。”-